最好的一年

实在拿不出多么气势恢弘的规划迎接这崭新的一年,但还是庆幸这又是多么令人期待的一年。因为不需要特意做什么安排,所…

实在拿不出多么气势恢弘的规划迎接这崭新的一年,但还是庆幸这又是多么令人期待的一年。因为不需要特意做什么安排,所以可以随时随地把想法嵌入生活缝隙,烟火日常,心随己愿。每一年如此,其实也不必特别期待,只是践约这一天天泊定的日子,新年如旧,时光不停,一步一日往前走便是了。

过去的一年,对于许多人来说比较艰难,什么事情都难做,难到无法坚持,还好他们一步一步挺到了今年。算来,这已是新冠肺炎阴影之下的第三个年头了,疫情让人变得更加自律,疫情也让人与人变得更加疏离,让许多的人不得不取消了许多的多余和并不多余的安排。疫情之下,没有什么是容易的,公开的“流调”轨迹展示着普通人奋力生存的轨迹,所谓最糟的一年,或许也是未来几年当中最好的一年,没有选择,只能顺应。

随便聊聊的图片

 

今年,将是00后的一代集体进入社会元年。这个顶着几代人梦幻般丰富想象那个年份出生的一代人,也许从一开始就遭遇到了一个魔幻般的开始。教育部人社部的就业信息透露:2022年考研报名上涨85万,总数462万,招生计划足够可观110万,保研占去30万,也就是说剩余的00后和准00后足有432万大军疯抢80万计划名额。这哪里是去考研做学问,他们是在争取一种生存的方式,或者再残酷点说,是在争取一个能够生存下去的基本条件。除了竞争,还是竞争!而这个竞争还只是一个开始,只是就业形势末端的一个初步显现。

与00后集体登场亮相相比,他们的父母毫无疑问已进入了深度中年,脚步快的提前进入更新期。这个承受着各种期待、各种依赖的年龄,这个人前云淡风轻、人后压力不轻的年龄,即便狼狈不堪,也要维持体面,即便眼中有泪心中有愧,也要节制到底决不崩溃。这并不是俗世概念里的虚伪或老熟,虚伪是对他们的误解,老熟是对他们的羞辱,他们早已百折不回,百毒不侵,百炼成钢。那是一种更广阔意义上对人世和自我的接纳和接受,接纳并不甘心,接受并不完美,接纳时不我与,接受事与愿违,更重要的是接受和接纳人世间的如常和无常,看亲人老去,看故人远去,看人间烟火中各自别去。

 

2022,疫情依然来势汹汹,似无偃兵息甲之势,已经被改变了的生活成了新的生活。疫情让人固步自封,于拥有时间和财务自由的人来说,是无奈而难熬的,于裹挟于工作生活压力中的人来说,却是幸运而平静的。许多出门受限的朋友,在自己15分钟或者1小时的生活圈内掘出了更多的可能,如我,可以把绕湖长跑的低碳生活做到极致,做成品质,可以心安理得地囿于自己的小环境里做想做的事,做该做的事,做许多年后才可能做的事。这个年岁最硬的道理就是,自己喜欢的,就不要总是问别人好不好,适不适合,人生苦短,难得欢喜,喜欢胜过所有道理。继而,完全可以把身体里的血鼓荡得再热些,热到撑得起曾在且依旧在前方撩动的某些召唤,有些事可能现在不做,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又一个新年的开始,可能有些猝不及防,可能有些举棋不定,或许还为去年的经历遗憾,时常习惯写下去年年份的数字,不是现在不好,而是过去痕迹太重还未消除。不过经历疫情考验后的生活,也许早已练就足够韧性和弹性,令人憧憬,值得期待。那就尽快进入情况,开始这未知的一年,好不好只有到年尾才能知道,就当它是好而可期,呼之欲来,望眼欲穿。2022,是谁的最好的一年,只有年底见分晓,答案就在自己脚下,脚的选择很重要,选择大于努力。

 

 

卡夫卡在《日记》中写到,不难想象,阳光灿烂的日子会光顾每一个人,它不过隐身于帷幕深处,遥不可及,让人难觅其踪。可它毕竟存在,不怀敌意,不让人反感,也并非聋聩。只要你说出正确的词语,唤出正确的名字,它就会应声而来,这就是那魔力的根本所在;它不是在创造,而是在呼唤。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