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其实很简单

入腊月门不久,瓦窑头上空偶而传出几声爆竹的清响,空气中已仿佛荡漾起幽微的火药香。讲台上,班主任一本正经宣读期末…

入腊月门不久,瓦窑头上空偶而传出几声爆竹的清响,空气中已仿佛荡漾起幽微的火药香。讲台上,班主任一本正经宣读期末成绩的脸,那该死的分数把内心种种欢乐的欲望扼杀在摇篮中。等到老师发出“放假”的命令,我们如脱兔般冲出校门,一切又尽抛九霄云外。

皂荚树下,比开春时肥硕了许多的黑色内江猪,摇晃着低矮短粗的身体,耷拉下来的耳朵遮住了两只深藏在褶皱中的小眼睛。卷曲的小尾巴一边调皮地摆动,一边不住哼哼的叫着,如同我扔下书包,蹦蹦跳跳,又说又唱一般,都是表达快乐的方式。

快乐总不长久。冬日暖阳在瓦窑头村东升得老高,我一夜的甜梦被打断。窗外是姥爷手持短树枝对着内江猪吆五喝六的声音。姥姥说“该是出槽的时候了”。我的小黑,摇摆着,亦步亦趋地被姥爷牵着。时而,木棍在她身上起起落落。我的快乐随着小黑在视线中的远离,变得失落而潮湿。

姥姥问“你长大了,想要干什么?”。我大声地说“喂猪,拉风箱”。哈哈,若让姥爷听了这可真让人泄气,我故意这么说。卖掉小黑,如同卖掉了我的快乐。

夜晩,炉火烧得很旺,刚出锅的石头饼散发诱人的清香,飞溅出几粒烤熟的芝麻,落在黑色锅台的砖缝间。我赶紧凑前去,伸出食指在唇间轻蘸,探出的湿指尖粘起芝麻,迅疾送入口中,顿时满齿流香。炸丸子,炸麻托,炸油饼,炸酥肉,炸豆腐,我所期待的美味,扑面而来。我陪着熬夜,不忍放过每一道美味。似乎又忘记了小黑给我留下的忧伤。

快乐,是一种体验,是一种感觉。年少时不懂人生的苦闷彷徨,衰老死亡,中年后,常常独自坐在窗前,看春去秋来,看云卷云舒,看花开花落!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