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度年过

冬天的早晨,日光穿过落叶的树林, 透过层层雾气与小溪水面朦胧相接, 树梢,觅食的麻雀跟随远处近处不时 传来孩子…

冬天的早晨,日光穿过落叶的树林, 透过层层雾气与小溪水面朦胧相接, 树梢,觅食的麻雀跟随远处近处不时 传来孩子们放响的鞭炮穿飞不止,冬季枯水期露出的河床长满了耐寒青绿的早熟禾,山羊和田园犬在这个季节特有的草坪上肆意撒欢,老街两边房子间隔形成的通往正街的小路上从破晓时分就有小摊小贩推着年货经过,这个停驻在往年时光里的村庄,也曾繁华如一代人记忆里的小小洋场,在年底的日子,如鲁迅《祝福》里描绘的开头:旧历的年底毕竟最像年底。

 

年,正在你来我往、买东买西、乒乒乓乓的到来。

 

二十多年前的一个春节,经过老家彭家厂老街一间新筑的还没有粉刷也没 人入住红砖裸露的房子,贴上的春联 “人家有年我无年,我欠贷款还没还 ”,横批“欢度年过”,二十多年过 去了,这个承载了无数个节假日的必 去之地,依然生动的春夏秋冬与南来 北往,小溪围绕的高大挺拔的杨树林 年复一年循环播放:嫩绿、葱翠、泛 黄、凋零。

 

 

初识只笑联中词,回想已是联中人, 当年那间还没来得及在建成后的第一 个春节庇护主人的房子如今已换了头 脸,四年前再次路过时,门架上一副 挽联留下的炭黑字迹旁,风吹日晒的 纸皮已经破碎翘起边来随风颤动。

 

我没有打听这个距离我叔家仅有百米 距离的房子主人的故事,符合我不善 言辞而钟情用眼睛观察、用不够灵光的头脑费劲力气思考与判断的逻辑,然后做出主观又略感不足的结论——这家主人一定是度过了许多不容易的岁月,而这不容易的岁月里充满了除去贫困还有疾病存在的可能,世间还有很多生灵跟这家主人一样,从欢度年过到欢度春节,历经了从毛坯的砖瓦到粉饰的屋檐。

随便聊聊的图片

欢度年过的主题,在不同的风雨人生 、不同的花样年代里一直存在,二十 多年过去之后,容纳了人情世故的老 家村庄,今天已是山河巨变,而让人永不厌倦的回家过年如自己胸腔搏动的心跳与生命一直同步。

 

两年前的除夕,改变人类生活秩序和 世界格局的新冠肺炎疫情成了这个星 球上挥之不去连绵起伏的梦魇,许多 光彩繁茂的希望昨天还楚楚动人,今 天就会因疫情变得光秃寒颤甚至不可 复活。

 

去年如是,今年亦如是,像是习惯了 失信的承诺,熬过酸甜苦辣的海海一 年,希望仍然迷蒙。在苦苦等待与日 夜思念的尽头,家乡的一碗汤羹成了回之不去的梦,欢度过年真的变成了欢度年过,我们不仅希望疫情灭绝,更希望面对疫情时不理智欠智慧解读下生活秩序的正常化,芸芸众生也更期待可盼可及的工作日常和柴米油盐,因为其他都是虚无。

 

疫情还在,欢度年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