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是真好笑,现在是真好笑

明天就开工了,其实早就开工了,以前给企业打工有所谓的开工大吉,给自己打工,天天都开工,天天都大急。 &nbsp…

明天就开工了,其实早就开工了,以前给企业打工有所谓的开工大吉,给自己打工,天天都开工,天天都大急。

 

今天早上在街上走,闻到了一股味道,就在路边,那种混在寒冷空气中的新春过年的独有的童年味道,转瞬即逝,但很熟悉。味道这东西,你很难像颜色一样去取一个好听或难听的名字,只能说:这味儿我熟。

随便聊聊的图片

过年大家骂两桩事儿:一个是中国男足,一个是春节晚会。

 

其实都不应该骂,因为这桩事都没有什么可骂的,但是挺多可笑和可怕的。之前我写过一篇文章:中国男足,实在不行就解散吧!| 齐桐 ,这还是写在男足1:3输给越南之前,后来再看了那场球的结果,呵呵,说都懒得说了。

 

有人说,添堵,觉得堵是你自己血管不好,心脏不好,身体不好,归根结底还是脑子不好,想得太美,本来就是种病。

 

球没踢好,节目不好笑,有什么好骂的,最应该反思的问题是:为什么?

 

这个“为什么”的背后,才是最让人觉得悲哀和无力的地方。中国男子足球国家队这些伙计,他们踢成什么样有什么样的水平,一届又一届的教练,从里皮到李铁到李霄鹏,他们哪一个心里没有数,为什么不能选一些踢得更好的人上场?废话,没有啊。这一波队员已经是国内最顶级的男足运动员了,这一点,球迷们大可相信是真的。那为什么会这样?你觉得为什么会这样?

 

春晚,以前是真好笑,现在是真好笑。

 

说真的,以前我们如果有现在的电子设备,娱乐手段和平台,大家可能也不会一家老小盯着电视只看春晚过大年,但不管怎么说,以前的一些相声小品真的很好玩,很好笑。今年的春晚,有的节目,一点也不好笑,结果上了台,真是好笑。

 

可是,你们以为春晚的导演不知道有的节目不好笑吗?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那为什么明知道不好笑还要让他们上呢?你觉得为什么呢?

 

因为不管是足球还是春晚,还是那句话,都逃不开在中国有一个东西叫体制,在我的老家山东以及许多北方的城市,只有两类工作:一类叫体制内工作;一类叫others(其它).

 

于是“好笑”也被硬生生地分成了:体制内好笑和others.

 

这就非常可悲和可怕了。当一个体制内好笑要在2022年的相声作品中演唱《军港之夜》的时候,当要在2022年讲给百姓说广东人怎么说话时,当一个七十岁的艺术家要站在舞台上要给年轻的喜剧演员打个样时,这种好笑就真的非常体制内了,自然也就是真的非常好笑了。

 

别说广东人说话唱歌了,我以前开会经常被领导说:泰瑞,我丢你啊……

 

中国足球的道理是通的。14亿人搞不好足球,真的说不过去,但是又真的说得过去,因为在我们国家有一个东西叫体制,足球嘛分两类:体制内足球和others.

 

那有人可能会说,你看女足刚把日本给办了,也是体制内,你怎么解释?我解释不了,如果说在足球世界有一种学说叫:玄学。那么中国男足则称得上玄之又玄,如果非要我解释,我只能说一句:这就是足球。

 

我不敢妄议体制,乱加评论。只是有一些希望,希望在未来的社会可以看到:

 

有些百姓喜闻乐见的节目,就让百姓闻得见,看得见,不要说删就删掉了,如果真的删掉了,给百姓个说法;

 

有些百姓不喜欢看的节目,如果导演自己也觉得不好笑就不要播了,不然会很好笑;

 

希望在我们国家可以有自己的全民足球青训和小学、初中、高中、大学足球联赛,很多的孩子喜欢踢球,他们中大部分人都不会为国效力,甚至不会成为职业球员,大部分人会度过自己平平凡凡的一生,会成为大哥,成为大叔,成为大爷,但他们想要有自己的热血青春,想要有一种从草根通往体制的通道,一种可能性,一道热血的光。

 

足球再这样搞下去,真的没人看了;春晚再这样搞下去,也真的没有人看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