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过日子小事都不小

我刚上初中时,家门口一位在县气象台当临时工的高中生当兵了,入伍前他将自己抄录的“看云识天气”本子送给了我。那时…

我刚上初中时,家门口一位在县气象台当临时工的高中生当兵了,入伍前他将自己抄录的“看云识天气”本子送给了我。那时候农村能找到的读物非常少,这个手抄本成了我翻来翻去的读物,因而记住了许多气象谚语,比如“久晴大雾必阴,久阴大雾必晴”。“泥鳅静,天气晴。泥鳅跳,雨来到”。那段日子中越边境有战事,我还曾想投笔从戎、保家卫国去呢,肚子里装着看云识天气的本事,像诸葛亮那样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行军打仗时说不准用得着。从军梦没实现,临老栖居江南山野时这一肚子气象知识派一回用场,还落得个“惨败”收场。

随便聊聊的图片

 

天气预报称当天“阴有小雨,夜间转中雪”。我早晨起来见山野间风很大,气象谚语有句“日转西风半夜雨”,白天肯定下不了雨,而且风大,空气湿度不大,估摸着中间可能还会见到太阳。立春那天下了小雨,谚语有“立春之日雨淋淋,阴阴湿湿到清明”。后面都不会有好天气,平时洗床单晒被套都是老婆干,趁她不在山里我来当回家庭妇男,把家里被子床套洗净晒干,表现一回。于是,便将被子与与床套洗净在草地上支起竹竿子凉晒。好心的邻居大姐提醒我:马上要下雪了。我只是笑笑。

这个春节期间孩子来山里陪我们过年,老婆管我和孩子吃饭喝水,负责烧锅做饭干家务,餐餐好伙食。我还能基本上按时吃饭,孩子的生物钟就搞不准了,热菜凉了人家起不来,也不能扯着嗓子喊。我们吃饱喝足嘴巴一抹装模作样忙自己的“事业”了,剩下残局全由老婆收拾。她有时埋怨说:“我就是你们的保姆兼免费的家政工,一个个吃了饭连句话也不陪我说几句。”

 

 

太阳被乌云遮住了,肉眼看得见山上积雪还未融化,烈烈西风吹得被单与床套呼啦啦响。我用椅子抵住支架,将竹竿子另一端架到树杈上,高举双臂细心的一个个抖开被子、床套,摊平晾到竹竿上,再从两端拽直。维恐支架被风吹倒了,也不敢离开草地,便与草地上的几条小狗在风中玩耍。有好几次我眼疾手快,扶起被大风吹歪了的支架。以前老婆在院中洗晒衣被,我写作间隙到院子里走走,见她横一根棍子、竖一根竹竿架着,还搬出许多把椅子抵住这头挡着那端,我还曾笑她晒个衣被还这么兴师动众的。她几次叫我去山里找熟悉的农家砍几根长竹子回来,好凉晒衣服用,我也只当是耳旁风。

 

去年腊月,她一头大汗拖回一根长长的竹子,自己找刀削去枝条,拿砂纸打磨干净竹竿,做成了一根晒衣竿子。她说农家很客气让她自己砍,太重了一次只能拖一根。她让我有空买几包香烟陪她再去那户人家致谢,顺便再讨要两根竹子。我嘴上答应,沉浸在写作中过后就忘了此事。每逢晒衣被时,她照例兴师动众,忙得不亦乐乎。临到我上阵晒被子,才体会到长竹竿子是必须要有的,最好做一个牢固的木头架子,平时放园子里成一景,洗晒衣物拖过来就能派上用场。

 

 

果然,未过晌午,太阳从云层间露出了笑脸。平时倒不觉得太阳有什么稀罕的,晒衣被时方才知道那缕缕阳光胜过烈烈西风。不一会儿,衣被似乎都晒干了。我估摸着可以早点收工,回屋去写作了。正得意间,太阳又躲入乌云里去了,气温明显冷了下来。我巡视床单时,发现树上的鸟儿不偏不依将鸟屎拉到了洁白的床单上,好不懊恼。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清洗干净,重新凉晒,回首间发现另一床被套上有几点红色,居然是我昨天扒藕碰破了的中指出血染红了被套,还有几处黄泥巴迹子,原来是我裤子上的塘泥。我只知道诚心上九华山朝拜的人要沐浴更衣、斋戒三日,哪知道洗晒个被单床套也要沐浴更衣、手脚干净呀。

 

 

在烈烈西风中折腾了一天,被单床套还是湿的,冷风吹得我有些不舒服。想想老婆平时默不作声承揽家务,洗晒衣被仅是很不起眼的“小活”,哪一桩家务活干起来都不轻松。我坐享其成可能习以为常了,偶尔吃饭时在饭桌前跟她吹牛说:“你现在陪伴的人,一千年以后是个大名人呢”。她笑笑说:“一千年后你在哪?还是过好眼前的日子吧。”我装作叹口气:“唉,一个还未著名的当代作家就埋没在山野间了”。倒是我的乡妹常如有一次进山来看我,教会我秋冬季里煮泡白茶,她说,“你就知足吧,自己躲到这山野间品味孤独,与过去的生活作个断舍离。人家小孙原来开工厂、做外贸生意,她陪你在这空山过日子,照顾你生活,打灯笼都找不到的。”她可能是在提醒我:珍惜眼前人!现在想来,乡妹的话是有道理的。

山野生活虽说简单,化繁为简,我也尽量做到如同著名书法家梁启忠先生说我的那样,“食我园中蔬,出我意中句。不假外求,独立不倚”。其实,寻常的日子也不简单,就连洗被单都要看老天脸色,凉晒要防支架被吹倒,中间还要防止鸟儿来添乱。万事俱备时,自己要沐浴更衣,手脚还要干干净净。少了哪一桩,这被子都白洗了。苦短无常的人生,修行路上洁身自好更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