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的,每一天都是同一天

翻看从前的日记,读来还是欢喜的。   2017年1月14日 刷微信圈。看见一幅照片,略微怔了怔。是一…

翻看从前的日记,读来还是欢喜的。

 

2017年1月14日

随便聊聊的图片

刷微信圈。看见一幅照片,略微怔了怔。是一个男人蹲在地上杀鱼,不觉想起他。结婚多年,我一直不杀鱼。害怕杀鱼时鱼扭动的身体,也不喜欢鱼腥气。以前菜市场卖鱼的人不杀鱼,他不在家,我就不买。后来菜市场开始帮着杀鱼,买的时候就多了起来。

前不久,有工友送来几条草鱼,一条十几斤吧,他要赶着去工地,对我说:“怎么办呢?”

“我是无解。你回来了收拾吧。”我说。

他站在鱼前看了看,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打电话,说略微迟一些来。然后拿起刀,开始收拾起来。我连忙找装内脏的器皿,装鱼的大盆,站在那看他收拾。

 

这几天天气好。晒被子,洗被单,还有腌制的鸡、肉、香肠、鱼、猪肝。每次门口都晒得满满当当的,隔壁阿姨说:“年年就看你们家弄得热闹。”我笑。过日子嘛,就得有过日子的样。

其实现在简单多了,像我们小时候,腊月里,妈妈差不多就想着给我们弄吃的了。炸饺子呀、踩米子糖呀、熬糖稀呀、炒瓜子豌豆呀、去藕塘挖藕、干鱼塘……,现在简单,什么都能买了,却少了许多忙碌温暖的味道。

 

年的氛围比不得从前了。

虽然如此,人世的慷慨繁华,民间亦还是奉行。比如每年过年赶市场办吃食。妈妈会在小年那天送灶君菩萨上天,除夕放鞭炮,除夕夜点灯,又堂屋前拜菩萨,祈福。又除夕夜接灶君菩萨回家。她不仅自己如此,也交代我年夜必须点灯,并说如果她不在了,这些事情我一定要记得接着做。

 

2017年1月15日

 

下午阳光很好。

蓝的天。绿的原野。如果不是风吹在脸上有些刮人,真不像是冬天。

 

蘸水笔先生今天更新,我那时正刷新页面,一下子就看到了,内心欣喜,看完先生的文字,泪水瞬即满溢眼眶。许多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流泪了?真的很喜欢他的文字,跟随他的文字已经一年多了吧?或许两年。

 

想起以前有些日子不见孙柏昌老师更新,我也是记挂的。博客里,我心底喜欢的文字我是一直记得的,因为喜欢文字而牵挂文字的后面的人也算正常吧。

微信上加了一些好友,大都是博客里诗歌写得好的人。我说的好,是我认为的好。其实,缘分是很奇妙的,在博客里我与他们交流不多,我只是偶然转入他们的博客。他们中有的人,博客是寂静的,而我凭着自己的感觉,就觉得他们的好。事实证明我的感觉是正确的。

现在玩新浪博客的人越来越少了。大家似乎都更喜欢微信。微信更新得快,大约更符合这快节奏的世界?我是喜欢新浪博客的,这里安静。嗯,对于我来说,能够安静地写就好。

 

明天安安拿成绩单,想起今天是腊月十八了。呀,腊月十八是我的结婚纪念日呢,我们都忘了。也是,老夫老妻了,在一份平淡里过日子吧。想起当初的甜蜜与黏糊劲儿,恍然如梦了。

人就是这样慢慢变老的吧!

 

2017年1月16日

 

年味越来越浓了。

小孩子买了板炮玩。一个炮用力摔到地上,连忙跑开,捂住耳朵,听那“啪”的一声炸响,干净、利落、刺耳,玩炮的都是男孩,女孩子也玩,买一把烟花,点燃了用手举着旋转,色彩绚丽的烟花,在夜色里有五彩的亮光。

小超市的门口堆着日常用品,大超市的喇叭里喊着年终促销。街面上买各色用品的人明显增多。当然,和我们小时候期待过年的心情相比,年味似乎又淡了不少。

二妈今天又在问小弟买到回家的动车票没有?小弟很早就开始抢票,今年不知怎么回事?票一直没抢到。但愿他好运气,能够如期归来。

 

太阳在中午时分暗淡了下去,连忙收了早晨晒的被絮。

下午去亲戚家吃酒。每年到年底和正月,各家请客的格外多。一年里这样的开支,实在不是一个小数目。

亲戚家住在下面的乡镇,很偏僻。一路行去,田稻都割尽了,路边的树木落光了叶子,偶尔会见高高的鸟巢搁在枝桠间,说不出的好看。有老妇带着小孩,孩子围着兜兜,在前面跑,老妇追着。我隔着车窗一晃而过,却不由得嘴角上扬。

小镇上,看见有人在爆米花。不是我们小时候的那种爆米花,是那种长条的爆米花从机器里吐出来,以自己认为适中的长度掐断。三五个年老的妇人围着爆米花的人,有人已经爆好,站在旁边,大约是在等同去的人吧?

现在很少看见爆米花的人了。爆米花对现在的小孩的吸引力远不及我们那时了。

 

晚上与大女儿散步。母女俩边走边聊,很是投机。

享受这样的时光!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