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随笔

昨天是火烧赤壁时借东风的天气。数九寒天里偶尔的温暖如春,也是数九寒天里必然有的温暖如春的一天。年年如是,从古到…

昨天是火烧赤壁时借东风的天气。数九寒天里偶尔的温暖如春,也是数九寒天里必然有的温暖如春的一天。年年如是,从古到今。诸葛亮就是掌握了这个气象规律,才得以“借”来了东风,大败曹军。突然想起那枝条上的腊梅花,黄灿灿的温暖。风吹到脸上、唇上,温温的,并不冷。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一年倏忽而过,路旁又摆出了对联、灯笼、香烛等等,人们要辞旧迎新,可是对我来说一切好像都还是新的,衣服、鞋子、书籍都还没来得及用,只有人老了一岁。早早地起床,想要做些什么,翻开手机,有几个公号很想去看,但还是忍住了,日子流逝得太快了,不能再无端地耗费这“珠玉难换之岁月”了。

 

写东西,煮字疗饥,是人们把心中的喜怒哀乐、把对生活的诸般感受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出口,慢慢地煮,必须,也最耗精神。而看东西,却可以纵横捭阖,数黑论黄,高谈阔论,那是愉悦身心的。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