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过香樟树(一)

现在上班离家近,很怀念以前上班路远,一路风景怡人。我把上下班路上的行走,当作业余旅行,尽管走了十年至多,我仍然…

现在上班离家近,很怀念以前上班路远,一路风景怡人。我把上下班路上的行走,当作业余旅行,尽管走了十年至多,我仍然感到新鲜,好奇,总觉得路上的植物有挖掘不尽的故事。丸子有她的滴水岩,阿珠有她的大山,一帆有他的华植,我有上下班的路。可以说上班的路是我灵感的源泉,当然我上下班的路不止一条。春天,先是走桃花开了的路,接着走梨花开的路,再走紫叶李花开的路,还有泡桐花开的路……夏天,青葙、亚麻、大豆、牵牛花等,我全知道开在哪条路,想看谁便走哪路。秋天,稻子熟,乌桕树变色,鹅掌楸叶黄,柿子红了等等,想啥秋味,走哪路。冬天,最爱行旷野的路,清晨赏霜花,傍晚体味荒草的凄美。这些多是倘若时间不恰好,容易错过短暂的芳华,让人有些耗神。只有通江大道上路两边的香樟树,四季常绿,任何时候如初见,泼洒浓绿,散发着迷人的木香。

翻阅旧日记——

随便聊聊的图片
昨夜一场春雨,窗下,樟叶遍地,清香浸泡着整个清晨。

我跑出家门,拍下了樟叶铺满草坪的图片。金黄,淡黄,暗黄,枯黄,殷红,颜色斑斓的瓣瓣叶子,安静地躺在嫩绿的草叶间,在芳菲的四月,零落成秋的静美,而枝头串串幼蕾,开始吐香,绽放。

生活在加拿大的叶子看到我说说里香樟树这几个字的出现,告诉我她的故乡也有香樟树,当她看到我上传的香樟树落叶缤纷的图片,留下“香樟树叶子”几个字。这几个字看似平淡没什么深意,我却在细微处觉察到香樟树给了她一种回归故里的香暖,也许此刻的叶子想起了与香樟树有关的人和故事,沉甸甸的乡愁开出满枝满树的香。

春天的香樟树,旧叶枯着,落着,新叶绿着,幼芽萌动着,花蕾静静地吐香,风吹来,香气沁鼻,各色老叶纷扬飘零,如同散落的许多故事。

十几年前,我不认识香樟树。刚到常州,在工厂认识了师傅玉凤。她平时说着江南语,我一句听不懂,和她在一起除了交流工作,没啥交流。突然有一天她用普通话亲切地说:“我昨天晚上,终于把电视剧《香樟树》看完了,在香樟树下桃园结义的三个女孩,里面的一个叫陶妮的性格和你相似,淳朴善良!”淳朴善良,这是师傅玉凤对我评价,至高的评价。这让我意识到彼此虽然平时话不多,其实心和心,人和人,很贴心,很近。那时没有电脑,我无法搜到已经播放结束的电视剧《香樟树》,也无法知道和我相似的女主角到底是什么样子。从那时我记住了香樟树,认识了它。

其实香樟树一直都在我身边,上班的路两边有两排香樟树,平时没有去认识去了解它而已。它一直都陪伴在我必经的路上,四季摇曳着透明的绿色,为我遮风挡雨。

后来我离开那个工厂,香樟树仍然摇曳在我必经的路,闻到樟叶的香,便想起电视剧《香樟树》,想起那里面的陶妮,淳朴善良,其实是在想那个把我当作陶妮的玉凤。

那个阳光明媚的午间,我走在香樟树下,有风吹落樟叶片片,一枚又一枚的叶子从我肩头滑落,我突然有一种牵挂,念起好久不见的玉凤,我踩着满地樟树叶,立在熏染樟树香味的四月风中,给玉凤打电话:“凤姐,在哪里?”电话那端有熟悉的声音:“娟啊,我在医院!”又有叶子翩翩落在我的脚边:“凤姐你怎么了?”她还是那般的咋呼咋呼的声音:“我生癌症了,我快要死了,哈哈!“她的笑声,像是在开蹩脚的玩笑,我不相信,想想她的个性又相信是真的。我打电话给一个和玉凤关系亲密,经常和她联系的朋友证实真相。恶性乳腺癌。我心一颤,一枚樟叶从我脸颊飘过,擦疼了肌肤,直痛到心里。那枚叶子像一只金色的蝴蝶,美丽地旋舞着,没有凋零的凄凉,没有即将离别的忧伤。

一夜之间,香樟树的花开了,我走在香樟树下。远看,满枝头云烟般的淡白,曼妙在翡翠般的叶上。起伏着,飘着浓浓的香。微妙地传递着一份知心,一份温柔,一份友好,一份坚强。在这香味里走着走着,会有小小的不如意,突然车胎破了,不远处的香樟树下恰恰有人在修车,我招呼一声,中年男子热心地帮我把车胎补好,气却充不起来。给我送钱来的蓝天(我忘带钱)赶来,拆开发现车胎上有个很大的洞,因为那个人等着上班,心急,装的时候不小心戳了一个大洞,堵不住了。蓝天对那个人吼,那人很愧疚的神情,沉默着,像个犯错的小学生。我想这个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毕竟忙活了半天,上班也迟到了。我害怕蓝天不给补费还要人家赔车胎,我这样想着的时候,蓝天从钱夹掏了二十元钱,给这个好事多磨的人,那个人很不安地推脱:“车胎给你弄破了……”我上班的地方并不远,只好推着车子走,可我还是感动这样的结局,通融,和气。这就是普通人有爱的故事,如温和朴实的樟树花,馨香,温婉。这样走着,不着急,有着很悠闲的感觉,可以清晰地看见,香樟树每一粒细小花朵的容颜,那些细碎的小花对着我笑呢!

上班时一整天我都在想着香樟树,构思一篇小文,浅浅说她出去拍晚桃花,我叫她帮我拍几张香樟树的图片,她却说不认识香樟树。是的,香樟树太低调太不起眼了,也许浅浅正依着香樟树休憩,细细淡黄的小花,雨点般落在她素素的棉布裙角,她的绣花鞋踩着一丛柔软的樟树花。浅浅唯美诗意的文字,总让我把她想成一朵浅淡,素静的樟花散发着清淡的女人香。也许此刻,清凉的香味在空气里飘逸,她清澈的眼神温和地寻找花香从何而来?

淡黄的小花散落满地的时候,夏就来了。香樟树染绿了整个夏天,散溢清凉的香气,林下小野花笑脸盈盈。樟树深情地绿着绿着,小野花温柔地开着开着,时间走着走着,秋天到了,樟树的叶间挂满青果串串。黑色鸟啄着樟果,唱着歌,啄着唱着,唱着啄着,树下的花草枯了。一场霜降,青果成紫果,樟树叶依然绿着,舞着。不远处的夹竹桃落了最后一抹殷红,樟树叶子依然绿着,舞着。雪花开了,樟树的叶子依然绿着,舞着,紫色果籽炸开,香飘飘,饱满的籽落在雪窟,冬眠,做着春天的梦。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