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孤独,只有自由

1 此刻,立春后的第二日上午,阳光正好。 我先翻开了昨天收到的新书。但是看到阅读器,又打开了前晚没有读完的《活…

1

随便聊聊的图片

此刻,立春后的第二日上午,阳光正好。

我先翻开了昨天收到的新书。但是看到阅读器,又打开了前晚没有读完的《活出生命的意义》。阳光打在纸书和电子书上,有一种恬然的安静和美。目光落在阳光里,思绪却悠悠飘向远处。

耳边,H先生正招呼着小天儿和爷爷奶奶一起回老家:“你知不知道,老家还有你一座房子呢!”H先生的语气颇有几分得意。而这种得意明显不是来自于那座自建成后就没住过的房子,也许来自于房子所在的地方是最先滋养他的土地。

但这个成年随我在外奔波的小男生还不知道“家族”、“谱系”的意义,也不太清楚为什么昨天那个来走亲戚的三十多岁的人他却叫哥哥。

我忽然想,按照习俗,我死后,是要被埋葬在小城南边的那个村庄,那个让H先生“得意”的地方,那个我只短暂停留过几次,却没有住过一天的地方。幸好目前没有事实可以证明人死后会有感知,否则,我是多么不甘让自己呆在那里,哪怕是一捧骨灰。

可是,有极大的可能,我逃脱不掉被埋葬在那里的宿命。从迈入婚姻的那一刻起,我就失去了“根”。盛满了我童年记忆的村庄我是回不去了,更不可能在那里拥有一抷黄土。一袭漂亮的婚纱残忍地割断了我从小就生活在其间的家,自花车启动的那一刻起,那个家就变成了“娘家”,第二天回门就成了走亲戚。和我睡一张床的姐姐成了亲戚,从小一起玩耍着长大的弟弟成了亲戚。多么冷冰冰的“亲戚”。

前几天,姐姐打给我2000块钱,附言是:恭贺乔迁之喜!

我说心意收下,钱可以省了。但姐姐说:“收了吧,礼尚往来。”

我的心一阵酸楚,手在屏幕上停了很久,我想说:“亲姐妹,怎么就需要‘礼尚往来’了?”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去。

我明明知道,我战胜不了这“礼尚往来”。

2

 

去年春节曾写过一篇《让人分裂的春节》。

今年好多了,没打算在家里招待亲戚,年前的各种准备就少了大半。昨日在酒店一笼统地招待了原本分几天陆续来访的亲戚,花点小钱,落个清静。今天我和女儿留在家,又躲过了一场应酬,获得此刻坐在阳光里码字的自由。

是的,我一个人时,从来不觉得孤独,而是我欢喜的自由。

所以,条件允许的时候,我还是愿意在外漂着,这意味着一种自由,无论作为女性,还是作为一个独立的人。

对于我这个中庸的人来说,目前最好的生活状态就是:有家可回,但也有不回的自由。

此时好像应该请出那句经典的诗句: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纯然的无束缚的自由并不珍贵,珍贵的是被某些东西束缚着,人还能幸运地获得一些自由。

3

 

昨晚老魏咖啡馆里讨论《爱的艺术》。

我一只耳朵听着讲座,另一只耳朵和一双眼睛陪着小天儿看了《雄狮少年》。咸鱼强和阿猫阿狗追着阿娟的车,告诉他“只要鼓点还能在心中响起,我们就是雄狮!”时,我泪流满面。多少人心中都有“雄狮”,但只有少数人能活成“雄狮”。

雄狮,就是经历重重磨练,最终成为的那个最好的自己。

电影放完后,我专注地听了讲座最后魏老师和干老师的发言。很多东西都知道,听,像是一次次温习。早上没起床,以1.5倍速又把整个讲座听了一遍。我发现,我很难聚焦到具体的案例,就好像我不是一个故事型的人,而是一个哲思型的人。我喜欢“干货”,但这个世界上,至少在教育领域,干货好像真的很少,无非就是那几条道理,看具体的人怎么具体地去应用它们。

所以我非常赞同干老师那篇文章的题目:整天谈孩子的人生多么狭隘。

我不会从小处着手去给一朵朵花(一个个孩子)捉虫,我就觉得,把他们养在花园里,给他们阳光、雨露,尽己所能地为ta们打造一个良好的生长环境,剩下的,就是一个个生命自己的事了。我这个生命还有那么多事要忙,那么多未曾体验过的东西要去尝试和感受,没有精力再过多地给予你们什么。

所以,爱人的方式在很大程度上是自爱。活好自己,有能力给予自己爱的人以阳光、雨露,在尘世的爱中歇脚,在超越尘世的更大空间里飞翔。

干老师在最后的发言中说:你不要去信仰身边不可靠的,同样有毛病的凡人。你要去更大的文化中去找。

这个“文化”就是“蜜”,是热爱,是信仰。

4

 

写到这儿,忽然不知道接下来该写什么了。

原本就是因阳光而起,拈一根“孤独和自由”的线,随意起文,那么也便这样随意地结束吧,这也是一份自由。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