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看日记的读者,才是真正了解我的人。

和同学吃饭时,张二奎说,他和媳妇看到廖凡版漠河舞厅时,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我。   哈哈,漠河舞厅能火,…

和同学吃饭时,张二奎说,他和媳妇看到廖凡版漠河舞厅时,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我。

 

哈哈,漠河舞厅能火,廖凡的跳舞,功不可没。

随便聊聊的图片

现在的人,生活节奏太快,都太忙太压抑,需要完全卸下伪装,不管不顾的放纵下。

 

我有个想法,既然同学说,看廖凡版的漠河舞厅想起到了我,我不妨也模仿廖凡跳一下。

 

模仿廖凡跳舞,我什么都不用准备,真实出境就行。

 

我有个绿棉袄,2012年冬天买的,之前穿了六七个冬天。

 

有一次李富贵穿我的绿棉袄回家,李富贵母亲问李富贵,你从哪拾下的棉袄,跟要饭的一样。

 

我还有个毛线棉帽子,有一年冬天,下雪天,我穿着绿棉袄,戴着棉帽子,在南塘菜市场门口买红苕,我说要个最小的。

 

买红苕的大爷看了下我,说不要钱,你拿去吃去。

 

大爷估计把我当傻子了,我说,我有钱,多钱?

 

大爷说,你给五毛钱。

 

这些事以前的日记里都写过,老读者肯定都知道。

 

我平时也不修边幅,头发懒的剪,胡子懒的刮,不在乎形象,和廖凡跳舞的状态真像。

 

都知道我有个毛病,不拍照,不出境。

 

不过学廖凡跳舞,不存在问题,戴上棉帽子,戴上面罩,没人能看见我是谁。

 

现在抖音上,好几个包裹严实的小姑娘,也不露脸,一个比一个火。

 

唯一的问题,就是我不会跳舞。

 

不过看廖凡跳的舞,好像也不难,胡乱跳就行,跳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状态,不管不顾,放飞自我。

 

我先尝试一下,如果能跳出廖凡的感觉,就拍个视频给你们看。

 

生活嘛,开心最重要,大多数人活的累,就是活的太一本正经。

 

包裹严实,跳个舞,出一下镜,也算挑战一下自己。

 

抖音上,有人评论说,熊叔哪天也露一下脸?

 

有个应该是日记的读者回复他,熊叔连声音都不敢露。

 

哈哈,看日记的读者,才是真正了解我的人。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