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那是一条羊肠小道,夹峙在悬岩峭壁和荒草野藤之间,高低起伏,若隐若现,如北斗星一样曲折,又似一…

 

那是一条羊肠小道,夹峙在悬岩峭壁和荒草野藤之间,高低起伏,若隐若现,如北斗星一样曲折,又似一条长蛇蜿蜒游动,更像一条回环往复的飘带。
星星在黑色天幕上眨巴着眼睛,像个淘气的孩子。月亮静悄悄地注视着大地,是忧伤,是欣喜,还是喜忧参半?
夜,静极。小河里的水哗哗地流淌着,偶尔能听到虫子的一两声鸣叫,除此而外,就是广漠的寂静……
父亲和他的同伴走在崎岖的山路上,路边的杂草不时地跳出来,在他们的裤脚上“啃”上两口,露珠被甩了一地,有点不情愿地四分五散。
精力旺盛的时候,有人说笑话,有人讲故事,有人喊两嗓子,有人起个头,大家一起唱:“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困了,在小河边洗把脸,咕咚咕咚喝几口凉水。饿了,咬几口窝窝头。“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远的路”,不能停,一直往前走。脚上打了泡,磨破了,破了继续走。
照这个速度,从吉县到临汾,得三天三夜。
遇到下雨,或者天气寒冷的日子,也到路边老百姓家里借宿,光板炕,一晚上一毛钱。一天,父亲和同伴发现一个喂牲口的店,叫“歇马粮店”,里边有几匹马。有个马槽空着,两人乐坏了,趁势躺了下去,头对头,刚刚好。

随便聊聊的图片

“赶快走呀,要不然赶不上车了!”
前呼后应,刚放假,我们就拿着大小的包,一路小跑,生怕误了回家的车,今天回不去,就只有等到明天了,谁想在如同“鬼子大扫荡”之后的学校多呆一天呢?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草窝!
开学、放假都是高峰期,车少,人多。你是不知道,回家的心情有多迫切。仿佛全世界的人都集中到一起,又像压缩饼干一样统统塞进那辆班车里。你喊我叫,热闹非凡。脚被挤得离了地面,身体被钉在原处,又被拥挤的人流拉扯着忽左忽右。
我们这些在外的学子,总能硬生生地杀出一条血路,挤上车,然后长吁一声:“哇,总算可以回家了!”
“往后靠一靠,都往后靠一靠!”卖票的扯着嗓子大喊,人潮在蠕动,没办法,总得把车下的都带回去。
好歹是车开了,各种声音都小了些,到处都是热气腾腾的脸,两个人的座位三个人坐着,缝隙里都塞满了人,凑合着吧,发配谁去边疆?
柏油马路,像一条长蛇,盘成一圈。三百六十度的大弯外加近九十度的长坡,车里的人,随着车行驶的方向不时做着向左或向右的倾斜。一侧是峭壁,一侧是悬崖,视线被挡住了,
车,在七扭八歪的山路上颠簸着,像一只老黄牛,哼哧哼哧地喘着粗气,不知什么时候,停在路边了,听见有人在抱怨:“倒霉,又堵车了!”立马有人应声:“唉,又塌方了!”探头看看车外,一群人正在抢修,估计已费时不少,大小的车辆,在做“老鹰捉小鸡”的游戏,一个接一个,续了老远,又像一条长蛇,不见首尾。
回到家,已是大晚上了,妈妈做的饭真香!吃完喝完倒头就睡,接连睡了三四天,仿佛是被鬼子拉去做苦力,累坏了。

笔直的高速路,像打了尺子画好的一般,直直的通向远方。路两旁,是整齐划一的农田,一棵棵苍松翠树像一个个哨兵一样傲然挺立。
路的上方,有醒目的标语:“观壶口瀑布,品吉州苹果”。春天,路两旁是一片花海,夏天,绿珍珠一般的果子爬上枝头,秋来了,一颗颗红苹果高挂树梢,像一个个美丽绝伦的女子,笑微微地注视着行人,欢迎着八面来客,漂泊在外的游子。
高速路上,奔驰着一辆辆豪华的小轿车。儿子坐在小车里,听着音乐,嘴里不停地吃着水果,零食。车上的人有说有笑,欣赏着沿途的风光,做一次小小的旅游,一眨眼功夫,到了。
“地远山深行路难,今朝坦途通家园。”路,是经济腾飞的象征,它承载着希望,带领我们走向更广阔的天地。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