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下7.4度,高寒山区小学的支教老师和孩子们

元旦假的前两天,终于天晴了,两天的大太阳把小山村的大部分冰雪给融化了,但第三天又是大雾弥漫,温度在下降。元旦假…

元旦假的前两天,终于天晴了,两天的大太阳把小山村的大部分冰雪给融化了,但第三天又是大雾弥漫,温度在下降。元旦假的几天里还没有下雪,只是结冰。12月30日早上我感觉到比以往更冷,在上课前我特意看了一下摆在外面的温度计:零下7.4度,再次刷新了湿度的新低,以往一般是零下5度左右。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两个温度分别是零下7.4度、零下5.2度

最近一直是低温,下雪结冰。但这些并没有停止我们的学生上学的脚步,阻挡不了他们的求学之心。

最近我们三四年级两个班,只有一个学生因为感冒请了一天假。其他的学生每天早上都能及时到学校,包括那几个家离学校最远需要走一个多小时的学生。其实如果只是单纯下雪,孩子们走路上学没什么困难,最麻烦就是结冰,道路就会很滑。
图片

每年这个时候这里的竹子也要经历千锤百炼

 

当然我们的学生也不存在因为下雪而放假,如果因此而放假,那么下半年孩子们读书时间就没有多长。因为这里冬天会经常下雪,有时连续十多天、二十多天在下雪结冰。

 

学生走路来学校头发都结冰了

 

下雪结冰的情况下,没有放假孩子们继续上学,这也很经常,这也是孩子们的求学过程中需要克服的困难。对于很多七零后、八零后小时候这样上学是很平常的,那个时候的条件比现在要差很多。

 

我们有两个可爱的学生,经常在他们早上上学的路上用电话手表给我们打电话,喊我们去路上接他们。他们主要是希望我们去路上跟他们一起玩雪、滑冰。

学生们把下雪结冰变成了他们玩耍的工具,离学校几百米处有一段路比较陡,这里又容易结冰。学生们上学或放学路过时,很多都会在此玩一会儿。这也成了我们担心的地方,因此每天早上上课前,我们也会走出学校一段路来迎接一下学生们。一是叮嘱一下孩子们在玩的过程中注意安全;二是担心他们贪玩忘了上课的时间。

元旦假中我和雷老师去学生家,家长跟我们说:“今年下的雪,结得棱(本地对“结冰”的另一说法)都没有往年厚,但是今年比往年冷得厉害,都是冷得痛。”确实如此。

 

就说今年跟去年比较,今年最低温度是要比去年低,但时而会上升几度,12月份里还出了几次大太阳,每次会将绝大部分冰雪融化了,所以冰雪没有累积起来,不会太厚。也因此今年水管结冰、学校断水的情况没有去年严重。

 

去年冬天的气温有很长一段时间一直维持在零下五度至零下三度,很少有晴天。记得从2020年12月2日开始下雪,到2021年1月中旬,一个半月的时间里,只有12月23日和12月27日这两天出了几个小时的太阳,其它时间一直是下雪或结冰,使得地上、树上、电线杆上等表面的冰越来越厚。因此水管里的水经常结冰,我得经常踩着冰雪上山解决学校断水的情况。

到学校期末考试结束,我们离开支教的小山村回家了,都还在下大雪,最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天晴的。

 

孩子们在教室里上课,那确实非常冷,教室里没有取暖的,学生们坐下来上课一是把自己缩起来,二是时而搓搓手、跺跺脚。一节课40分钟下来,手脚肯定是凉凉的。

在这种冷天里,我最怕脚冷,每次上课没多久,脚就开始凉,这个时候我不得不跺跺脚。

 

针对教室里取暖,社会爱心人士捐赠过几次,是电烤炉之类的,取暖效果很不好,而且很耗电,四间教室,电烤炉不敢开大,也不敢开很多个,食堂给学生做饭的设备功率本来就很大了。每次都是下课了,让学生们围着电烤炉烤暖和一下。

 

我在西北甘肃走访过一些山村小学,他们冬天里教室里都是通过用回风炉烧煤来取暖,炉子里的煤烧起来后,教室里非常暖和,同时又能烧开水给孩子们喝。

 

这种取暖效果非常好,只是每天早上需要花点功夫来生火,以及要及时添加煤。我每次去走访都好羡慕他们。

下周就要期末考试放个了,孩子们就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其实天气冷条件艰苦,这些老师们、学生们都克服,但是最需要的还是要有好的老师愿意来坚守这三尺讲台。


没有好的老师,再豪华的教学楼不过是石头水泥堆而已;没有好的老师去运用,再先进的科技设备不过是一堆铁而已;没有好的老师引导,过多的物资捐赠,只会让孩子依赖于他人,产生不劳而获的心理,害了这些大山里的孩子;没有好的老师去影响,捐赠再多再丰富的课外书不过是一堆纸而已。

 

 


偏远山村支教将近十一年,十一年对于一个人来说,是生命中很长的一部分。“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但是,一个人在十一年里能为山村教育、山村孩子所做的事太少了。

 

支教时间越长,越知道乡村教育何其艰难,尤其偏远的山村,越知道个人的力量太有限,可越是如此,自己越想帮助到更多的山村孩子。我们希望自己是根“火柴”,能点燃更多优秀的老师来坚守山村的三尺讲台。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