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节想起当年的一些趣事儿

早上8点52分,电话铃声响了,一看是作家协会国大哥来的,寒暄了腊八节的问候之后,国主席说,今天是警察节,你这个…

早上8点52分,电话铃声响了,一看是作家协会国大哥来的,寒暄了腊八节的问候之后,国主席说,今天是警察节,你这个老警察不写点东西?
噢,今天是警察节啊!
我没有印象了。我入警二十年多年,没过过警察节呀!啥时候有个警察节了,还真不清楚。我上网上搜一下,好让心中也有个烙印,毕竟是咱当年也是一名警察。
原以为警察节是和国际接轨,像“圣诞节”、“平安夜一类的西方的产物呢,原来不是。
这是2021年7月21日《国务院关于同意设立中国人民警察节的批复》中确定的。从2021年开始,将每年1月10日设立为“中国人民警察节”。
警察节之所以选择1月10日,是因为我们国家的报警电话是110。是国家层面专门为人民警察队伍设立的节日,是对人民警察队伍为党和人民利益英勇奋斗的充分肯定。
也曾是警察的我,也为之亢奋起来。
我决定出去走一走,看看警察节里,大街小巷有没有什么动作没。
乘小公交到锦山大厦,远远看见几辆警车非常醒目。大厦门前摆一溜儿长桌。有高大魁梧的年轻男警察;有亭亭玉立而又英姿飒爽的女警,他们正在给行人讲解、宣传交通安全知识和涉毒违法犯罪线索举报奖励办法,向市民普及常见诈骗类型和反诈骗灵魂八问等法律知识,看来效果不错。
我拍了一些照片,漂亮的女警送给我一些宣传材料,还有一个篮袋子。

随便聊聊的图片
回到家里休息片刻,想起了国大哥布置的作业还没有完成,就接着原来的《警察趣事》,今天就以李树这个人物为主人公,再说说他的二三事吧。
一、“马队长”
先说一下“马队长”的由来。“马队长”是当年刑警队员们给李树起的一个外号。
李树工作扎实,吃苦耐劳,通机械修理,心灵手巧,活泼可亲,一说话先露出被烟薰的黄黄的牙齿,整天笑嘻嘻的,勤奋好学,从不懒惰。公安局有台长江750摩托车,因为没有相应配件,“趴窝”了,李树就自己鼓捣着修。发动机修好了,轮胎也不行。李树不知在哪儿找来的什么破轮胎,他把它割掉一块,补到露着内胎的那嘎达儿,又用铁丝绑上,就这样,也能将就着出现场。还真比没有交通工具,骑自行车,坐班車快多了。
记得那时,山前镇还在喀喇沁旗管辖之下,李树凭着他娴熟的驾技,一天晚上载着我和孙林队长,从锦山跋胡到山前,那大灯光简直就象一颗蜡烛的光亮,中途险些和一马车相撞,都凭他机智化险为夷,吓得我冷汗直流。
李树在没进柄杷厂工作时,也是锦山街里出了名的淘小子。那时候大家都有耳闻。他们一起的几个淘气劲儿那是远近闻名的。据他自己说,自从锦山有路灯开始,灯罩几乎就没囫囵过。他坐在小哥们儿的自行车后作上,用弹弓专门儿击打灯罩。“叭”的一个,“叭”的又一个。老予审股长张凤奎曾说:李树要不上公安局来,改好了,早就劳动教养了!实际上是,自从他上柄把厂上班当工人后,就已经“改邪归正”了,从警后,是他的智慧更进一步发揮得好一些而己。
像李树这样头脑聪明伶俐的人在为人处事上,很能彰显出他的独到之处。脑子灵活的人总是点子比别人多。这个与他儿時那些发唆、淘气,有着一种扯不断的联系。那时,他在东部地区一个时期办理了较多的强奸、流氓案件,而那时候社会人们都管女流氓叫“马子”。所以,大家都亲切的喊他″马队长″!这其中含义既有他像马一样勤劳忠诚的意思,也有与“马子”有关联的“埋汰”和“诋毁”!

二、给领导扒裤子
一九八五年前后,喀喇沁旗东部乡镇刑事、治安案件发案率颇高,流窜犯罪较多,主要原因是和平庄、辽宁这些发达地接壤。公安局重点工作大多放在东部乡镇,郝瑞明老局长把刑警队大部精英调到东部一线,我们十天半月驻扎在乃林已是家常便饭了。
秀泉兄那时是郝局长任命的封疆大吏。我坦诚的说,秀泉兄是个好哥们,就是喝了酒以后异常亢奋,不但不让我们消停,并且也不让各乡镇派出所消停。半夜三更的把我们都豁蹬起来跟他去检查。多数是没有必要的。所以李树和郝玉民想了个招儿,既然阻挠不了你发号施令,还不如不让你出屋。于是,他俩每逢秀泉一折腾我们时,他俩也不管领导不领导了,按到炕上就把秀泉兄的裤子扒下来,连裤衩也扒下来,拿到别的屋藏起来,第二天早上再给他。秀泉兄没办法了,光着腚出不来屋,下不来地,只有披着被子在屋里待着。这样,我们也得以睡个安稳觉了。
还甭说这办法很奏效,秀泉兄收敛多了。

三、冒领领导存款
那时,我们每月四十元钱左右,下乡也就自身带个十块八块的。秀泉兄家境比我们好,每次他都带个百八十元的。李树和郝玉民趁他不注意就偷秀泉兄的钱,买零嘴吃。后来就偷不着了,原来,秀泉兄也知道是他俩干的。于是,他就把钱存放在招待所邓云所长那儿,并一再嘱咐,没有他本人签字,任何人也不能动用。
李树和郝玉民他们,偷钱无望,就打了条子,模仿秀泉副局长的字体,签字到邓所长那儿报销。他们把秀泉兄的钱一下子支出来,除了大家吃喝,还去买彩票,也没中过大奖,弄双袜子和一块毛巾之类的,回来给秀泉兄。秀泉兄还很高兴。当他需要花钱,去取钱时,才得知被李树、郝玉民全部支走了,真是哭笑不得。

四.“暗算”朋友
李树退休多年了,虽然七十多了,仍淘气劲儿十足。当年曾在公安局开车的佟绍绫,退休后也饲养一群羊,和李树的山林紧挨着,两人经常在山顶上会合,坐到石板上东拉西扯。有一天佟绍绫放羊先去山顶,李树还没到,佟绍绫还和往常一样,本想一屁股坐在石板上等李树到来,谁成想石板一下子翻了个,把佟绍绫吓了一跳不说,还差点摔了个跟头。他心里还纳闷,这石板明明好好的,以往都坐着没事儿,今个怎么突然翻个了呢?他仔细一看,是有人做了手脚,那人居然把垫在石板底下的石头给换了,两块石头换成一块,刚好把石板将就着托住了,所以,只要人实着的一坐,保准翻个儿!
佟绍绫知道是李树使的坏。他也故伎重演,照方抓药,摆好石板等李树上山来坐。待李树到来时,他怎么让李树坐,他就是不坐,还裂着嘴笑。
这就是当年的淘小子,如今七十多岁了,还有这份童心。
李树当年是全国优秀警察,因公负伤,至今右胳膊还功能欠佳,退下来后承包一片山林,种植业,养植业发展迅速,老俩口废寝忘食,起早贪黑,也是富甲一方了,前几天杀了口猪,亲自开个大130给我送过来一大条子肉和血肠,多年老伙计就是割不断这份情,我送他一箱马奶饮料,他风趣的说:有羊奶,牛奶饮料没见过马奶呢?我说马队长就得喝马奶了,跑的快,有劲。他说,草他哥,许还跑动了?调侃了一会,他发动起130,一只手开车走了。
目送他开車飞驰而去,我情不自禁的说道,就这脑子,让他得老年痴呆,下辈子吧。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