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儿岩的传说

话说东汉末年,群雄割据,刘备、关羽、张飞桃园结义后,屯据汉中,以巴蜀为依托,筹集军饷,招兵买马,共图大业。有一…

话说东汉末年,群雄割据,刘备、关羽、张飞桃园结义后,屯据汉中,以巴蜀为依托,筹集军饷,招兵买马,共图大业。有一天,张飞好酒贪杯喝得酩酊大醉,刘备正要和他商议大事,可再三叫不醒他,把个刘备气得火冒三丈。于是下令命张飞酒醒后独自前往四川成都招兵买马、征集粮草。如若招不到兵马、征集不到粮草,休得回来见我。第二天,待张飞酒醒后军营中就有人如实说明了昨天的情况,张飞自知理亏,也不好去跟大哥刘备理论,于是提矛挎刀骑马带了几个随从由汉中往成都进发了。在西乡牧马河边让战马吃饱喝足后,直奔拴马岭,已是黄昏,就将战马拴在一树桩上,在此留宿一夜。次日,张飞经捞旗河、晒旗坝、过高桥,穿水河沟,翻火石垭,踏过红鼻子垭豁,走曹家湾,下金竹湾,过茶园,穿枫橡树扒,一路翻山越岭、爬坡上坎,走密林穿竹扒,真累得是汗流浃背。有诗为证:

翻山越岭沟壑深,穿林破雾往前行。
一路怨气无处泄,哪管道旁好风景。

张飞一路旅途劳顿,苦不堪言,策马提矛,好不容易来到红庙子,右手提绳勒马,将左手长矛递予右手,抬起左手放在眉毛上举目一望,顿时傻了眼,此处悬崖峭壁,红白二庙,相互对峙,遥相呼应;猴洞岩与鹞子岩,翘首相望,互露峥嵘;从白岩洞流淌下来的河水叫啸不停,直奔格塘溪,与楮河交汇。两面山势险峻,石梯羊肠小道人行都十分艰难,胆小者路过此地都会直冒冷汗。张飞只好下马歇息。后就有了“歇马台”之地名流传至今。

随便聊聊的图片

 

张飞歇过之后一想,此处前不着村,后不挨店,方圆几里也没有个人家,此乃不是久留之地。务必马上离开。于是,张飞叫醒随从,打起精神,让一大汉牵马,几个随从分左右看护,掌的掌,拉的拉,护的护,几个人围着大马,一步一石级,一步一歇息地离开了“歇马台”,此处虽不足百步,但里面是陡峭石壁,外面是悬崖陡坎,确实太险要,把几个随从都吓得大汗淋漓,把战马也吓得抖漓打颤,所幸不远处有一个宽大的绝壁平面石崖,高约四丈,宽两丈有余,石崖顶端前倾,下面呈现出丈余见方的干燥处,平时可挡风避雨,是路人在此歇息乘凉的好去处。怎料这匹马走到此处再也不走了,待张飞举鞭正要抽马时,发现不对劲,这马是被吓惨了,肚子里的小马保不住了,迫不得已提前流产。张飞顿时手软,收起马鞭,托起早产的马儿,放到干燥处,待母马回头细看,闻了闻,舔了舔,又用嘴掀了掀,发现小马儿没有气息,于是,望天长啸三声,泪流满面,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后人就把这里叫“马儿岩”。

岁月推移,天长日久,日月风化,此马儿就变成了个石马儿,它两脚前伸,尾巴连在石壁上,昂首挺立,两耳高高耸立,听闻溪流潺潺,两眼炯炯有神,放眼观茅坪良田沃野,眺望葫芦颈紫气升腾,垂涎刘家沟炊烟缭绕。此后,茅坪、葫芦坝、刘家沟一代,风调雨顺,土地肥沃,人勤春早,物产丰富,老百姓过着舒适安逸的富裕生活。又有一诗可证:

歇马台翼德遇险,马儿岩洒泪未干。
葫芦颈鱼水妖娆,刘家沟富饶民间。

 

若干年后,刘家沟刘氏家族繁衍发展到好几十户人家,人丁兴旺,团结和睦,以庭院而居,最先住上了土木结构的瓦屋,个个精神抖擞,户户富裕发达,招得方圆数十里地人们的羡慕,有的甚至是妒忌。本来相安无事的舒适生活没过多少年,就闹起了土匪,楮河上下最赫赫闻名的当数王三春,他四处烧杀抢夺,诈取民财,无恶不作。但几次到刘家沟都没有得逞,很是生气,可又无可奈何。一日,王三春去兴隆山寺庙求道士问过究竟,道士闻言后,一番焚香化纸拨珠掐算,拉王三春到耳边小声说道:此乃是红庙子悬崖处,有一精壮有神的石马儿眷顾着刘家沟,你怎能轻易有获。王三春哪听得这话,转身连一个招呼都不打,离开山庙,约几个心腹,带上土制炸药,直奔红庙子坡上那“马儿岩”。王三春攀岩走壁沿石级气喘吁吁找到了目的地,看那石马确实膘肥体壮、威风凛凛、器宇轩昂、很是不凡。但他一想起那刘家沟屡攻不下,怨气爆起,他也顾不得休息,命几个土匪布置好炸药,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精壮的“石马儿”魂飞魄散,体无完肤,没有了踪影,石壁上原石马儿尾巴处,留下了钢钎粗细的一个石眼,石眼前有大搪瓷碗样的石窝一个。是日深夜狂风大作,刘家沟数院落顿起熊熊烈火,浓烟滚滚,所有房屋灰飞烟灭,沉睡的百姓无一幸免,家禽牲畜一个未留,怎一个“惨”字了得。当夜,北方狂风撒野,从茅坪方向往南压来,将刘家沟的烟火扫向水田坝,所幸有格塘溪河流阻隔,此河以北植被烧尽,留下了遍地火石,后来人们为了纪念那夜惨状,将此地命名为“火石梁”流传至今。

 

 

那夜,幸有一女外出走亲戚,免过此劫,后怕王三春饶她不过,就带上亲戚送的衣物食品,翻爬到柳庄与庙坝交界的山梁上,筑石墙为寨,隐居为生,后人就命此梁为“刘氏把寨”。从此刘家沟也再也没有姓刘的居住于此。再后来康小连率康氏家族在此繁衍生息。所以,至今刘家沟康姓居多。

 

有道是:

百姓富裕乐居业,土匪横行多作孽。

神马护佑积善德,道士语破天机灭。

 

 

王三春炮轰“石马儿”后,石壁上那石眼里数十年都流着血一样的红水。随着时间的推移,药厂、石笋河、小西山等地百姓的繁衍生息,人口逐年增多,每逢“赶集”路过马儿岩的人,在此歇息的也越来越多,很多人沿石级攀登到此,都口渴万分,难以忍受,原来,流红水的石眼里就慢慢流出清澈的泉水,随时将那石碗装得满满的,从不溢出,也不干枯,长年供过路上下的行人解渴乘凉。二十世纪末,水柳路在阵阵炮火声中修成,人们都从公路而行,“马儿岩”的水也逐渐干枯了。留下的“石碗”也被修路人用水泥填满,很难找出原来的模样,可能是祈求:美好的生活到永远,再莫因“马儿”起祸端。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