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驾那些事儿

话说当年,慈禧66岁寿辰,直隶总督袁世凯专门从米国买来一辆汽车为老佛爷庆生。老佛爷听说洋车不用马拉就能跑,这还…

话说当年,慈禧66岁寿辰,直隶总督袁世凯专门从米国买来一辆汽车为老佛爷庆生。老佛爷听说洋车不用马拉就能跑,这还了得,现场观摩后惊奇地问:这车跑这么快,得吃许多草吧?

马要人骑,车要人开。哈德门有个醒目仔,叫孙富龄,很快学会了开车,成天没事就载着老佛爷满紫禁城晃悠。一日,慈禧坐车玩了两个多小时,心情特别好,当即赏赐一大碗酒让孙富龄饮,孙富龄受宠若惊,一碗下肚,精神特爽,踩响马达,洋车呼的跑了起来。不料前面冒出一个小太监。这时孙富龄已酒性发作,心慌意乱,情急之中怎么也找不到刹车的位置,可怜小太监一命归西。中国历史上第一起饮酒驾车肇事案就这样发生了。

当下,全国大部分地区都是天寒地冻。当年我在北方的八九年里,这个季节听说谁喝了不少酒,如一会儿不见人,大家立刻分头找人,找到为止,否则常常有酒后冻死在外面的意外。关于酒驾,我这里有几个较为深刻的事。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一晃二十多年前,那时我在酒泉,有一位姓姚的山西籍老兵,对我等新人颇不待见,平日气指颐使、趾高气扬,经常吹牛:“我,老姚,开车十年,连一次小小的碰擦都没搞过……”临退伍前十天,让他出最后一次车,我那时年轻脸皮厚,有机会也蹭蹭顺风车。那天傍晚时分,我们从酒泉往回赶,半道上,一老汉推个自行车过马路。老姚观察不及处置不力,就在我的眼皮底下,老汉没了性命。此后,吹惯了牛皮的老姚,跟换了个人似的,再也不见他吹半个牛皮了,整天低个头,恨不得把内裤脱下来扣在脑袋上。这个事给我也留下了一定的心理阴影,后来我有机会免费拿驾照,只要我填个表,贴上照片,就可以驾照到手,可我硬是没有领这个情。直到五年前,我才花了七八千块钱在驾校考了个驾照。当我自己拿到驾照时,绝对没有格外欣喜,而是在笑话自己的脑袋有多么的不好使唤。凡事事出有因,反过来又要感谢老姚给我上了生动一课。

十一二年前,我和明富表兄,从老家去广州,开车走京珠高速,大概是在衡阳和郴州之间,我们在超车道,一辆大货车在右侧车道,明富表兄正常加速超车,车到大货车后三分之一位置,大货车突然挤过来,明富表兄紧把方向盘,左侧车身几乎贴到护栏,尽可能的刹车减速,右侧的镜子还是被大货车刮掉。当时之惊魂,许多年后,记忆犹新,丝毫未忘。我们在阎王殿门口逛荡了一回,可这大货车司机却丝毫不知情,等我们截停他后,发现他浑身酒气,仿佛还在做梦。表兄气愤至极,爬上车硬是干了他两拳,讹了他几百块钱。

 

五六年前,“酒鬼”老钟酒后总跟我吹嘘他的朋友老刘多么厉害,吹起来那是神采飞扬,唾沫横飞。一天,老刘买了一台新车,酒鬼老钟又在我面前手舞足蹈地神侃一番。可是,就在次日,酒鬼老钟滴酒未沾,坐在我面前,却如丧考妣。追问才知,老刘昨晚带着还没有消化的酒精和满身的内外伤进了殡仪馆。原来老刘老钟等几位老友昨天借着购买了新车的新鲜劲,酒兴大发,一顿happy。酒后各自归家,老刘开车回家路上钻进大货车底下遭遇了车祸,老钟却按惯例先落了一下我这里,以释放一下他的唾沫。也就是老钟跟我手舞足蹈释放唾沫的时候他的老友正命赴黄泉。

四年前,我的毛表兄搞个事也不靠谱。那年回到老家,我借了五表兄的猎豹车,去澧县看望毛表兄家的大姨娘。毛表兄盛情,非要留我吃个饭,我正好跟津市的鲁大哥有约。毛表兄不肯放过我,就是不肯下车。我把车开得极慢,跟走路的速度差不多,晃晃悠悠就到了津市。我知道毛表兄有酒后开车的毛病,从澧县到津市,这一路上,我都在劝毛表兄不要酒后开车,不要犯这种低级错误。毛表兄一直不以为然,我就换着各种说辞希望他接受意见,能够重视。一个月后,毛表兄酒后驾车重伤了一位过路的老汉,赔钱若干,终生禁驾,民事责任刑事责任齐来,损失蛮重。

三年前,我几位初中同学在保河堤中学门口,在奎香同学开的“三香饭庄”里小聚,能喝酒的同学都喝开了,本来我戒酒多年了,加上当时遇到了我老妈重病这个难题,心情不好,硬是没有端杯,同学们也没有硬劝。散席后,我驾车先动身,刚爬上公路,就是石龟山大桥的桥头,真是出门才一泡尿远,被逮住测试酒驾,一问,是省公安厅的人在此不打招呼地设卡。那天要是我稍微把持不住,真的是要丑大发了。我赶紧通知后面喝过酒的同学莫动车,步行回家,事后,同学们无不称赞我。

 

图片

一年多前,小区有一位“大仙”,喝酒后,请代驾送他回家,等到了小区门口,估计是酒劲发作,还嫌人家车技一般动作不利索,百元大钞一递,硬是让代驾走人。他自己上车就往车库里开,一泡尿远的距离,硬是蹭到好几台车,车主们纷纷报警,这个时候,大仙的酒醒了一大半,可惜为时已晚。

酒驾那些事儿,花样百出,无非因酒而起,无非侥幸作祟。自“禁酒令”以来,酒后驾车已成为一道不可触碰的“高压线”,肯定是活人无数,功德无量,挽救了无数的家庭,你我大概就是受益者。可是还是有人像飞蛾赴火一般,接二连三,踩踏“高压线”,真是不死不休啊。这不,近日,又有两位同行,因为酒驾陆续被捉,一大堆麻烦事儿想甩都甩不掉了。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人生这个舞台,各种角色从来就不会缺。明知侥幸心理害死人,就是还要再侥幸一回,真不知道下一个又是谁?快过年了,这个酒驾的事儿,我看还是侥幸不得。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