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的月季花

自幼喜欢花,无论花的名贵与否。那时亦不知道花还有那么多种类,还分高低。如路边的野花,田间的豌豆花,芝麻花,这些…

自幼喜欢花,无论花的名贵与否。那时亦不知道花还有那么多种类,还分高低。如路边的野花,田间的豌豆花,芝麻花,这些皆是我所爱。

爱归爱,只是家里种植的少,也就按照季节来种一些指甲花,喇叭花,菊花等。不知道还有如兰花、水仙花、蝴蝶兰等这样可以长久长在温室里的花。也就邻居家有一盆月季花,算是“花中之王”了。

每至春天,隔着墙看邻居家的月季发芽,孕育花苞,然后开着大朵大朵的胭脂红一样的花,很是羡慕。梦想着自己如有一盆这样的花,该是什么样的感觉。

随便聊聊的图片

在一个雨天,央求母亲去邻居家说话,剪一个枝条回来,想借着下雨,便于生长。母亲如我所愿,剪回来一枝一尺多长的枝条,插在我用几块砖头砌好的花盆里,如获珍宝一样,浇水施肥。每天看无数次,看看是否发芽了,生根了,有没有起花苞?等待花开的过程,充满着期待和美好!

花终于不负我所愿,在原有的叶子调谢完毕,当我深感疑惑之时,他又重新复苏:从一片叶子,到枝叶茂密。经过春雨的滋润,与夏季充足光照的沐浴,生长速度很是喜人。邻居大妈大婶们都说我是一个有福之人——你看,就这样一插就活了,且长相甚好!

这盆月季花在我上中学时,父亲已经把他移栽到地面上,生长成了一棵不小的月季“树”。在移植地面之前,他的根茎撑破了几个大的花盆,盆内已经不适合它了。

记得中学期间,每当春天来临,我从学校回来的第一时间便是站在这个月季树下,心里什么也不用想,仿佛一片叶子,即能把我与现实隔开。所有的烦闷和压抑,都将在这里释放。它虽不会与我对话,此时无声胜有声。

慢慢的家里种植花的品种也多了,院子里父亲已种植了桂花、蔷薇、夹竹桃花和海棠花等。不过每次回去,在浇水与修剪枝叶时,心不由己的会偏爱一些这棵月季,会在他跟前停留的时间长一点,如与一老朋友聊天一般,多聊一些。对于他枝叶的修剪,我亦会反复查看,总觉不够完美,便是对他的不尊重!

去年女儿已上了大学,我重新调整了我的生活。我又可爱我所爱,做我想做之事。趁着春天的到来,我便买了五种月季,有光谱、安吉拉、梅郎口红、绯扇等。我给他们准备了精美的花盆,月季花的专用肥料,用了一上午的时间,已经种植完毕。

愿花枝春满时,能如我所盼,使初心全冉。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