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记忆里,还停留着节气与秧苗

这是4枚,记于2019年7月25日深夜。   坐车租去见客户的途中,话题始于当天炎热的天气,然后就聊…

这是4枚,记于2019年7月25日深夜。

 

坐车租去见客户的途中,话题始于当天炎热的天气,然后就聊到了节气,从三伏到立秋。

 

他说当年乡下插秧,对立秋是很敏感的,因为立秋当天也会有一个时间分割点,比如早上10点,一过这个点,插下去的秧苗以后怎么长都长不过立秋之前插下的。

随便聊聊的图片
于是聊起乡下和崇明……63年生,崇明人,19岁来到上海市区,在杨浦建筑公司干活,彼时月薪53,算是不错,一般的也就48。干了9年,回崇明,在一家铸造工厂开吊车,日薪5块,觉得报酬太低,一年半后辞职,重回市区,学了开车,开始出租车司机生涯,第一年赚了大概11000块,那时大概是97年,香港刚好回归。

后来老婆也过来,学了开车,一起开出租。这两年出租不好开,一个月随便开开吧,也就赚五六千,再卖力点可以到万把块,但那样太辛苦,算了。老婆已经退休了,我自己还有三年就退休了。

 

退休了么就想回崇明养老,自家还有三亩地,现在包给别人种的。但儿子求我们多待两年,帮忙照看孙子,五岁了,再过一两年好上小学了,我们就不管了。

我这一辈子呢,成家、养小孩、开出租、宝山两套房子,老家一套。儿子算孝顺,他们夫妻每个月各赚一万多点,过得去吧,也体贴我们两个老的。我退休了一个月有四千,比我们那边同龄的都多,因为19岁那会儿去杨浦建筑干活就开始算工龄了。

 

聊到这里,刚好到我的目的地,道了别,下了车。走在路上,想了想,人这一生,说长是长,说短也真短,短到半小时就可以聊完了。话虽如此,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天天、一时时、一分分这么过过来的,这样想来,也真的是漫长得紧。

 

重新找到这篇记录的时候,距离记下的那会儿已近三年,也就是到了这位司机当年所说的退休年份。那么,希望他得偿所愿,能够亲近稻田、秧苗和节气,祝他退休后回到崇明乡下的田园生活,能使在外奋斗了大半辈子的他的身心得到抚慰。

世上如果真有(热情)这个东西,那种感觉是非常强烈而敏感的。对地上的尘土、贫穷和污秽、富有及腐败、树木和鸟儿的美,潺潺的流水,映照在池塘里的夜空,都怀着深刻的感觉。你必须对一切景物都怀着强烈的感觉,因为缺少了热情,人生可能会变得空洞肤浅,缺乏意义。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