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老的母亲

老家打电话来,说母亲病重,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感觉母亲将会在此时此刻,走完此生。听着电话的同时,忍不住放声大哭…

老家打电话来,说母亲病重,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感觉母亲将会在此时此刻,走完此生。听着电话的同时,忍不住放声大哭,对母亲的依恋,此时显得格外强烈。

放下电话,各种电话请假,折腾了一上午,总算准许出京。于是简单收拾行李,奔赴车站,赶上每天唯一一趟通往老家那趟火车。坐在车,心情一直平静不下来,看着窗外的雾,犹如我此时的心情,灰暗不堪!

母亲的身体,入冬以来都不是很好,尤其是近两周以来,高烧不退,饮食困难,身上多处由于血液循环不畅,导致的淤血溃疡。用了各种方法,依然不见好转。

实际上,在这两周里,我每天都有很多幻想:想着或许过一阵子,母亲的身体会出现奇迹!因为母亲一生经历的磨难太多,这次依然是上帝在考验她,不会有事的;有时我也会自我安慰:想着母亲年事已高,之前应该是生活如意,吃喝无忧,即使母亲这样走了,已属生老病死之常情!然而,当真听到母亲病危那一刻,我还是觉得悲痛难忍!坐在车上,眼泪不止。

母亲的很多话语,仿佛就在耳边。常听母亲说:“无论你多大的岁数,在母亲眼里,永远是她的孩子”。我如今很有体会,并且感到,无论你有多大年龄,仍不愿让父母老去!我们也常说,你陪我长大,我陪你慢慢变老,这是多么温馨的一句话啊!当真让你看着父母一点一点的老去时,又是何等的割心难舍!因为一旦老去,将今生不再相见!

在家陪母亲的日子里,总觉时间过得太快!每天早晨按时起床,生火烧水,打扫庭院,洗漱吃饭。帮母亲洗脸时的情景,是那么的熟悉。记得年幼时,也是这样的冬天,不爱洗手洗脸,母亲一边哄着,一边拿着毛巾在我脸上赶快擦几下,有时调皮,母亲刚擦一下我就跑,母亲把我抓回来,用自己的腿夹着我的腰,头揽在怀里,快速的用毛巾擦洗,洗完还不忘了给我那冻得通红的脸上,擦上“香香”。现在是母亲躺在那里,我在给她洗脸,她却没有任何的回应,但我依然告诉母亲,我在帮母亲洗脸,并且擦上“香香”。我相信在母亲的心里,会有知觉的,虽然她一直昏迷着。

我妹说我对烧火情有独钟。家里电气齐全,何苦烧火生灰?她不懂,我觉得每天火苗炯炯,青烟缭绕,方觉得是过生活,才是与母亲一起生活的样子!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一直怀念与母亲一起生活的那十几年。虽然那时年幼无知,任性无惧,但是快乐而无忧。无需为学业劳神,亦不用为吃穿担忧。母亲日出而作 ,日入而息,安逸平和。那时总觉得母亲无所不能,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决。无论是田里的庄稼活,还是家里的缝补浆洗,或者是厨房里的锅碗瓢盆,母亲全能信手拈来,母亲就是我的一切。

比如在外面受委屈了哭着回家,母亲会给我安慰,从不打骂;需要自己想要的衣物时,找母亲,母亲会千方百计地满足我;我有当年超常的想法——我想出去闯一闯,母亲依然超出常人的支持我。母亲思想很守旧,对其它事情亦很执拗,只有对我们姐妹几人的学习与人生的选择上,很是随我们各自心愿,从不强求与我们。

也是母亲随了我们各自的心意,一个个地离开了母亲。在母亲需要我们时,我们却因种种原因,而不能床前端茶送药。甚至像母亲如今这般模样,我亦不能在母亲身边有过多的停留,很是愧疚难耐!人生若能象流水,悠悠不断,没有尽头,该是多好!世间如没有生离死别,我们是否亦没有了所谓的肝肠寸断!明明知道生老病死之常事,但几人能有平常之心呢?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