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登连城山

整个春节期间基本都闲逸着,加之天气略寒,人大多都不太爱走动,“每逢佳节胖三斤”已经成为常态。面临着孩子们马上开…

整个春节期间基本都闲逸着,加之天气略寒,人大多都不太爱走动,“每逢佳节胖三斤”已经成为常态。面临着孩子们马上开学,最近因为过年,生物钟都乱了,想着要给他们调整回来,还因为闲逸太久都憋着一股洪荒之力的缘故,老公提议我们全家一起去爬一次连城山。十岁的儿子很期待,因为他一次也没有去过,十九岁的女儿笑了笑说“好啊,一起,谁怕谁”。呵呵,这话的弦外之音明显是把我们提前放入老年组了吧?

随便聊聊的图片

今天,是壬寅年正月十三。闹铃在清晨六点将我们叫醒,说好了谁也不许耍赖,洗漱后穿好衣服和登山鞋,带好少量准备好的吃的喝的,我们轻装上阵了,此时,差一刻钟七点。

作为我们土生土长的褒河人,连城山,褒河两岸,石门栈道风景区,乃至花果山,都已经成为我们出门给外乡人介绍家乡的代名词了。

 

步行穿过316国道,经过褒河大桥,到达连城山脚下的石门栈道风景区大门口,我们只用了十二三分钟。哈哈,你别以为我们是飞毛腿,我们只是本就居于此处而已。大多旅游爬山的这会儿肯定是要在这稍作停留的,比如拍照什么的,而我们就不必了,熟的很嘞。而且说实话,天还是麻影亮,不知道今天能不能看见日出呢,想到这我们就都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

进山口的路面近几年不知是勉县褒城镇连峰村上,还是陕西理工学院的,反正已经给硬化了,这会儿走在他们新修的柏油路上,很想吼几嗓子逗哄逗哄他们——来呀,路修这么好咋没人来收买路钱呢?哈哈!

 

向北向北再向北,向着北边的大山只管走就是了,只管走。路虽然这会儿不是柏油的了,但是还宽着,也够平整,只管走。一口气走了约四十分钟,路面越来越狭窄,路况也没有先前的好了,两边的干草干枝也越来越高越来越多了,我们都微微的出了一身毛毛汗,这时才顾上回过头看看。东方的云是红的,太阳就窝在那朵红云后面,它派了朝霞出来打前瞻,想看看它今天用不用来上班。“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怕太阳再给我耍个麻脸花,想起几年前那次爬连城山,下山的路上下起了大雨,搞的我一双凉鞋两脚泥,下山凉鞋就成了豁耳朵,想到这我这会儿就想往回走。老公听我说这话,笑话我“瓜怂,那次是夏天嘛,你今天想叫它给你下雨它也给你下不大……”嗯嗯,已经走到“好汉坡”了,还没有到“回心石”哩,不能让两个娃儿笑话嘛,走,继续!

 

“好汉坡”是爬连城山的第一站,你可别小瞧了它,你看看,我百十米长的褒河大桥这会儿在身后的脚下就是个一扎长的带带。陕理工不小了吧?连馒头山都真的只比馒头大不了多少。慢上坡啊,要不你看我们咋都一个个都跟“烂逃兵”一样,不过,“好汉”我们是当定了,连这十岁的娃也是。

连城山,北坡还有鸡头关,鸡头关上七盘岭,鸡头关下是褒河。褒河可不是你以为的这么局限,它可是我们汉中汉江河的一个大主流河系,流经宝鸡,太白,凤县,留坝,汉中五个县市,走留坝马道这边起,称之为褒河,由汉台这边的梧凤乡孤山村那边汇入汉江河,全长175公里,积水面积3900多平方公里哩,历史悠久贡献庞大。不过,这会儿连大坝顶子上的发电站都在我们脚下隐身了,你说我们算不算好汉!

 

弯弯绕绕走走停停,一路高压线斜拉横织,这得要投入多少人力物力啊,想来还是“人定胜天”啊,几千年来人们利用自然利用智慧科学更先进的造福了人类。一个地势稍微平整点的开阔地呈现在眼前了,居然还有比我们早上山的嘞,两个五十多的老夫妻背着行李包带着登山杖在这边坐着歇脚呢。娃儿率先一屁股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歇气,这是第二站“回心石”到了,好多爬山旅游的,过了“好汉坡”走到“回心石”,歇上一会儿就不想再往上走了,打道回府,所以,这块儿石头就叫“回心石”,检验你是不是“真好汉”,就在这会儿了。歇就歇吧,人家可没说不去了,拿出饼干零食旺仔牛奶都加了点能量,就又满血出发了。

 

八点二十分,太阳终是负了我们,不过不下雨已经是很好的了,不能过高的要求什么是吧?我们翻过了又一个山头,连峰山,一路偶尔看见一块块刻着字的大石头,有些看不清刻字内容,有一块上面刻着“上善若水,天人合一”。上次大火后的痕迹已经基本看不出来了,记得一七年过年的时候,连城山失了一次大火,火借风势,烧毁了不少树木。不觉到了“连峰古寺”,这是一个佛家古寺,不知道始于哪朝哪代,据同行的老两口说这寺庙有六七百年历史了,好像说是明朝就有了,只是年代太久古迹不再,眼前的是刚重修好的寺庙。因为我们家里老人的信仰不同,(老人是基督教受洗过的信徒,要求家人不得入寺进观)所以我们只打眼瞧了几瞧,没好近前去打扰佛寺清净。一路走一路逛着,山间大多还是一片枯黄,偶尔一片松树泛着浓浓的绿意,扎眼的是枯草里红红的“救兵粮”,还有我们雷达般的眼神,因为爱挖兰花的老公又在心怡的兰花跟前忍不住下了花铲。挖就挖吧,大自然的馈赠,这么多年基本上也算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了。

 

继续向着最高处进军,约莫半个多时辰,终于到了真正的连城山主峰,不知是前几天哪天下的雪还没有融化完,一大片一小片,亦或斑斑点点的到处都是。这里是周围最高的山峰,山上有明代洪武年间的一座道馆,“连城观”,同样因为年久失修风雨侵蚀的原因,展现出来的还是经过现代修葺一新的,只在个别的地方还能看见过去的旧的痕迹,一堆形态迥异的青色瓦砾孤单的向我们诉说着历史的悠久,丫头还特意将这些破碎陈旧的瓦砾拍了照片留存。观外鸡鸣狗吠一派生机,茅屋鸡舍石磨盘。几株干枯了的曼陀罗吸引了小孩子们,顺便又在孩子们面前秀了一把不太专业的植物学知识,听说有毒,他们也就只拿手机煞有介事的拍了两张照片留存。沿着逼仄的山路再往山顶上走,就是最高峰“雷公殿”了,一排十二三米的房子,里面供奉着蓝脸雷公,威严狰狞,小孩子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了,殿外檐下只有约六十公分左右的台阶可以供登山者们四处眺望,站在这里向四面望去立马就想起那句古诗“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山风呼呼迎面吹来,褒河大桥,虹桥,花果山的大桔子雕塑此刻都看不清,(须晴日方能见得真貌)只感觉天也近了,云也亲了。有两个后来者居上的小丫头,是在我们褒河街上的西安医学院附属汉江医院(原职工医院)实习一年多快走的实习生,从来没有来爬过连城山,实习期快满了,不想留有遗憾离开此处,一路从连峰古寺到连城观,再到雷公殿虔诚的拜了又拜,也不知道到底是佛法无边还是道教功德无量,总之许的一定是美好又可以实现的愿望吧。千百年来国人之所以信奉和大肆修建庙宇道观,不都是祈求一个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吗?只要信而不迷,许下愿望并为之奋斗努力就有可能实现,不奋斗不努力神仙也救不了你,就算是上帝拯救你还得你伸出手才可以。

 

站在这海拔1600多米的高峰上,我们都觉得今天的爬山行动是值得的。就不说出汗排酸健身这些了,三个小时的爬山行动,单一的动作,冬季寡淡的风景,强大的体力活动,考验的是我们的体力和意志力,人生会面临很多次的挑战,我们是向着目标坚持不懈还是不断放弃或者不停调整努力的方向呢?这都是要靠行动力来说明的,相信这样的行动在生活中只是很小的一个挑战,愿我们都在现实生活里过五关斩六将一路走向春暖花开。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上山的时候是满怀希望的,下山的时候我们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支撑呢?首先,娃儿是以胜利者的姿态下山的,昂首阔步疾风而驰,好几次喊都喊不住,心情好是一方面,下坡借势是另一方面。是时候叫到身边来教育一番了,于是,又免不了一顿说教,什么胜不骄败不馁啦,什么一百减一等于零啦,什么稳中求胜勿百密一疏啦,哈哈,爬个山也能爬出几十个人生哲理出来,不知道是大人容易还是小孩容易。其实人生就是这样,没有一个人是容易过了的,总是一个目标实现了又一个迈向下一个目标。人生就应该给自己树立一些正确的小目标,一个一个去实现,生活才不会迷茫,这样的人生才更有意义,才不至于于计划外被现实打败而俘虏……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