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租房记

租房小记(一) 那天我在58同城,看到有适合我的出租房,便打通了一个在线电话。电话那端听到年轻女子热情而甜美的…

租房小记(一)

那天我在58同城,看到有适合我的出租房,便打通了一个在线电话。电话那端听到年轻女子热情而甜美的语音,只几分钟,便定下了看房子的事。也就几分钟见到了电话里让人向往的具有人情味的女子。

其实我并不急着租房子,我刚卖掉的房子贷款还没下来,我只是内心着急,房子卖了没有了安定感,想快点住进自己的房子安顿下来。

那天降温,刮大风。

女子身材瘦挑,着一身黑衣服,披肩发,缩着脖子,叫着冷。从办公室跑出来,像一阵看得见的风从办公室刮到车里。我也跟着她身后飞跑,钻进她的车去看房。

几分钟的路,她说了很多话,不停地说那房子有多好,物美价廉,又说一些与我一见如故的暖心话。尽管我知道做这一行的都具备高深的口水之才,可心里却还是认可她是个有情义温暖的人。

很快到了出租房所在的小区,她把车停下,抱着膀子,口中叫着冷,跑着冲向目的地。风实在是大,树木东倒西歪,落叶翻转零落,我迎着风跟着她身后跑,感觉到巨大的风力,快要把我刮倒退了,但我没有觉到冷,因为内心有足够的温暖抵抗寒冷,我内心的温暖有一部分来自于刚认识女子的热心肠。其实只是降温,温度零上六七度,我心理嘀咕,她怎么冷成那个样子。

 

到了出租房,我一眼相中了房子的干净利落。

正如女子不断地絮叨,人与物皆有缘。

回来的路上,她比去时说话更多更激情,因为她听说我要买房子,慷慨激昂要把给我买房子的事包了,愈加亲热随和。

我提到中介费,她笑嘻嘻地说算了,随便给。我以为再好的朋友,工作上要一清二楚,她是在以公司的名义做事。我非让她定个价,她眼睛一眨笑着说八百就好了,别人都是一个月房租的。甚至跟我透底买房子不要买她住的小区,靠植绒厂,白天不排化工废料,夜里排,味道难闻云云。

我很羡慕,她无论怎么说话,都不嫌得琐碎或唠叨,却让人感到舒服。

有好几次,她慷慨地说:姐,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我和她商量,目前并不急着一下子搬家住进去,要等一个月时间,但是自然找好了可以提前半个月入住交房租。因为我知道一般房东期限只是一周,我得说清楚,不要发生纠纷。她满口答应,半个月可以等,要我交三百块钱订金。我不假思索发了三百块钱订金给她转房东,房子就定下来了。我当时以为交了订金就可以等一段时间签合同。结果,下午就打电话让我签合同。我跟老赵沟通,老赵问宽带,管道煤气,电动车如何充电等等。我便问女子,女子变得结结巴巴说不出所以然,还得问房东。她对房子实情一无所知,因为她看样子温婉甜蜜,也就弥补了工作马虎这小缺陷。

这些事情弄清楚之后,女子频频打电话催我签合同。

我这才知道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房东顶多宽限我十天时间必须交房租,我就白交了一个月的房租费。

我意识到自己过于莽撞,对社会的认知力还不够。

我与女子沟通,如果不租了可不可以退点订金回来,因为就两天不到时间,不影响房东出租。尽管我知道订金没有可退的理由,可事实是,仅宽限一天多的时间中介为何让我交订金呢?

我也没打算把订金要回来,我只是用这三百块钱来验证她频频与我套近乎,并拍胸慷慨激昂:“姐,你这个朋友交定了!”

 

真朋友,是要两肋插刀相助的。

温柔可爱的女子,昨天还叫我姐,认定我为朋友的。今天口口声声说大冷的天带我看房子,费口舌与房东交涉为我保住又好又便宜的房子,一个子没见到,图什么。

我觉得她好可怜,做这些是自己的工作,这点认识都没有。

 

其实我只是想证实她拉客户时说的那些话,有多少含金量。

 

只要表个态,承认自己工作最关键的一个细节没跟我说,如果告诉我押金交了立即签合同,我不会同意的。或者作为朋友自己损失点,发个红包表示真诚,我一定不会打开她的红包。可她一直在说自己冒着寒冷跑几趟问房子有宽带,有管道煤气。订金几秒钟发给房东搞定的,房子实情需要挨累挨冻跑几趟,把客户当傻子。

 

我记得去年,我发朋友圈晒老家的冬桃好吃,很多好友纷纷要买。却因为没有在现场亲自采摘,邮寄来的桃子掺着不少落地上的烂桃子。一些朋友跟我说此事,我自己贴钱补给他们。

我以为,我们可以在金钱上吃点亏,也不能无知地看不清自己的灵魂。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把这些如实记录下来发了头条,点了她所在的房地产公司名称,不一会儿,她的上司打电话来吓我,说他们发了律师邀请函,要律师来处理这事情,我的头条影响了他们的声誉。

 

这个世界,真没有王法了吗?记录一下生活,也有罪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