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在孤寂与充盈之间

早晨连着中午,各种忙。 下午两点,我终于可以坐在电脑前了。 右眼很是不舒服,也不知敲这些无用的字为啥?也许哪天…

早晨连着中午,各种忙。
下午两点,我终于可以坐在电脑前了。
右眼很是不舒服,也不知敲这些无用的字为啥?也许哪天真正放下不敲了,才是解脱。不敲字的我,在空闲时间会做什么呢?如果只是发呆,那太没意思了。
可以明白我为什么爱敲字了。我每天在一个安静的角落表达着自己眼里的天地万物,我就在渺小和崇高之间,在孤寂和充盈之间,在有限和无限之间,我总想留下自己走过的痕迹。
——这是一种需要。

与妈妈一起去看婆婆。
她不在。公公说她去打麻将了。真心佩服她,昨天才出院的人。
回转时,发觉小区里的那棵玉兰树的花苞皆翘嘴向天,比之前胖了不少。喊妈妈看,她有些惊奇,说玉兰的花苞怎么像包裹着的栀子花呢。
“嗯,颜色不同,它是灰色的,还带着毛。”
“像不像子弹头?”我问。
妈妈笑,说真像。

随便聊聊的图片

在地里扯了个大萝卜。
大萝卜的顶端分了叉叉,绞在一起,像胖娃娃的手臂。
妈妈说萝卜赛人参。
今天用憨鸭炖了半个萝卜,香喷喷的。

“这是个寒冷的雪夜。大街上冷清寂寥。
惟一活动的东西是打着旋儿的雪花。
掀起邮箱的盖子时,我感到冰冷的铁。
这雪夜之中有一种我喜爱的隐私感。
驱车闲逛着,我愿多浪费些时间。”

读傅浩译的读罗伯特.勃莱的《天晚时驱车进城去寄一封信》,着迷于他的“惟一活动的东西是打着旋儿的雪花。”我一遍不够,又一遍,看到第三遍时,发现诗歌带给我的是有意无意间的那种无垠。
是的,诗歌不需要准确去表达什么,你只需要把读者带入你的语境,就成功了。

愿每一天都是向好出发。并且,能够遇见那个更好的自己。哪怕晚一点,也没关系。嗯,来人世一遭,不易,那就好好活,好好走,等下一个春天的到来。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