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民师的那些日子(四)

现在的寄宿学校,无论是初、高中,还是大、中专院校,校内均设有食堂饭厅,一个个卖饭口被不同的经营者承包。为盈利他…

现在的寄宿学校,无论是初、高中,还是大、中专院校,校内均设有食堂饭厅,一个个卖饭口被不同的经营者承包。为盈利他们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打造出的各类菜肴和主食琳琅满目,色香味俱全。孩子们可以任选自己喜欢的买来吃,家长完全没有必要担心孩子在学校会吃不好,你只要给他钱,大部分孩子还是不肯亏待自己的。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们那时可没有现在的孩子们有条件。学校的伙房里专门做饭,没有饭厅。天热的时候,毒日头底下站半天队,饭口里打了饭菜,几个同学随便院子里找个荫凉,或蹲或站地聊着天就吃开了;到了冬天,寒冬腊月,滴水成冰,即便没有风雪的日子,在露天儿等半天,哪个不被冻得缩脖儿跺脚的?打了饭菜,捧着热乎乎的饭盆,赶紧地逃回宿舍或教室里去吃。

我们的饭菜很单一,每顿饭只有一种主食,一种菜。吃,是它,不吃也是它。主食大多是馒头、面条,有时蒸顿包子或大米饭。菜呢?都是应季的,多是熬着吃。夏天,熬青菜,熬冬瓜,熬茄子,熬小油菜;冬天不是熬白菜就是熬萝卜条子。而且熬什么,连着几天都是什么。大师傅们把菜剁吧剁吧,锅底放油,油热菜往锅里一扔,大铲子翻炒几下,洒上几把盐,加足了水就开始“熬”了。一大锅菜,没有肉的时候,看不到几点油星的,除了盐味,谈不上香甜,清水煮一般。盛到盆里,菜和汤各占一半。这种”珍珠翡翠白玉汤”是中午的佳肴,一早一晚多是干粮米粥,菜多是咸菜,有时是中午的剩菜。

我看现在的年轻人爱吃的火锅,就是水煮菜。下面的火烧着,锅里咕嘟咕嘟煮着菜,捞着吃,吸哈吸哈的,吃得很上瘾。我原以为这有啥好吃的呀?这不就是水煮菜吗?其实不然,这水煮菜非我们那时的水煮菜。首先,火锅底料佐料齐全,味道自然就鲜美;其次,菜品丰富多样,荤素搭配,想吃什么,自选;再次三五知己雅室之内围炉而坐,谈笑之间慢品慢饮,情调、氛围有了心情自然妙不可言。

我们那时候因经济条件和物质条件所限制,人们的胃还没有被山珍海味和美酒加咖啡浸染和腐蚀,仍保持着它的本真和纯净,粗茶淡饭只要温饱就行。我们这些从农村出来的学生,或多或少吃过苦经历过艰难,那时又不挣钱,花一分得翻着掌子向家人要,没条件也不能对饭菜加以挑剔。何况在家里又怎样呢?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农村,虽然人们生活水平大大提高了,隔三差五的集上割点肉,可谁家也不会天天吃肉啊,只不过是炒菜油稍微多点,也没几家精烹细做的。我们都明白,我们来这里是求学的,不是来享清福的,吃现成的就不错了,还有什么可抱怨的?肚子饿的咕咕叫了,什么金黄饼子烂菜饭,缺油少水,填满胃袋就好,照样说说笑笑吃得津津有味,末了菜汤兑水都美滋滋地喝个精光,然后劲头十足地去读书学习了。

你或许会说这样的饭菜不是很绿色很保健吗?还真是啊,现在人们一日三餐一年四季顿顿美食,大鱼大肉,花样翻新,天天过年似的,早吃得脑满肠肥,吃出了糖尿病、脂肪肝、脑梗塞等系列富贵病。味觉迟钝了,胃抗议了,身体亮也红灯了,必须改腻为清淡了。过去被我们厌烦和排斥的素食素菜却成了人们舌尖上的诉求,甚至连野菜都丑小鸭变白天鹅,身价倍增,被请进了五星级饭店,奉为“座上宾”,美其名曰:“绿色养生”!可我们那时天天清汤寡水,胃里没意见才怪呢?馋虫都得饿死。只不过是我们志不在此,意志能把控欲望罢了!

所以肉包子,熬肉菜自是大家企盼的。当饭菜的香味从伙房里弥散开来,氤氲了整个校园的时候,学生们的味蕾被触动,耸耸鼻尖,舌下生津,胃里的馋虫开始蠕动,心有灵犀地相互欣告着:“蒸包子!”“熬肉菜!”“早点去!”,兴奋溢于言表。

下课铃一响,早有同学从桌兜里抽出饭盆健步如飞地奔伙房去了。往往这时候伙房的两三个打饭口前长龙一样排满了队,显得比平时拥挤了些。最前面的人一手端了菜盆,一手用筷子串了两三个馒头糖葫芦似的举着走了。站在队尾巴的人有点急不可耐,踮脚伸颈地向前面张望,生怕饭菜卖完自己捞不到吃似的。有的同学禁不住菜里那几片肉几根粉条几块豆腐的诱惑,狼吞虎咽三下五除二就把饭菜消灭了。而有的同学先吃菜后吃肉细品慢尝,过日子一样省细着,好让幸福的滋味慢慢浸润身心。吃顿熬肉菜或吃顿肉包子,双唇像涂了无色唇油似的闪着光,微腆着肚心满意足地踱回宿舍小憩或去教室学习了。

我从小不吃肉,别人这时奢侈一把,我反倒省了,打两个剩馒头,剩咸菜一裹,喝杯开水就是一顿。记得当时我们每个月发大概三十来块钱的生活费,回家几次不在校吃,有时回家带来点烙饼炒菜什么的,可省下几顿饭钱,一个月我们女生也就吃二十几块钱吧。有时候学校的饭菜实在是吃腻了,想换换口味了,几个同学就相伴去外边吃一顿。或小店里吃碗炒面条,或道旁摊上来碗饸饹,或吃个凉皮就烧饼。就这些放到现在不是家常便饭吗?谁还稀罕?可当时它们较之于学校的饭菜已经算是好的了。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那家小饭馆豆芽炒面条的味道:面条筋筋道道,豆芽脆脆生生,吃到嘴里满口生香,余味无穷!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