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裤赋

今日小寒,岁末光景,历来满目料峭肃杀时节。然沪上街角巷陌,各色衣着,寒暑春秋皆可见也,道来莫不活泼。有诗为证:…

今日小寒,岁末光景,历来满目料峭肃杀时节。然沪上街角巷陌,各色衣着,寒暑春秋皆可见也,道来莫不活泼。有诗为证:逢冬恍如昨,旋而入小寒,繁衣薄衫处,游子忘归年。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不禁忆及数年之冬寒,始入申城,湿冷长冬,早便领教。总向衣柜角隅寻得秋裤一件,急急御之,顿感饱暖,如念母亲之恩。每逢寒冬深至,穷艰之时,秋裤始出,如友如故,相佐相伴,厮守长冬。然今日余观夫秋裤之遇,思及人事,莫不出此同理耳。

 

世人常言:天时,地利,人和也。秋裤授命于凛寒之中,而退却于春暖之时,御彻骨严寒未惜薄命,共暗黑长夜何言多艰?兢兢业业,碌碌颠颠,不可谓不知天时,不谋地利,不遇人察,然缘何终犹未得满志耳?

 

命矣!

 

天命之所定,终难缠博,若未缠博,恐终余憾,故芸芸之间,既知命有所欠而竭力求戡者,莫非以无憾之命相匹有命之憾也。

 

由此思及“伯乐良驹”之论,普天之下,果然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乎?若实属良驹,何待伯乐而察之?若果为伯乐,何以难觅良驹也?不过所谓造化弄马,兜兜转转,未得相识之际遇命运耳。

 

于是何来“怀才不遇”,“生不逢时”之论调?实为久传之谬,巧凿之借口矣。人生于世,一曰时,一曰机,积时而进,伺机而飞,此君子相时之道也。世间命比秋裤者,众矣。莫嗟莫叹,守正出奇,见贤思齐,以御长冬罢!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