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观和爱才是生活的解药

日常的废话也很可爱啊,支撑着春夏秋冬走马灯一样走过。对于很多人来说,生活本身就一一段一段的废话。  …

日常的废话也很可爱啊,支撑着春夏秋冬走马灯一样走过。对于很多人来说,生活本身就一一段一段的废话。

 

2022年1月7日星期五 晴

 

我弟在家庭群里说,村里也已经开始实行管控进出入了。

网上照例是铺天盖地的疫情消息在更新。郑州已经开启第二轮的全员核酸检测。小城原定于周末的教师资格面试也已推迟。

加上这两天周边地市不断出现新的疫情通报,好像空气中都有了几分紧张的气息。

岁末年关,是多少人渴盼相聚团圆的日子啊。

图片

 

只是,现在,我爸在天津,我妹在北京。

打电话给我爸,说是十五号回来。我问他,回来时有同行的人吗?我问他知道去哪里做核酸吗?回济源是要持核酸检测证明的呀。收到他确定的回答,才算放心。

 

我妹比我小五岁,但从小她都比我聪明能干。她步入社会比较早,刚刚离开学校的第一个暑假,她就在市里打了一份工,家里的第一台电磁炉,电饭锅,都是她打工赚的钱买的。她人勤快,又能吃苦,脑子活络,待人总是特别亲。

明明比我小了五岁,可她活泼外向,我胆小害羞;她做事麻利,我慢慢吞吞。无论是家里地里的活,拔草疏苗割麦子收玉米,还是照顾比她更小的弟弟妹妹,做饭洗衣打扫清洗,她都比我做得好。

 

记得那年冬天她在常州出了车祸,一条腿的整个小腿和脚背从中间撕裂开,手术都是用大钢钉像钉书机一般给钉在一起。因为担心花钱太多不能报销,手术后不久,她就决定出院回家。从家里赶过去的我妈,一个农村妇女,人生地不熟,周围人说得话她一句听不懂,到车站坐车都分不清东南西北。

大冬天啊,我妹只穿了一条单裤子,一条腿的裤子被剪开,腿和脚上打着厚厚的石膏。原本应该卧床养病的时间,却拄着双拐,一瘸一拐地和我妈在从常州到济源的车站,广场,各样的台阶上来来回回的走了几里路。每次提起这件事,我妈都会忍不住流泪,觉得我妹受了太大的罪。

 

好在好人有好报,她并没有落下什么残疾。结婚,生了一对可爱的儿女,也一直是公婆邻居口中的好媳妇。

如今她在北京一家月子会所上班,因为爱心细心耐心,更因为专业,宝妈和孩子都特别喜欢她。只是一年到头,也回不了几次家,有一年甚至年三十才到家。

 

我妹说今年估计腊月二十左右回来。

只是这每天变化的疫情消息,核酸,隔离,不知道他乡的亲人们是否还能如期。

随便聊聊的图片

岁月从不会淡忘一切,只是在日复一日看似云淡风轻里,将它藏到了记忆的最深处。过往曾经,虽然不曾提起,但也并不曾放下。

哪怕有过争吵,有过打闹,可是这些我最亲爱的家人们,在物质或许贫脊的那些年月里,仍然带给了彼此最温暖的记忆。

 

崭新一年的一月,所有的期待都可以整装待发。因为二月天就要回暖,三月就会闻到花香。你看,日子总是温暖,所以我爱的你们,也要更好地生活呀。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