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的魅力

喜欢雪,与年龄无关。多年来,对于雪的喜爱,有增无减。如今,正是正月元宵之际,来一场瑞雪,当是添些情致和雅趣。 …

喜欢雪,与年龄无关。多年来,对于雪的喜爱,有增无减。如今,正是正月元宵之际,来一场瑞雪,当是添些情致和雅趣。

儿时对雪的喜爱,单纯的因为雪天,可以理所当然的坐在被窝里,等着母亲端吃端喝,即便是上厕所,母亲亦会以外面冷,把便盆拿进室内。我于我姐在被窝里,看着母亲在屋里忙前忙后。一会母亲给我们拿点火盆里烤好的红薯,一会拿点火盆里炸的玉米花,大豆等。目的是我们不到外面疯跑,湿了棉靴、棉衣。

记得我们的棉靴、棉衣、棉裤,母亲自秋天便开始动手做起。棉靴底子需要一针一线的纳,靴帮要用新棉花,这样穿起来柔软暖和。母亲做针线活儿相当麻利,一只棉靴底子,一下午便做好!母亲做针线活儿时,我时常在母亲身边问:“这一双靴子是我的吗?我的什么时候能做好?”生怕冬天来了,我的棉靴做不好!母亲常会说:“都有!都有!放心吧!不会耽误你冬天穿的!”得到母亲肯定的回答,方可“放心去玩”,儿时的想法就是这么简单,且容易满足。

再大一点时,下雪可以不去上学,一个学生最大的快乐莫过于放假。通常因为下雪,学校便放假。乡村的孩子们,雪天是何等的快乐!这时母亲再也管不了我们了,雪的吸引,超越了母亲的烤红薯。我们成群结队的在雪地里打雪仗,堆雪人,至玩到村里炊烟升起,家长们那悠长的呼喊声,我们似归巢的鸟儿,扬雪飞奔而起。进屋前,父亲会拿起鸡毛掸子,浑身上下抖个遍,棉衣内外皆是雪。即便如此,从没觉得有凉意,雪已不再是雪,是我们的一个特大“玩具”而已。

随便聊聊的图片
再大一点时,学了那么多关于雪的诗词,更是愈加的喜欢雪。如“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中学时我们家窗外有一大片竹林,每每下雪,夜间我一直期盼着有如此声音,竹子折了,大块的雪扑通扑通的砸在地上,这样的情景该是何等之美?但是终究没有听到过。

后来长大了,不再幻想夜景,一直梦想着 “窗外正风雪,拥炉开酒缸: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在这冰寒之日,需温一壶滚烫的酒,才能真正的释怀解意,笑傲平生。不管来年有雪或是无雪,对雪皆是一样心肠,情意不减,相逢有期。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