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岁最寒时,惟愿君安暖

昨日小寒,阴天;意兴沉沉,懒动。   上午闺蜜打电话来,察觉我状态走低,立马开方下药——走出家门去!…

昨日小寒,阴天;意兴沉沉,懒动。

 

上午闺蜜打电话来,察觉我状态走低,立马开方下药——走出家门去!最好走出个“6666”“7666”之类的吉利数字。戳中我软肋,电话那端的她哈哈大笑。

 

外面阴天呢,可能会有雨雪。我说。

 

我不管,下雨打伞去,回来向我汇报。“蒙医”马上变脸“霸总”。

随便聊聊的图片

 

 

午睡醒来,磨磨蹭蹭换衣换鞋,磨磨蹭蹭走出家门。

 

电梯里,遇到住在顶楼的一位老阿姨。原来她总是和老伴一起出门,年过八旬的老两口相扶相携,蹒跚而行。刚入冬时,老爷子突然走了,像熟透的瓜悄然坠落。得知消息时,已经过去好些天,当时内心很是恻然——人至老境,陡然失却双飞伴,余生形单影只如何度日?

 

然而眼前的她,虽略显憔悴但整体状态尚可,微笑着问我,你放假了?

 

我知道老人家也把我当成老师了,便笑着回她,阿姨,我不是老师。我退休了。

 

哎呀小乖乖,你才多大?她惊讶地问。

 

我告诉她自己的年龄,她抚着胸口说,可不像,可不像……小乖乖,我一直以为你就四十露头。

 

老人眼神昏花,看人年龄难免失准,但还是因为被夸年轻而窃喜,尤其她那一句“小乖乖”,让人恍然生出被宠溺的暖意。甚至在走到公园后,看到路上有为孩子们涂画的“跳房子”的方格,还忍不住扮作天真状蹦跳了几下。

 

 

 

 

 

 

 

 

小寒时,春已近,公园里开始张灯结彩,年味儿逐渐浓郁起来。然而不是周末,人迹寥寥,这番花枝招展倒显了几分寂寞。

 

 

预报中的雨雪未曾到来,日光从灰色的云层中奋力挣出一抹清浅,透过稀疏的枝杈,几无热度地洒在衰草、落叶和冰面上。

 

可是,水禽们是知道哪里蓄积着温暖的。在向阳处一段未结冰的河道里,水鸭成群鸳鸯结对地游弋。见人靠近,远远游开,却不像天暖时扑啦啦地飞起,大约也贪恋这一湾的水温。

 

 

苇草在冰河边摇曳,麻雀在枯枝上盘旋,寒风穿过冬天的沉睡,下一个春天就蕴藉在不动声色里。像老阿姨的微笑,我曾为刚刚经历人生寒冬的她而悲悯,然而她呈现出的暖意告诉我,生命是脆弱的,生命又是何等强韧。

 

 

 

 

 

 

 

 

有个西安的朋友,住在普通的小区,很幸运第一批就收到了政府送菜,解了她的燃眉之急,于是她真诚地发了一条微博致谢。

 

孰知这一百多字的微博引来麻烦,很多人讥讽、嘲弄甚至谩骂……无奈她只好删了微博,身心陷入郁结之中。

 

朋友向我哭诉,受人恩惠道声感谢不是很正常的事吗,缘何就会被曲解?生于斯长于斯的她深爱这片土地,既为陷于困顿中的家乡焦灼,又为外界的滔滔骂声而羞愧。她说,现在如惊弓之鸟,听到看到的每一句指责和谩骂,都像是打在自己脸上,令人寝食难安。

 

除了安慰,遥祝平安。

 

对于“围城”中的每一个人——居家的、隔离的、奔波的、疲惫的、疼痛的、哭泣的、微笑的、赞扬的……他们发出的每一个真切的声音都应该被接纳和理解。如果我们有力量就去帮上一把,如果力不能及至少可以送上一份关怀和鼓励,在这个冬天的至冷时刻,让他们感受到人间的暖意。

 

一岁最寒时,惟愿君安暖。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