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于锦山

身在锦山,已是多年。每一个清晨,每一次春来,每一场冬雪……岁序更替,锡水依然。总有一种情结,萦绕心间;总有一种…

身在锦山,已是多年。每一个清晨,每一次春来,每一场冬雪……岁序更替,锡水依然。总有一种情结,萦绕心间;总有一种情感,梦绕魂牵。寓情于笔,由来已久,每每提笔,不知何言。不经意间,思锦山之由来,忆我之于锦山……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一、追溯锦山
天地苍苍,时光回望。
三百年前……
一代康熙大帝,雄才大略,文治武功,缔造了一个强盛王朝,铺展了一个雄强帝国……
出京师,向东北。悠悠古道,车辚马啸,旌旗猎猎,风尘漫卷,透着无上威仪,如虹尊傲……
是为,康熙大帝,巡幸喀喇沁。
喀喇沁,近京重地。
喀喇沁郡王札什,忠于朝庭,深得上意。于是,龙心大悦,一个美好的日子,一个淡淡的微笑,或为蒙地安宁之需,亦或江山社稷之虑,康熙便把他心爱的和硕端静公主,许给了郡王札什之子——噶尔藏。
攀得皇上,迎得公主,受得隆恩,郡王札什诚惶诚恐,百般忠勤。遂精心擘划,斥银造府,以博龙颜,以悦公主,以敬皇权。
于是,清清锡伯河畔,连绵北山脚下,一座崭新府第,累月而建,拔地而起,气势巍然。这府,是形象,关乎皇家的形象;这府,是政治,关联皇上的政治。
秋阳当空,风轻云淡。京外古道上,盛队华容,鼓乐盈途。一乘红舆,盛大簇拥下,自京师款款而来……
轿中主人,凤冠霞帔,玉叶金枝,为康熙五女——和硕端静公主。
离别亲人,离开深宫,远离京都,公主一路离愁,一腔别绪。她无意留连沿途山川壮美,心中或许漾起丝丝忐忑,有如天上淡淡微云,飘忽不定,欲散不去……
此行,将向何处?安身何所?父皇钦定的额附,素未谋面,其人其貌,又当何如……
漫漫旅途,注定是远方。或许,思绪里扬起隐隐诗意,但更多的,还是无边的迷茫……
生在皇宫,千娇百贵,但,命不自主,身不由己。
离京十数日,行程五百里。
锡伯河畔,新建府上,迎来新的主人。和硕端静,将在这里,相伴她的额附,度过她的青春,和她未知的余生……
因迎娶公主布地建府,“公主府”由是得名,并沿袭为一方地名,今称“西府”。
康熙一朝,多次出巡塞外,六次巡幸喀喇沁,两次驻跸公主府。
时光流转……
清帝已是乾隆。
喀喇沁旗第五代札萨克——和硕额附噶尔藏次子,被敕封为辅国公晋固山贝子,时人称“大公”,亦称“公爷”,并于公主府之东,建造府第,是为“公爷府”,今之“锦山”。
遥想当年,锡伯河川,碧草浓荫,东西两府,上下相望,可谓一派非常之气象了。
风雨烟云,多少年过去。
而今,早已人去府损,不见当年影迹,难觅往日风华。但,遥思从前,过往依稀。
因了皇帝的巡幸,因了公主的下嫁,因了公爷的建府,锦山,注定披上了岁月的沧桑,具有了厚重的味道,刻下了深深的历史印迹。
由此,我不禁去想,但凡称府之地,或许都有历史,都有渊源,都有故事,都有内涵。能在府地而居,或许都有一种无需言表而自带气蕴的优越之感、自我之感,自感乃府地之人,身沾或是身近某种高贵之荣光。虽然这种荣光早已湮没进岁月的风尘深处,但,即便无言,亦或隐或显。
1966年,“公爷府”改名为“锦山”,其初衷或许意在取其“锦”字,以示这里山青水绿、大地锦绣吧。

二、初闻锦山
生于蓬荜,长于村野,少而无知,不闻外事,不晓“锦山”。
锦山,第一次充耳入脑,记得是在小学三年级的语文课堂上。记不清是什么由头,或是新学词语吧,引起了“政府”一词的话题。清楚记得,语文老师清晰有力的说道:“我们喀喇沁旗人民政府所在地是‘锦山’,旗政府比乡高一级,比村高两级。”多年过去,此忆犹深。
当时,我不知什么叫旗政府,更不知喀喇沁旗是何意。只是暗想:“父母对村干部都很敬畏,高上两级,那又得多么的权威!旗政府一定很威严,能管很大地方,里面有很多干部,能管很多人和事。”从那时起,我深深记住了“锦山”,记住了锦山有威严的政府,并时时在脑海勾勒锦山的形象:很大,很平,楼高,街密,人多,车多,比我老家发达、先进、文明、富有、便捿……此想于我脑海,一直很多年,像向往北京一样,一直向往着锦山。
当时,同街邻居家有人在锦山工作,偶有遇见,晓得人家在锦山,是旗政府所在的大地方,吃着国家粮,见过大世面,顿生仰慕之感。因乌及屋,对其家里,也是高看。毕竟,人家有人在锦山,每每路过,都要瞥上几眼。
犹记,小学归学路上,时见班车驶过,扬起一片尘烟,去往锦山的方向。在这弥漫尘烟中,不知多少次深深注目,目送班车驶向远方。想象着,有朝一日也能坐上班车去锦山,看一看,转一转,见见世面。印象中,自记事起,不曾听父母说去过锦山。小学五年里,亦不曾听闻班上有同学到过锦山。
犹记,初一年级,曾获评“旗级三好学生”。当时,抚摸着那帧殷红的证书,注视着那枚鲜红的印章,心情很是激动,甚觉舒畅。因为那荣誉,既是褒奖,更是来自锦山,来自少时向往的地方。至今,那帧殷红的证书,依然鲜亮。
三、初到锦山
多年前的一个夏日,我终于来到锦山,实现了少时向往。
真如当初所愿,我是坐班车到的。没有座位,手扶栏杆,一路站着,在颠簸摇晃中,时时注视着窗外,那感觉,很好。彼时,我的心绪是兴奋的,亦带些许的不安。因为,我一个没有出过远门的农村孩子,将第一次走近锦山,走近少时之向往;因为,我第一次远离父母,远离老家;因为,我将走进影响人生未来的重大考场。
锦山,离家不过37公里。
此行,参加中考。
车到锦山,入住旅店。因忙于备考,又有老师带队,不便闲转。但,目之所及,皆是新奇,感觉锦山街很长,路很宽,楼很高,车很多,确比老家繁华、整齐。
考场,在锦山蒙小。
三天考试,吃在饭店,虽不是大餐,倒也可口。毕竟是饭店,曾有的奢望,不曾有的经历。
考试结束,不曾逗留,带着祈愿,带着祝盼,离开了锦山。
此行,未曾长街信步,未曾水畔留连,未曾细细审视和打量锦山一番,内心,只留下了一个粗略的轮廓。
其实,对于中考,我还是蛮有自信的。
那年,那考,我考了全乡第一。
四、熟视锦山
考上学,去了一座比较大的城市,学了四年知识,长了四年见识。
毕业之后,一番周折,又来到了锦山,在这里工作、生活。终于,可以细细审视和打量锦山了。
相信,我跟很多人一样,亦或,很多人跟我一样,大都来自锦山之外,大都因为工作和生活,或单身、或举家,来到锦山。时日一长,遂成了实实在在的锦山人。
不知多少次,登临北山,俯瞰锦山;不知多少次,走在大街,漫步锦山;不知多少次,室内窗前,凝视锦山;不知多少次,翻史阅志,查访锦山;不知多少次,驻足注目,体味锦山……
曾经,在飞播造林的飞机上,遍览锦山的全貌;曾经,在公爷府的老街上,探访锦山的过去;曾经,在沉沉古寺老屋中,追溯锦山的历史;曾经,在旧貌新颜的报道中,见证锦山的变迁;曾经,在锡水柳岸边,畅想锦山的明天……
锦山非山,实为一地一城。域内有南北两山:南山略缓,林丰草茂;北山稍峻,东西绵延。南北两山之间,流一锡伯河川,河川两岸,是为锦山之域。
锦山不大,一隅之地。
一番细细的打量,锦山,与我少时的勾勒,实有不同,或觉可笑。可笑少时天真无知,不曾走出村野,不曾见过大川。
当然,这种可笑,并非对少时的否定,亦非对锦山的不屑,实是天地壮阔、远方很远……
大地锦绣。锦山,还是很有景致的。
有水,淙淙流过,赋予了小城澄净和灵气;有湖,一池潋滟,仿若一块美丽的碧玉,嵌于锦山城内;有广场、绿地、公园,点缀了小城清新淡薄,收拢了一方恬静安然;有桥,走上小桥,远看锡水如练;有寺,驻足古寺,静听古韵悠然……
景致,一旦精心,便为精致。
曾记,文化广场初立;曾记,橡胶坝里蓄水;曾记,体育公园建起;曾记,艺术中心拔地……
一桩桩脱俗手笔,一帧帧精美名片,曾让多少锦山人开颜,又引多少域外人来观!
往事倏忽,转眼已是经年。
而今,有一热词:产城融合。惟愿锦山,产兴城旺,地美人和。
山耸水流,留与了小城极佳底色。
近赤通京,延展了小城无限可能。
蓦然,锡伯河川,又见高楼平地起。锦山,又将走向新的高度……
锦山,清新明天,可期可见!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