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再信任这个世界了

1   素来,我都不太关注网络事件,更不会参与到讨论中去。 一是因为确实没多大兴趣,安顿好自己就够难…

1

 

素来,我都不太关注网络事件,更不会参与到讨论中去。

一是因为确实没多大兴趣,安顿好自己就够难了,哪有闲心去管别人的事;二是屡屡看到事件反转,这使我更加确认,我们与绝大多数网络事件的真相之间都隔着比横跨大西洋还远的距离,每个人都以自己的理解和视角在发表或长或短或认真或潦草的见解,但这个社会是多么复杂!人和人性是多么复杂!我们无法从众网民一传再传的描述中推测出真相,分析出事件发生的真正原因,干脆就不为它们分配过多的注意力资源,努力做好自己的事就是我对这个世界的力所能及。

所以我没有微博,不看新闻热点,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教圣贤书。朋友圈几乎是我了解外界信息的唯一通道。

也正是从这个通道,近日我了解到一个15岁的男孩儿服安眠药自杀了,一个28岁的男体育老师跳楼了,一个19岁的女孩儿夺冠了,一个铁链女生了8个孩子……

2

 

我没有关注谷爱凌,虽然她夺冠的那一刻是我唯一观看的冬奥会现场直播。因为女儿那天一反往常睡到近中午的习惯,在我从卧室里出来时她已守在电视机前等着谷爱凌的纵身一跃。

个人的成功,我很少把它上升到GJ的层面。个人比赛的集体感、荣誉感比女足这类团体赛更弱,对很多运动员来说,“为国争光”可能只在某个瞬间才会被短暂地放大,大多数时候,大家更关注自己能不能夺冠。

15岁的刘学洲和28岁的男教师,都让人惋惜。在很多网友恨铁不成钢地说“为什么不打回去”的时候,我却能体会到让他打回去有多难!一个28岁的壮小伙儿,还是体育老师,出拳反击就那么难吗?对他来当然难!他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他还没有力量反抗的权威和这痛快一击后会产生的后果。“男”和“体育”都是他的标签,貌似充满力量,但真正决定他行为的是他的性格和内心的勇气。

这两个小伙子最终都选择以死来了断自己所承受的一切,所以他们被放在了公众的焦点之下,由一千个哈姆雷特来评说。哈姆雷特们为他们惋惜的同时又觉得这种选择不值得,但是对他们来说,选择活下去比选择死亡需要多得多的勇气。

我们也都曾经有过觉得自己撑不住的时刻。如果那时我们选择像刘学洲和体育男一样一了百了,别人也会认为不值。但那一刻,我们自己知道心里承受着怎样的千钧之重,却四面楚歌无法突围。直到咬着牙撑过所有,活到现在,别人才会说:呀,你看人家活得多精彩!

刘学洲和体育男如果不选择赴死,也没有人会知道他们曾忍受过怎样的痛苦,扛过了怎样强烈的从这个世界一走了之的念头。他们若没有用这种极端的方式在世间掀起一点点波澜,他们的痛也便不会被人知晓和理解。这世上还有很多人经历过和经历着内心巨大的痛苦,没有做出极端的选择可能是因为还有希望在。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扛过去。如果痛苦在生命中的比重远大于快乐和希望,没有人能逃脱那样的选择。这也是我们要尽量给予儿女、家人、朋友等身边人更多爱的原因和价值。爱,自由,是我们活下去的最重要的养分。当我们还有一点点扛下去的勇气,痛苦就可以发挥出它的价值,使我们更强韧,于是我们因此而蜕变,甚至进化、修炼出更强的快乐的能力,歌唱着走向死亡。

3

铁链女事件,我是不忍细想的。

同为女人,稍微一想,便已锥刺般疼痛,于是在繁忙中有意选择粗略划过,就像我无法做到同情我眼睛所能看到的每一个处在社会底层的街坊四邻,除非我跟他们有面对面的接触。比如傍晚去西边的那条马路上买菜,我总愿意多付几角或不让他们抹去零头,因为那带着泥土的胡萝卜和用不同颜色绳子捆着的青菜,可能是他们刚从地里挖出来的。

而铁链女离我那么远。

这世界的黑暗一直在,我一直知道。

最初看到杨某侠的照片,与我曾经在出生的乡村和生活的小城看到的疯女人没有两样。她们或患有精神病,或智力低下,短发凌乱,面颊脏污,我并没有觉得触目惊心。写到这儿我忽然想起,我出生并成长了七八年的那个四合院对面,就住着一个疯女人,她和她的男人的样子在我记忆中都模糊了,他们也有孩子,后来他们的院子空了,我再没听说过那一家子的下落。

也许铁链女真的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吧?可能病重一些,到了伤人的地步,所以才被锁起来。没有牙齿?舌尖被剪?确实是攻击性太强了吧?八个孩子?过分了!纯粹把精神病人当作生育的工具!那个晦暗的角落啊!

这是我最初对此事件的粗略认知。

后来,看到一张图,李莹与杨某侠的对比照。

不,不是真的,肯定是巧合!可能只是长得像,只是长得像。不能是真的,千万别是真的……

李莹的叔叔也说是他侄女?不,他可能是看到照片太激动,因为两张照片确实很像啊!但视频截图中铁链女的照片没有对比照中那么像,也许只是照片的角度、光线等恰好与李莹的照片相吻合,一定不是一个人,千万不能是一个人……

我宁愿铁链女就是个精神病人,这样,对于她来说,痛苦会少一点……

后来,事情好像真的铁板钉钉了,确实涉嫌拐卖,但不是李莹。我的心好像放下一些。

但是昨天,看到丰县籍作家王圣强的发声,我忽然有种强烈的直觉,铁链女极有可能就是李莹!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成了最强烈的预感的时候,支撑了多少天的“不愿相信”一下子就垮塌了。

前两天刚写过《总控制不住想看朋友圈怎么办?》的我,昨天几乎没有漏掉朋友圈里任何一篇有关丰县事件的文章,也包括北京女孩被拐六年的事。

无法平静了。

因为,因丰县事件所牵连出的各种买卖人口的信息汹涌而至,我忽然想:我是怎样晕着胆子活了这四十多年?

4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是个安全感很强的人。

 

我总是相信世界上的好人是绝大多数,坏人只是那么一丢丢,而且还不会被我遇上。什么一个人走夜路,一个人走偏僻处……我从小到大都走过不知多少次。只是偶尔有一点点害怕,会加快些脚步,大多数时候,我胆子还是挺大的。

 

昨天读着那些文章,回想起我读师范时,有一次周末回家,说不清是当时拉我们的大巴车坏了把我放在路边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反正十六七岁的我就背着包在马路边站着。后来是坐一辆大货车(半挂车)回去的。那是我第一次坐那么高那么大的车,好像活到现在也只有那一次吧。驾驶室里是两个陌生男人,跑长途的人常有的样子,年龄大概二三十岁。我上不去,是被拉上去的还是被推上去的都不记得了,就觉得坐在那么高的车上,视野跟平时也不一样了,还挺新鲜。我也闪过一丝他们会不会把我拐卖了的念头,但只是闪过而已,最后我还是平安到家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如果是现在,我一定不敢坐上那辆车。

 

想起女儿读高三时,她需要去她学籍所在的学校办手续。当时她一个人在运城,我也不想总麻烦运城的朋友,所以就让她一个人坐车去。她的学籍所在校离她就读的学校大概有半个小时车程。那次她打车去办完手续后打算坐公交车回学校,在等公交车时,遇到一个猥琐男,远远地朝她做些污秽的动作,幸好公交车及时到了,她迅速跳上车逃离了现场。给我打电话时还惊魂未定,说被吓坏了,真的被吓坏了。我隔着电话感觉到她的惊恐,我说以后不要坐公交车了,还是打的吧,但谁能确保打的就是安全的?

 

但那时候我只是觉得是巧合,遇到这样的事件的机率还是很小的,仍然没有觉得需要警惕。

 

现在回想,一身冷汗啊。

 

上个学期,小天儿几次都是放学后自己回家的。因为我觉得学校离家就几百米,他只要注意红绿灯和过往车辆,应该没问题,我们小时候不都是自己上学吗?

 

但是前两天,我拉着他的小手去他同学妈妈的店里取资料时,路上,我特别认真地叮嘱:以后一定不能自己回家!如果放学了妈妈没有去接你,你就去跟小雨玩或在门卫室等我,一定不要自己回家!

 

他问我为什么?

 

我说因为这个世界上有人贩子,他们拐卖妇女儿童,摧残折磨他们,最近网络上就报道了发生在徐州丰县的一起事件……

 

是的,我不再信任这个世界了。我活了四十多年的安全感被由丰县所引曝的这类事件炸成一地残骸,我需时时叮咛儿女注意安全,叮咛学生们注意安全,因为这个世界危机四伏。直到保护我们的法律强大到为我们筑起一道屏障的那一天,我才敢放松警惕。

 

刚刚看到“央视新闻”发布,江苏省委省政府决定成立调查组,对“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进行全面调查。

 

江苏在我心里一直是教育的领跑地,是比北方走得更快的地方,是值得信任的地方。看到这条消息,就又燃起了一丝希望,愿真相早日大白于天下,愿这个世界越来越好。

 

图片

 

最后还想说:网络一直是把双刃剑,它能杀死刘学洲,也能解救铁链女。愿它更多建设,更少摧毁。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