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着时光的河流前进

读林清玄散文,他说作家还是比一般人幸福,因为留下了作品,因而保留了时光,镌刻了情感,使一切逸去的,留下了余音遗…

读林清玄散文,他说作家还是比一般人幸福,因为留下了作品,因而保留了时光,镌刻了情感,使一切逸去的,留下了余音遗响,活色生香。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不是作家。

虽然以前也喜欢时不时地记下一些平常日子里的碎碎念,但真正让我能够坚持的,缘于2020年底在信阳师院培训的时候,赵海山教授说他每日都会记下五百字,一年下来就是一本书。

我从没想过要出书。

就我这水平,出了书也一定是放在书架某个不被人注意的角落,上面积满灰尘,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图片。

但每日记录五百字,看起来好像并不难啊,倒是可以试试。事实是常常不知不觉就会敲下一千字。

工作室要求利用这个假期整理去年一年的随笔,零零碎碎乱七八糟的整理了一部分,没想到竟将近三十万字。

但这些文字用朋友的话说就是“小人物、小事件、小语言、小境界、小见识、小见解”,离真正“有深度”的“文学作品”差得何止十万八千里,将这些碎碎念打印成册,我都觉得有浪费纸张的嫌疑图片。

 

写字的人会一天天皱纹更深,鬓发更白,但文字总会维持它最初的样子,幼稚的依然幼稚,开心的依然开心,感动的依然感动。

 

每当重读自己的小作,仿佛循着时光的河流向上游前进,两岸花树宛然,群山微风依稀,好像重活了一次。

这是林清玄的感受。

 

我的碎碎念,是不是也是一路温暖,一路明媚呢。

 

此刻,天空月儿时隐时现,只希望有缘路过的你,也能够看见明灭,看见幽微,看见美!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