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的麻将就是我们小时候玩的。

今天大年初二,去我舅家。 小时候过年,最爱来的就是我舅家,我五个舅,八个表兄弟,娃多热闹。   最关…

今天大年初二,去我舅家。

随便聊聊的图片

小时候过年,最爱来的就是我舅家,我五个舅,八个表兄弟,娃多热闹。

 

最关键的是,我小时候爱打牌,小学二年级就开始玩炸金花赌钱。

 

在我村,父母管的严,不让我打牌,怕我成了赌徒。

 

来我舅家,没人管我,我舅村,全村男女老少都爱打牌,我外公爱打牌,我舅我妗子爱打牌,表兄弟也都爱打牌。

 

听熊叔妈说,我老外公一辈的人,也都爱打牌,以前他们村地多,打牌把一半地都输给了邻村。

 

我爱打牌,赢多输少,小时候没钱,过年打牌赢点钱,就是最大的快乐。

 

过年在我村,父母不让我打牌,我只能偷着去打,跟村里的孩子,记得有一次和邻居去村西头打牌,赢了一口袋硬币,熊叔爹去找我,我赢的钱不敢装回家,让邻居先帮我装回去。

 

过年来我舅村,没人管,我可以尽情打牌赢钱,毫无顾虑,晚上几点回家都行,我舅留着门,晚上也不找我。

 

在我村,晚上九点我不回家,熊叔爹就全村找我。

 

想想,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那会儿,我和表兄弟都是小孩,父母和我舅我妗子还都年轻,外公外婆是老人。

 

现在,外公外婆不在都好多年了,我舅我妗子和父母都成了老人,我和表兄弟们也都三四十岁了。

 

表兄弟的孩子们,小的和我们那会儿大小差不多,大的比我们那会儿都大了。

 

今年,一个表姐都当外婆了,两个表姐的孩子都结婚了。

 

恍若隔世,时间好快,稍不留神,爷奶辈的人就没了,父母辈的人就老了,我们都成了中年人,小一辈的孩子都长大了。

 

吃过饭,老一辈人说话拉家常,都开始说老了身体不好了。

 

小一辈的孩子们,像我们小时候一样无忧无虑的打麻将,玩的麻将就是我们小时候玩的。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