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小年静悄悄

早晨7点才醒来,老伴说,今天小年了。我说,小年?觉得有些异样。因为以往小年,早已是鞭炮声阵阵袭来,让你睡不消停…

早晨7点才醒来,老伴说,今天小年了。我说,小年?觉得有些异样。因为以往小年,早已是鞭炮声阵阵袭来,让你睡不消停的。
今年却是静悄悄的,肃静的很。
而后,才想到,原来是政府下了文件了,不准在春节期间燃放烟花爆竹了。锦山人民非常自觉,没有一家燃放鞭炮,自然没有以往的小年时节鞭炮声声袭来了。
早先,过春节,有一段民谣:
三星晌午年来到,
丫头要花,小子要炮,
老太太要块儿裹脚布,
老爷子要个新毡帽。
随便聊聊的图片

那时候,各家当家的,除了淘米压面杀猪,准备好过年期间的食品之外,还有这些老人小孩的基本支出都是要考虑的。
那时候,汉族女人裹脚,裹脚布是必须有的。有一句歇后语说:老太太的裹脚布——又臭又长,说的就是这回事儿。过年了,裹脚布总得换换新了。
农村老头儿,到冬天,防寒的毡帽是必备的。过年了,起码也要有个新的帽子才会高兴起来的。
女孩子爱美,首选是花了朵了的,最理想的是穿花衣、花鞋,头上再戴上几朵花,也就是花枝招展了。那就得意劲儿十足,才有了出门在人大百众面前嘚瑟的资本了!
男孩子,虽然也喜欢新衣新帽,更喜欢吃肉,可是最少不了的是得有鞭炮放!
放鞭炮,古时传说是驱逐年一类的妖魔鬼怪,迎来吉祥如意的必备手段和仪式,那震耳欲聋的爆炸之声,足以让那些魑魅魍魉肝胆欲碎,而后逃之夭夭,不敢祸害咱们老百姓了。
以后,社会文明进步了,这一类传说没人相信了,放鞭炮和烟花便成为纯粹的娱乐活动了。不用说官方重大节日典礼活动,就是民间的小型庆祝活动,以至于孩儿生日,娘满月,几乎百分百的都要放一挂鞭乐呵乐呵。这放鞭炮是有一些冒险的事情,女孩子大多胆子小,对放炮玩火不感兴趣。男孩子则不然,男孩子大多喜欢刺激性的挑战活动,放鞭炮那是春节难得的快乐事情。没有新衣服,没有新帽子,似乎都可以,唯独这鞭炮是少不了的。我记得小的时候,有些人家非常困难,过年那是经常换不起新衣服的,特别是男孩子,只要给买一挂小鞭,也叫“干草结”,即使是穿的衣服跟“狼掏”的一样,他们也不在乎了,用这挂小鞭就能度过一个快乐的春节。玩鞭炮,那是舍不得成挂的放,那要把成挂的鞭拆开,一个一个的放。
放这种小炮仗,也有许多名堂,诸如:点燃了向空中扔,看谁扔得高;互相攻击,看谁被打中,即使是没有“炮仗捻儿”,也就是没有引爆的导火索了,我们也要把小炮仗撅断了,放在平台上,用香火直接点燃暴露的火药,引起对着“呲花”。我们把这种玩法送一个名字叫“老头儿呲老婆儿”。
因为放鞭炮需要花钱,因为社会有穷人和富人,人们也把放鞭炮称之为“撒手穷”,或者是说,“土包”放炮,“光棍儿”听响儿!
其实,这玩意儿是一个公共娱乐的东东。
社会发展了,经济发达了,放鞭炮不再是奢侈的事情了。巨大的需求刺激了鞭炮烟花产业,由此,不但是烟花鞭炮厂家,屡屡出现生产安全事故,就是消费者在燃放中也常有炸伤人,引发火灾的事情。还有一个更重要问题,像我们这样人口密集的国家,只要人人都来做一件事情,那几乎就是一场灾难!
因为我们大家都放鞭炮,空气质量就完蛋了!环境就十分恶劣了!
于是,人们便开始思考,开始尝试禁止在规定的时间段燃放爆竹烟花,发达的地区这样做了,我们这里也开始禁止在春节期间燃放了。
这是好事!我举双手赞成。
这样,今年的小年就静悄悄了。
这本来是好事儿,可是也有人有意见。谁啊?就是那些卖鞭炮的小商小贩们!
有一个烟花爆竹临时营业摊位的业主对我说,每年都是年前办一个临时执照,卖几天烟花爆竹,赚些钱,贴补家用,否则也是“猫冬”。每年都有些利润,今年算是崴了!肯定得赔钱了!不知道禁止燃放了,要知道的话,也就不干了!那样,也就不用交培训费、管理费了,也不用花着路费等跑锦山了!
这还真是一个问题。
全市临时从事烟花爆竹销售的有多少人?他们花了多少培训费?多少管理费?赔钱了没有?赔了多少?会不会影响他们的生活?会不会返贫?
作为政府,我们什么时候下达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通告,那些管理临时销售的政府部门应不应该提醒这些“临时工”们,告知风险?
现在,这部分人可能有经济损失,我们要不要采取一些补救措施?
因为,我们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府!
这是我们的初心。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