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母洲

就这样漂浮在资水里,和近在咫尺的洋泉湾隔岸相望。 水连着洲,洲连着水,多少年的眺望,竟然只为了母子间那一声声撕…

就这样漂浮在资水里,和近在咫尺的洋泉湾隔岸相望。

水连着洲,洲连着水,多少年的眺望,竟然只为了母子间那一声声撕裂人心的呼唤。

随便聊聊的图片

母望子,泪流满面;子唤母,声泪俱下。

在美丽的桃花江,最能显现母子血肉相连的地方,是一个名叫望母洲的小小的岛屿。

呼唤中有母子血和泪的沙哑,母亲站立在资江北岸,母亲的泪掉进资水。儿归大海,娘立岸边,千百年来的伫立,只为了儿子望娘时那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唤。

这是一个凄美的传说。

或者在一万年甚至更久以前吧,资江北岸的茅草屋里住着母子二人。儿子勤快,什么活都可以干,什么苦都可以吃。这一天,儿子上山砍柴,意外地捡拾到了一颗红色珠子,儿子好奇,把它吃了。谁知刚吃下去,就感觉到口渴难忍,他连柴也来不及挑,一路狂奔回家,先把茶缸里的茶喝了,不解渴,再去水缸里喝,牛吞鲸饮般,直到水缸里的水喝完了,仍然口渴难当。这时,娘哭了,娘说:儿子啊,娘老了,娘不能担水给你喝了,你自己去资江喝去吧。

儿子来到资江岸边,看到那一江缓缓流淌的水,急不可待地跳下去,大口地喝着、吞食着,慢慢地,资水浑浊起来,资水暴涨起来,儿子的皮肤也变得粗糙,身上竟长出了麟片,头上也长出了角。儿子知道,他现在已变成龙了,龙是离不开水的,龙应该回归大海啊。儿子舍不得娘,娘也舍不得儿子啊,娘看到已变化成龙的儿子在资水里翻滚,急得嚎啕大哭。儿子不舍,想回头看看娘,龙回头摆尾,立即,资江北岸,显现出九个深不可测的湖,这就是现在的九湖。

龙游到了洋泉湾,娘的哭声正隐隐传来。儿子不忍,再次回头望娘站立的地方,因龙尾的剧烈摆动,立即,在资水中间,堆集成一个巨大的岛屿,而这个岛屿是儿子为了望母而形成的啊。后来,人们为了纪念母子的生死依恋,就把这个岛屿叫做望母洲。

我应该去看看望母洲的,是为了这个凄美的传说?还是感动于母子血肉相连的血缘?

2021年12月9日,我来到了洋泉湾,在王壮书记的引领下,从这里登舟,向我梦中出现了千百万次的望母洲驶去。

也就是那么三、五分钟的时间吧,快艇己扺达望母洲,我们弃舟登岛,这时,望母洲正敞开慈母般的胸怀,欢迎一位离家多年的游子归来。

王壮告诉我们,望母洲的东西走向近2000米,占地400多亩,上世纪一场空前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运动,让望母洲沸腾了好多年。后来,知青回城了,原来知青住过的房屋,也成了岛上一道亮丽的风景。这里原来还居住着人家,直到1992年才最后搬尽。到了岛上,也就不需王书记的带领,如闲庭信步,我在望母洲随意观看着。据王壮说,这里将开辟一个儿童游乐园,现在己经被土动工。是啊,我们刚登岛时,很多工人们正在紧张地忙碌,虽说现在是冬季,但他们却挥汗如雨地劳动。我知道,用不了多久,如果我们再度来望母洲,这里的母亲不再眺望,她会用慈母的眼睛迎接上岛前来游玩的孩子们。

图片
站立在望母洲,我们可以把资江两岸的景色一览无余地观看。再度徐徐散步,好大一片油菜和茶树林正在恣意地生长着。油菜是绿色的,茶花是白色的,就仅仅因为这两种颜色,把小岛妆扮成一个冬季里的春天。

临近中午,住资江北岸的摄影家乐君、益阳市作协会员彭立夫知道了我在望母洲的消息,也划着一叶吚呀的小舟来到岛上。于是,我们一行三人,参观了望母洲农耕文化陈列馆,心里感慨万千。几十年前,一群热血沸腾的知识青年来到这里,几十年过去了,伊人远去,但他们栽种的树林郁郁葱葱地茁壮在望母洲,使这一颗别在资江衣襟上的明珠,充满勃勃生机。

阳光下的望母洲,阳光下的油菜,阳光下的资江,他们在冬季的阳光里随心所欲地阳光着。

我走近他们,我零距离接近他们,我发现,因为他们的美丽,让这个冬季快乐无比。

子望母,母望子,母子的血缘是一条江。江的水,是母亲的血液,是儿子的眼泪。

那条江叫资江,那个岛叫望母洲。

有一个冬天,我喊一声娘,资江便颤颤巍巍地站立起来……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