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活着,像尘埃

三章诗 一 啊,在一个清晨,我觉得自己将永存 快乐的肉体将我围裹, 好像草儿裹在它的绿云里。   二…

三章诗

啊,在一个清晨,我觉得自己将永存

快乐的肉体将我围裹,

好像草儿裹在它的绿云里。

 

从床上起来,我做过梦

梦见驰过古堡和火热的煤堆

太阳高兴地躺在我的膝上

我忍受着黑夜,活下来了

在黑暗的水中漂洗过,像任一片草叶。

 

黄杨树的大叶子

在风里猛摇,呼唤我们

消失到宇宙的荒野中

那里我们将坐在一棵树下

永远活着,像尘埃。

 

随便聊聊的图片

晨,忽然醒来,不知身在何处,而后意识渐渐清晰,转头,发觉窗帘因了阳光的映照显得格外的明亮。
——夜雨不知去了哪里?

看看时间,已是八点过五分,想起半夜醒来写字至三点多,这一觉睡了四个小时有余,加上上半夜的两个多小时,睡眠总体也还算不错。

起来,爸爸的火钵已烧得差不多了。彼时明火暗去,乌嘟嘟的火钵上空兀自升起一缕缕青烟,也无人管。
“过一会子,咧火钵子不烟了你就端屋里去啊。”妈妈边掰着大白菜边对爸爸说。
到了寒冷的日子,最渴望温暖。一盆隐隐燃烧的锯末的温度,大约正好够两个老人的取暖。

早年我还是少女,也喜欢拎一个火钵烤火的。其实那也不叫火钵,不过是瓦匠师傅丢弃的装灰的泥桶。南方的冬夜湿冷,晚上拎一个火钵上楼,把自己烤得暖烘烘的再钻进被窝,听风在夜里呼号,(这里想到罗伯特.勃莱的“贫穷而听着风声也是好的。”)也很快就能沉沉睡去。
很多年了。

此情此景呀,那是我最美丽的时光。我也希望能一直保持。只是,时光匆匆,没有人可以停留。我想,我已是另一个我。

邱妙津有这样的句子:不知道我还有那本事没有,我舍不得你走在沙漠里,我要给你一小块坚实的地可以踏着,起码是远处一小方绿洲可以眺望着,不要让你在现实里再飘荡,在精神里再奔逃。
我愿意给我远处一小方绿洲眺望。我愿意给我闪闪发光的灵魂。

其实,我一直喜欢说平淡,平凡,平庸,想想,这自然不错。中庸之道,是中国人的处世方式。但,这样说的时候,大约也是矫情的。有什么好说的?不都是这样在过。
不知怎地,又想到罗伯特.勃莱的《三章诗》里的诗句:“永远活着,像尘埃。”嗯,夜里刚下过雨,地面干净,想来尘埃也比昨日少很多的。
静静度日。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