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树寒梅

今年第一次看梅,是与老同学一起去的。   午后,逼人的寒气稍稍退去,阳光正好,厚厚的棉衣下,遛弯的人…

今年第一次看梅,是与老同学一起去的。

 

午后,逼人的寒气稍稍退去,阳光正好,厚厚的棉衣下,遛弯的人们已微微汗出。没有风,也没有各种音响设备的声音,才发现,这段时光真好。

 

几树红梅已是含苞待放,枝头挨挨挤挤的花骨朵,像是互相嚷着闹着去争抢阳光,两树腊梅开得正好,磬口,金黄色,蜡质,香气扑鼻。与老同学在梅树间穿行,看花、闻香、合影,仿佛又回到了学生时代。

 

那时的校园,绿植也很多,冬青、藤类、松树,四季常青。花类,好像有月季、木槿花……当时不认得的,应该还有牡丹、芍药。附近的一个公园,只拍照时去过一次,小桥流水,很美。

 

那时同学们一起写毛笔字、画画、弹琴、识谱,这些是必修课。一起看免费电影,一起调侃彼此的方言,毕业前还学作曲。记得那时我买字帖买的迟了一步,柳体的卖完了,就选了欧体。练习中笔画“捺”最难写,也最神奇,这一波三折,练得形神兼备实属不易,欧体的“捺”收尾还需要“藏”一下,含而不露。第一次练得有模有样时,心里那个高兴!

 

星期天逛“兴隆市场”,正儿八经的穷逛,兜里没钱也能逛半天,绝对不会买到大包小包拿不动,大都是空手而归。一身校服是春秋冬三季穿,夏季是自己的一件衬衣,不记得自己买过新衣服,也不知道爱美。有大把的时光尽情的读书,可惜,书读得是捉襟见肘。

 

时光荏苒,一晃毕业就快三十年了。三十年树叶绿了又黄,太阳落了又升。水一样的日子,忙忙碌碌。蓦然回首,已走过了那么多的珠玉年华。

 

谈起旧人故友,各自勤勉安好。回望,无论是功成名就还是籍籍无声,一样的华发霜鬓,不同的经历而已。就像秋天满山的红叶,经了霜,愈发的冷艳,我们这些人不知不觉已步入了人生的秋天,在各自的轨道中负重前行。

 

人生的秋天,除了负重,应该还有收获,但总想人又不能简单的用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来计算一生,如果真要计算这一辈子的话,那么,心安,是不是一种“得”?无愧,是不是一种“得”?坦然,是不是一种“得”?春夏秋冬啊!到人生的冬季时,我们要收藏什么?

随便聊聊的图片

工作,不迁就;富贵荣耀,不强求;一起前行时,不嫉妒、不互相伤害,知天命而顺时,也练就了宠辱不惊,笑看风云的心态,拥有了抵御尘世霜雪的能力。

 

再看看寒风中那金黄的小小的花儿,越发的艳,我和老同学相视而笑,不觉又加快了脚步!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