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笋记之二·落花

在家乡,我们把去山上拔笋子叫做“落笋”,我支教的山村,人们叫做“打笋子”,关于笋子的这一系列文章,我就入乡随俗…

在家乡,我们把去山上拔笋子叫做“落笋”,我支教的山村,人们叫做“打笋子”,关于笋子的这一系列文章,我就入乡随俗,写作“打笋子”。

随便聊聊的图片

4月18日,星期四,天气晴朗。放学后,几个学生邀我们一起去罗汉坡打笋子。拿好口袋,我们就出发了。

去的路上,遇见一位老奶奶背着一大袋笋子回来,不得不佩服当地这些勤劳的老者,生命如竹子一般坚韧。

到了竹山,进林,我们一行人就分开行动了。

与我在邻近位置打笋子的是一个三年级的小女孩小琴。别看这个小琴平时说话轻声细语,不紧不慢,打起笋子来,动作也是利落。每走一段路,小琴都会叫一声“雷老师”,我也跟着回应“哎——小琴”。若不是有这些孩子带着,一个人在竹林里穿来穿去,还真有可能会迷路。

我们先是沿着竹林往下找,一路下到山谷,听到不远处男孩子的声音,原来是早我们一会儿来的那几个孩子,现在正要往回打笋子了。这几个男孩子打笋子可厉害了,每天放学后来,都能打到二十多斤笋子。

“老师,你打到多少笋子?”一个男孩子凑过来。

“老师才打到一点点,没你们那么厉害!”

在山谷处,我们又碰到了另一个女孩子小凤,小凤是背着书包来打笋子的,看她也打了不少笋子。

“老师,我们到那边去打吧!”

我在后头跟着小琴小凤,下到山谷最低处,又翻到对面的一座山,慢慢地打上去。

“老师,这个给你。”小琴把刚才扳的笋子递给我几根。

“你自己拿着吧!老师打这么点就够了!”

“没事,我已经打得差不多了!”小琴朴实地笑着对我说。一路上,小琴都特别照顾我,我反而成了那个走在后头、需要照顾的人了。

“老师,你的头发上有花!”小琴惊喜地叫道。

我这才注意到地面上落了一地黄色的小花,林子里也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只知道打笋子,在林子里急窜,都忽视了这么美的花儿。

打完笋子,回去的时候,已经起了大雾,孩子们背着自己的劳动成果,三三两两,成群结队,走在草地上,走向回家的路。

落花不语,青山有意。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