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慢走不送

夜已至深,身边的女儿已酣睡入梦,被子胡乱裹在身下,露出光溜溜一对小脚丫。隔着两道门也能清晰听到隔壁房间传来一阵…

夜已至深,身边的女儿已酣睡入梦,被子胡乱裹在身下,露出光溜溜一对小脚丫。隔着两道门也能清晰听到隔壁房间传来一阵阵空空的咳嗽声,那是儿子这个冬季爆发的第二轮小感冒,咳嗽,低烧,症状雷同,庆幸抵抗力随年龄增长,几次物理处理无需太折腾也便自愈。

 

莫泊桑在《一生》中说过一段话:“生活不可能像你想象得那么好,但也不会像你想象得那么糟。其实人的脆弱和坚强都超过自己的想象,有时,可能脆弱得一句话就泪流满面,有时,竟发现自己走了很长的路。”

 

生活啊,总是由时不时蹦出的挑战和细微平淡的日常组成。已经记不清从何时起,被催着赶着片刻不停留却又下意识地奔往中年妇女的康庄大道。每当别人问起年龄,从未脱口而出确切数字,总要先算一下,掰半天手指惊讶地发现:哦,不过四十出头而已。

 

累过,哭过,委屈过,偶尔回头,看到那个从未曾想过会成为现在样子的小女孩,干干净净清澈如水地站在记忆深处,但也就遥遥地看一眼,挥挥手,拍拍尘,埋头继续赶路。

 

前不久看完后浪出版的法国图像小说《海边的露露》,无论绘画、叙事方式还是译文,都给人行云流水的舒畅感。有读者评价“是一部充满日常、人性,形式与内容完美契合的漫画:随处都能感觉到作者对笔下人物寄予的柔情。”

 

长得不好看也不难看话不多不引人注意的平凡中年妇女露露,作为3个孩子的母亲,在阔别职场16载后选择重新找工作返回社会,但事情并不顺遂,无法离开家庭泥潭的她,断然拔掉自己接入社会和家庭的各种根系关系,开始了属于这位中年女性的无目的游荡,做回自我掌控的自由人,而不再是谁的妻子谁的母亲。这对于捆绑在诸多关系中难以解脱的人来说,是何等的慰藉。“这一刻,背部肌肉倚靠在岩石上,她觉得自己感受到了地球的自转。”

 

今年零零散散杂七杂八看了不知有没有50本书,另有四五本躺在床边处于烂尾状态,之前从未接触过的图像小说打开了我的新世界,从《我们能谈点开心的事吗?》开始,借阅完因为太喜欢又下单买了一本收藏,文字幽默加漫画表达,每幅画都带有强烈的生活感,幽默文字背后掩不住深切的忧伤,边读边笑边流泪,子弹击中的感觉。

 

今年最欣慰的事情莫过于父母还好,父亲虽有痼疾,但也没有变得更坏。即将步入古稀之年的母亲在众亲邻协助下独立完成了一项大工程,把危房好多年的房子重新翻修,没变动承重主体,屋顶瓦片地面侧房换新。即便如此,收拾房子这种劳心费神的大事情,老太太操持完也累够呛。老人家自从学会寄快递,隔三差五就把她对我们的惦念和牵挂以各式各样的吃食寄过来。所以,如果说这世上存在永恒,非父母对子女的爱莫属。

 

回头望,为人母十多年以来,虽养育一双儿女,却走得踉踉跄跄并不稳当。没有参考答案,没有预设脚本,边做边学,即使踩过一次的坑也无法避免再踩第二次。当了妈的人,貌似也没有什么迈过去就豁然开朗的坎儿,每几年就换一个新主题。有时不免想用自己的付出修正孩子的成长, 但无论如何竭尽全力,孩子们总会因各种原因挣脱剧本向你证明:那是你左右不了的,他们自己的人生。如其所是,而非如我所愿,可能才是给孩子最好的祝福,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

随便聊聊的图片

感恩养育路上的一路同行的小伙伴,让我切实体会到“举全村之力”共同育娃的“高级模式”。孩子们自行商量,自己决定,共同玩耍,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的社会交往能力逐渐增强,学习社交规矩,学会配合别人的“生存之道”。一年玩下来,抗挫能力有了,规则和分享也懂了。那个曾经紧紧护着自己东西谁也不让碰的“小气鬼”逐渐变成哪怕新得到一个喜欢的玩具也会主动邀请好朋友一起分享的“大方妞”。有时看着满桌一颗颗圆滚滚无忧无虑的小脑袋就会觉得:生活真美好呀,只剩天真的笑。

 

还有我的三五闺中蜜友树洞群,夜半三更用不动声色的倾听将不为人知的伤心变成照耀心底的明媚。

 

最后依然照例引用小林漫画里的两张图,祝福我所有亲友把2021年的负面压力“嗖”地释放掉,所有破事儿烂事儿都滚好不送,溜溜达达身心康好走进2022年。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