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到今生读已迟

从超市出来,门口处一货架上堆着许多书,一年轻的女孩子在售卖:“全部五折哦——” 我并不是个爱书如命的人,但还是…

从超市出来,门口处一货架上堆着许多书,一年轻的女孩子在售卖:“全部五折哦——”

我并不是个爱书如命的人,但还是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货架上小山似的分门别类放着一摞摞的书,居多的是名目繁多的“作文”书和一到六年级的口算题卡练字簿,家里没有小朋友,所以直接略过。

转到另一面,是一些大部头的书,四大名著,芥子园画谱等,包装看起来还不错,价格也便宜到离谱。

挑了一本《资治通鉴》,是因为喜欢文言文还可以顺便再复习下历史。

另选了一本《宋词三百首》。

家里是有《宋词》的,只是搬了新家后没有带过来;再说家里线装版的《中华美文》也收录了从先秦开始的诗词、曲赋、散文,可看到宋词还是会爱不释手,读着那些长短句的时候,就会觉得唇齿生香。

 

很多时候,我读书总是功利性的。因为要用到,所以才会去读,比如专业书籍的每日打卡,比如要写论文时的参考借鉴。

所以啊,跟我回家后,又怕他们逃不过被搁置到书架上,许久可能都不曾被翻阅的命运。

朋友说,我们总是有一种错觉,好像书买回家就代表自己看过了一样,深以为然啊。

随便聊聊的图片

恰巧读到林清玄《三生石上旧精魂》里的一个故事——

这是和苏东坡齐名的大诗人黄山谷的亲身经历。黄山谷是江西省修水县人,这故事就出自修水县志。

黄山谷中了进士以后,被朝廷任命为黄州的知府,就任时才二十六岁。

有一天他午睡的时候做梦,梦见自己走出府衙到一个乡村里去,他看到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太婆,站在家门外的香案前,香案上供着一碗芹菜面,口中还叫着一个人的名字。黄山谷走向前去,看到那碗面热气腾腾好像很好吃,不自觉地端起来吃,吃完了回到衙门,一觉睡醒,嘴里还留着芹菜的香味,梦境十分清晰,但黄山谷认为是做梦,并不以为意。

到了第二天午睡,又梦到一样的情景,醒来嘴里又有芹菜的香味,因此感到非常奇怪,于是起身走出衙门,循着梦中的道路走去,一直走到老相续.信太婆的家门外,敲门进去,正是梦里见到的老妇,就问她有没有摆面在门外,喊人吃面的事。

老太婆回答说:“昨天是我女儿的忌辰,因为她生前喜欢吃芹菜面,所以我在门外喊她吃面,我每年都是这样喊她。”

“您女儿死去多久了?”“已经二十六年了。”

黄山谷心想自己正好二十六岁昨天也正是自己的生日,于是再问她女儿生前的情形,家里还有什么人。

老太婆说:”我只有一个女儿,她以前喜欢读书,念佛吃素,非常孝顺,但是不肯嫁人,到二十六岁时生病死了,死的时候对我说她还要回来看我。”

“她的闺房在哪里,我可以看看吗?”黄山谷问道。

老太婆指着一间房间说:“就是这一间,你自己进去看,我给你倒茶去。”

黄山谷走进房中,只见房里除了桌椅,靠墙有一个锁着的大柜。

黄山谷问:“里面是些什么?”

“全是我女儿的书。”

“可以开吗?”

“钥匙不知道被她放在哪里,所以一直打不开。”

黄山谷想了一下,记起放钥匙的地方,便告诉老太婆找出来,打开书柜,发现许多文稿。他细看之下,发现他每次试卷写的文章竟然全在里面,而且一字不差。

黄山谷这时才完全明白他已回到前生的老家,老太婆便是他前生的母亲。

老家只剩下她孤独一人。于是黄山谷跪拜在地上,说明自己是她女儿转世,认她为母,然后回到府衙带人来迎接老母,奉养终身。

 

后来清朝的诗人袁枚读到这个故事曾写下“书到今生读已迟”的名句,意思是说像黄山谷这样的大文学家,诗书画三绝的人,并不是今生才开始读书的,前世已经读了很多书才有今天的成就。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岁月如梭,在有限的时间里煎熬着看别人光芒万丈。

虽说“书到今生读已迟”,那即便是从现在开始读,也总是聊胜于无吧。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