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肉飘香

“好吃!好吃!真好吃!” “你就知道吃。半夜三更的,你在吃什么呀?” 老公把我从睡梦中推醒。原来我是在说梦话,…

“好吃!好吃!真好吃!” “你就知道吃。半夜三更的,你在吃什么呀?” 老公把我从睡梦中推醒。原来我是在说梦话,我梦见自己又在老表家吃腊肉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的老家在湖南省桃江县武潭镇。今年春节过后,我们一家人有幸回老家。今年表哥93岁,表嫂92岁。他们住在农村里,年岁最大,又热情好客。我们准备正月初二先到表哥、表嫂家去拜年。一提起农村的表哥表嫂,他们家的腊肉又使我垂涎欲滴了。我最喜欢吃他们家的腊肉。
初二这天下午,我们刚到他们家门口,那股腊肉的味儿就扑鼻而来。我心里想:我三年没到他们家了,他们家的吊楼上还熏有那么多腊肉吗?他们家的火炉里还是烧的柴火吗?他们会不会留我们吃晚饭?我们还能不能吃到他们家那种红红的腊肉?想着想着,口水又来了。
三点左右,我们来到了表哥的家。虽说表哥的三个儿子都有高楼大瓦屋,可两老觉得农村里的木房子通风透气,空气新鲜,住了比城市里舒服些。他们不肯离开老屋。知道我们的到来,他们全家人站在门口热烈欢迎我们。一进门,我情不自禁地朝厨房里望了望。原来的木房子没有变,火炉里依然跳跃着红红的火苗。火苗上腾起一缕缕青烟。顺着青烟向上望去,我惊呆了:楼幅的横梁上搁着无数根木头,木头上吊着不少于200斤腊肉。鸡、鱼、鸭、羊……数不胜数。这些腊肉表面看上去是黑黑的,油油的,还有薄薄的灰尘。每块腊肉的一头都用青竹篾片牢牢地系着,然后用一根根木棍子套着这些串好的肉搁到楼幅上,再用慢火天天熏烤。他们家烧的是柴火,在火炉里烧火,人可以一边烤火一边熏腊肉。他们家楼幅上的腊肉至少熏了二十几天。看上去是黑黑的了。
贤惠的表侄媳妇要留我们吃晚饭,我们毫不客气地答应了。是亲情?是想吃他们家的腊肉?我们真的留下来了。侄媳妇从楼幅上取下了一块熏得黑黑的腊肉。孙女看着这块腊肉,翘起了嘴巴。“我们晚上就吃这个吗?油乎乎,黑黑的,很脏的样子,能吃吗?”我点了点头。“这就是腊肉,是我们老家正宗的土猪腊肉。”表嫂说:“去年我们家喂了两头猪,全部吃的是青草,米糠,红薯,红薯藤等,没有吃饲料、激素。是真正的放心土猪肉。我们两头猪自己杀了一头,两百多斤,一斤也没卖出,全部留给自己吃。这楼幅上的腊肉,自己的,全部是土猪肉。”我感叹着:现在农村里富裕了,过年还自己杀一头猪吃。这是我们小时候想也不敢想的!时代变了,国家富裕了,农民生活步入小康了。

我还在沉思,侄媳妇拿来一块茶枯,三下五除二,拿起柴刀在茶枯上砍了几刀,把砍下的碎茶枯放进盆子里,用开水泡一下,把茶枯渣子过滤掉,再把腊肉放到茶枯水里浸泡一两分钟。真神奇呀!表侄媳妇只用丝瓜筋在腊肉上磨擦了几下,原来黑不溜秋的腊肉改变了面:腊肉皮黄黄的,肥肉部分透亮亮的,瘦肉部分深红深红的,整块腊肉玲珑剔透,散发岀诱人的香气。
表侄媳妇把大块的腊肉切成小块的,然后放到火炉中间大大的吊锅子里,在吊锅子里加上足够的水,盖上锅盖,再在火炉里不断地添加柴火。就这样,人在火炉边烤火,火炉中的大吊锅里煮着很多腊肉。表侄儿开始煮饭,表侄媳妇在厨房里准备其它菜。
饭菜准备好了,表侄媳妇打开大吊锅子上面的锅盖,只见锅中的水沸腾着,锅中的腊肉在锅里翻滚着,跳跃着,欢笑着,散发岀一阵浓浓的香气,好象在向客人们表现着新年的愉快!表侄媳妇用筷子夹起一块肉试了一下,觉得肉煮好了,就在有腊肉的大吊锅里先加上冬笋,(冬笋是山珍,稍带甜味)豆腐干……
开餐了,喜欢吃酒的吃酒,喜欢喝饮料的喝饮料……各取所需。我毫不客气地先夹起一块腊肉:深黄色的皮下是透明的淡黄色的肥肉,肥肉下是淡红色的瘦肉,这种肥瘦相间的猪肋骨肉足有五层,是真正的五花肉。我仔细地瞧一瞧,这腊肉的皮、肥肉、瘦肉的颜色各异;品一品,味道带着甘甜;闻一闻,香气沁人心脾;嚼一嚼,感觉令人终生难忘。
表哥、表嫂不断地往我们碗里夹腊肉,表侄媳妇用长长的大筷子不断地往大吊锅里添菜。火炉中间的大吊锅里总是热气腾腾,散发着诱人的腊肉的余香。我们在表哥家尽情地吃,尽情地谈笑,尽情地回忆往事,尽情地畅想未来,尽情地享受着美好的时光。表哥家给我们带来了无穷的乐趣。
表哥家的腊肉给我留下了深深的记忆。临走时,表侄媳妇打发我们一大块腊肉。孙子再也不嫌弃腊肉油乎乎,黑黝黝的了。他毫不犹豫地提起腊肉,高兴地放到汽车的尾箱里。表哥家的腊肉永远飘香,香飘四海。表哥家的腊肉使我们回味无穷!我做梦都忘不了表哥家的腊肉!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