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鹤令的故事

乌鹤令生于1922年,是在宁城大明城里村出生,时值旧历9月9日,正是秋高气爽的九九鸳鸯节。八岁念私塾,老师姓刘…

乌鹤令生于1922年,是在宁城大明城里村出生,时值旧历9月9日,正是秋高气爽的九九鸳鸯节。八岁念私塾,老师姓刘,是东营子老刘的老四,其他学生都称为“老师”,因为乌鹤令的父亲也跟刘老师念过书,这样,乌鹤令就得称呼他为“师爷”。从《百家姓》、《三字经》、《千字文》、《大学》、《中庸》《论语》(上下)一直念到《诗经》,一共历时三年。1931年,“9、18”事变,私塾中断了,到1934年,日本在东北和内蒙古建立满洲国,在大城子建起小学校,乌鹤令便又到那个学校念了二年书。
这所小学的校长是金起先,教导主任是陈青云。这两个人可能与外蒙古和苏联的革命运动有过联系,所以,他们的思想都比较进步。他们一面教乌鹤令他们小学课程,一面还暗地里向学生们传授外蒙古和苏联的革命进步思想。这便为乌鹤令他们以后从事抗日救国的革命活动奠定了思想基础。

随便聊聊的图片
乌鹤令祖父乌殿元,二祖父乌殿俊,两位老人都没念过书,可是封建思想非常浓厚,家教极其严格,对子孙们那是至高无上,只允许儿孙们服服帖帖,不允许有半点违抗。乌鹤令的三叔受不了这种封建礼教的管束,十几岁的时候便离家出走,逃到吉林省洮南给张作霖的部下当了兵。
说起乌鹤令三叔,也是有故事的人。他蒙古名特古斯巴雅尔,汉名乌瑞麟,在张作霖那里,从士兵升至团副。解放前夕,蒋介石逃往台湾,乌瑞麟拿着当兵多年的积蓄,挑着担子回到宁城大明城里的公爷府,却因家中亲人对他的误解,没有被接纳,最终,乌瑞麟含泪又一次离别生养他的故乡,重新回到现在的吉林洮南市,后去世于洮南市车力旗。现在,他大孙子乌双宝在乌兰浩特市科尔沁右翼中旗,大女儿乌巧珍,在北京工作,2020年与大明镇的齐晓磊相识相爱,结婚后才知道都是大明人!传奇的恋爱婚姻使得兀良哈失散了70多年的家人后裔终于相认团聚。这让乌瑞鹤老人的大孙子乌双宝及其他5位老人万分激动!他们感谢党和政府的民族政策,感谢国家网络信息平台,找到了自己的根,找到了寻根多年的家族。2018年,在建平县人民政府的支持下,兀良哈人在辽宁建平举行第一次大规模祭祖活动,建立了家族微信群,乌双宝及乌瑞麟的其他后人终于完成了乌瑞麟要回家夙愿。
乌鹤令四叔当了喇嘛,他五叔给别人扛活。这五位父辈老人到1984年就都先后去世了。只有他六叔依然健在,且专心写作,从成吉思汗到吉勒玛,再到明清兀良哈,后来不知道写了多少,听说是他把书稿给了乌成荫,乌成荫在引用这些资料时,都做了署名注解。
1932年,张学良奉蒋介石之命不抵抗,率众向关内撤退。途经大城子的时候,乌鹤令就已经懂事了。而且,张学良部下有个旅长,名叫乌振林,是兀良哈后裔,他对日本人侵略中国那是恨得咬牙切齿,这对乌鹤令影响很大。
乌振林的情况在1978年的《人民日报》登载过。他随东北军入关,接近中国共产党,并被吸收为中共党员,在“西安事变”等历史事件中发挥了重要的革命作用,被国民党发现杀害了。我们党追认他为烈士,家属享受烈士遗属待遇。
伪满洲国时期,乌鹤令家的邻居有一家姓张的,是给一家烧锅喂猪的,有一天,伪排甲长来张家逼税,张家给不起,张姓男主人遭到排甲长的毒打。乌鹤令的父亲看着气愤不平,便出头和张家人一起把排甲长赶走了。这一下,可惹了祸了。没几天,伪警局派来一群警察把乌鹤令父亲抓走,吊起来打了一天一夜。乌鹤令母亲只好出门到亲友家借钱,用十块银元把丈夫救了回来。
这件事,让乌鹤令刻骨铭心,他发誓,一定要为父亲报仇!于是,他便刻苦学习,于1936年考入伪满军校少年科,又考入预科、本科,历时8年,到1945年毕业。正好,日本人也战败投降了。
乌鹤令在校期间,大部分教师职员都是日本人担任,也有少数蒙古人当老师和教官。蒙古教官老师被另眼看待,待遇低下。有一位蒙古教官名叫包明远,是哲理木盟人,他对乌鹤令他们用蒙古语说:“农家养猪,给吃给喝,也爱护它,目的是什么?还不是喂肥以后想杀他吃肉?你们好好想一想,咱们蒙古人的最后下场,还不是和猪一样,受人宰割吃肉吗?”这话燃起了乌鹤令他们内心中的愤怒火焰。他们联想到蒙古人的悲惨遭遇:明朝时被压迫;清朝时被分裂愚昧;现在被日本人任意宰割。诺门罕战争就是用蒙古人去打蒙古人。那场战争中,有一个叫小喇嘛的班长,不愿意参与蒙古人打蒙古人的战斗,就率领一百余人脱离战场,迂回行走在内蒙古和外蒙古之间的无人地区,最后由于无依无靠,没有供给资源而失败,被人本人镇压了。对此,当年正值20多岁的乌鹤令他们,心里充满了悲愤。有一个叫嘎如布僧格,汉名许殿选的蒙古教官,对乌鹤令他们说:“蒙古人自寻出路的时候到了!法西斯德、意、日将要被打败,苏联越来越强大,我们要效仿苏联和蒙古人民共和国,走社会主义道路,不能走资本主义道路。”
嘎如布僧格的一席话,让乌鹤令他们茅塞顿开,心里感到有了出路,有了方向。
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这一天,学校停课,部署向长春撤退事宜。日本人命令,让学生烧毁档案和各种书籍衣物,组织挺身突击队,打算与苏联军人交战。当时,乌鹤令被指定为副队长兼第一小组长。是日,学生挺进队夜行军5-6个小时,天亮时到达格根庙时,人困马乏,日本人下令停止前进,原地休息。当时,日本人是腰挎军刀,手握手枪,戒备森严。在休息时,看见时机有利,乌鹤令就按提前商量好的计划,对蒙古人用蒙古语下令:“哈其买(杀啊)!”此后,日本人的队长被打死,其他日本人也都被打死了。
乌鹤令他们第一梯队的枪声响起之后,第二梯队也开始动手。有一个日本人在临死前,对一个蒙古人说:“宝音都扔,你也干这事儿?”日本人没有想到,这些蒙古学生,居然也敢暴动造反!
杀完日本人,乌鹤令他们去投奔苏联红军,却被苏联军士误解,几经周折后,他们被送到乌兰浩特,由东蒙古政府派出代表与苏军交涉,才把他们放出。此后,乌鹤令参加了内蒙古防务总队,任三科副科长,同年,内蒙古成立军政干校,校长哈丰阿,副校长阿思根,政委胡昭衡,孙达聖,乌鹤令被任命为军事教官兼教育干事,后来又任副队长。这一年,乌鹤令与兴安女子国民高等学校肄业学生包桂英相识,第二年便结婚了。
1946年秋,东盟军政干校第一期毕业,乌鹤令和部分学生被分配到兴安盟扎赉特旗兴安支队第五团,乌鹤令任团政治部主任兼政委,隶属于东蒙古军区。
1947年,乌鹤令去乌兰浩特结婚回部队时,遭到土匪劫持,而后,乌鹤令他们便缴获这部分土匪的枪械。把这些土匪关押了一个月之后,乌鹤令与团长商量,把8名罪恶大的枪毙了。乌鹤令带领一个班的战士对这些匪首执行了死刑。
这件事,被有些人抓住辫子,一直纠缠了44年,从内蒙古水利厅到辽河工程局,至到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才被彻底平反,享受离休待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