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了

我想起小时候过除夕的场景。 那时,若是在自家过年,我们家就我和爸爸、妈妈三人。在我十岁那年,我们家就自己建了一…

我想起小时候过除夕的场景。

随便聊聊的图片
那时,若是在自家过年,我们家就我和爸爸、妈妈三人。在我十岁那年,我们家就自己建了一栋小楼,过年的时候,母亲起得最早,先是将整栋小楼里里外外全部打扫一遍,然后再燃气一炉火红的炭火,再到院子里点燃炮竹,瞬间,整栋小楼开始“噼里啪啦”地响个不停,接着,周围邻居们居住的平房、楼房、木房、砖房里也就跟着“噼里啪啦”地“欢唱”起来,真的就像是一首怎么也演奏不完的“新年交响曲”。那时,每年的除夕,我都是被这些“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吵醒的,然后换上头天晚上就准备好了的新衣,梳洗完毕后来到父母跟前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有的时候,母亲会笑嘻嘻地塞给我一个红包,红包里不过是三五块钱,我却高兴得跳得老高。有的时候,母亲也会故意敲敲我的小脑门儿,带着笑跟我说:“快来帮我干活儿。”具体干什么活儿呢?如今,我都有些不记得了,是不是帮妈妈在灶台边烧火?或是到自家菜园里拔一棵又大又甜的红萝卜?亦或是将爸爸头天写好的春联、和妈妈在市场上买回的门神贴到各张大大小小的门上?总归,都是开心快乐的活儿。每年的团年饭我们都是在中午吃的,一些邻居家也有在早上吃的,还有特别早吃的,天还没亮,他们的团年饭就吃完了,说是要抢个第一。直到现在我还想不明白,天还没亮就吃饭,且是大鱼大肉的,到底能吃下多少?

 

除了在自家过年外,有一些年份,我们也会去外婆家、奶奶家过年。外婆家和奶奶家都在山里,很高很高的山里。小时候,山里是不通公路,不通电,没有商店的。出门全靠两条腿,夜晚就靠点煤油灯,因为没有商店,所有东西都是自产自销。大凡过年,我更喜欢到外婆家去过。在外婆家有很多跟我年纪差不多大的表姊妹,在那里,我可以和他们肆无忌惮地放烟花,到山上玩捉迷藏,把一只野鸡赶得满山到处乱窜,还可以爬到高高的树上去看看有没有鸟蛋遗留在鸟窝里。在那里,全村的大人们一到过年的时候就会聚在一起打的打糍粑、磨的磨豆腐、炒的炒炒米、做的做甜酒,反正,各家把各家的东西都按量聚在一起,全村人一起劳作,然后再按量又分发劳动成果,一派热闹隆重的烟火气息。

 

如今,在城市里过年,倒是少了许多儿时的热闹。但有电视里传出来的“新年好”,有微信朋友圈里的相互祝福,有小区里挂起的一排排红灯笼,有厨房里摆着的大鱼大肉,有一家人聚在一起的温暖气息,年的味道也是有的。那就好好地珍惜、真心地祝福吧,祝福所有人新年快乐、阖家幸福、万事如意!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