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身馍馍

又是一轮的开始,空气里似乎可以嗅到丝丝缕缕生发的气息。 近乎于山雨欲来时你闻到的那些许水汽。 不得不惊叹于古人…

又是一轮的开始,空气里似乎可以嗅到丝丝缕缕生发的气息。

近乎于山雨欲来时你闻到的那些许水汽。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不得不惊叹于古人对于年的推演,万年不变的历成为一种规矩,叫我们不得不去遵循属于年的规则。

有没有三十都可以过除夕,新一轮太阳爬上天空的时候,已是虎年。

 

年的味道确实是淡了,不能放鞭炮,便失去了烟火气。

也许只有那象征着喜庆的春联是对于传统年的一种坚守,但多数人忘了,它最早的名称是“桃符”,和鞭炮、真火一样都是用来驱祸辟邪的。

我们放弃的,也许是对于传统文化的自信。

文化是什么,也许会有另一种解释:文化是我们千百年来延续下的一种生活方式。

 

洗漱的时候看到昨日刮完胡子的脸上还残存着几根长短不齐的胡茬,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明媚耀眼。

 

妻子执意叫我吃了她新烙的油馍再走。

她说大年初一吃油馍有讲究,说油馍有另一个名字叫“翻身馍馍”。

一张葱花饼,一碗新煮的米汤,里边浮沉几颗花生,几粒玉米,一颗红枣。

 

村口的疫情防控点,看到原来的同事小杨在那里跺脚,她以此来规避户外的冷。

中原街上陆陆续续的已经挂了许多彩灯。

 

连续几年疫情和春节连在一起,我不得不怀疑原来故事中的“年”真的就是一个给人间带来瘟疫的凶兽。

会所里一个月嫂在大厅给远方的家人通话,隐约听到她和孩子互道珍重,嘱咐孩子要乖,要好好学习……

 

人世间有种种无奈,和月的阴晴圆缺一样,一年一年。

新的一年开始了,让我们满怀希望,开始新一轮的周而复始吧。

 

虎年吉祥!

诸事顺遂!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