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义存在

记忆   茶几上,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   一切随意 香蕉、核桃、圣女果及没吃完的药片 收起…

记忆

 

茶几上,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

 

一切随意

香蕉、核桃、圣女果及没吃完的药片

收起那本无人翻阅的杂志,她

不免感到深深的寂静

 

一杯红糖水正渐渐变凉

那浮动的热气,只晃了一晃

就没入了空气

随便聊聊的图片

……后来

她忽然想到,完全属于自己的部分

是多么微小。如

那在她身体里未曾成形的孩子

 

她可以想象他(她)的声音

她再一次潮湿了眼睛

倚在窗前。天高云阔,她推开窗户

 

不由得

把身子往粗呢大衣里缩了一缩

 

无意义存在

 

在我想来,人生大多的时间里,我都是无意义地存在。

 

和弟弟比起来,我自然很少得到父母的偏爱。儿时的自己是很有些委屈的,许多时候,我自是渴望得到妈妈的关注的。怎么办呢?我有个笨法子:那就是把自己藏起来,听她在天近黑的时候(也只有天快黑了,大人们才想得起小孩子。)一遍遍唤我。

 

嗯,她在喊我,担心我。那声音里饱含焦虑、担忧。我听着那极具穿透力的声音在哑暗的空气里游走,觉得自己还没有完全被她忽略。

 

有一次,我就站在门前菜园子的甘蔗地里。初秋的甘蔗高且密,我在里面热得浑身是汗。我透过甘蔗的缝隙,可以看见屋顶上的炊烟袅袅升起;可以看见妈妈喂鸡、扫地;可以听见猪屋里的猪饿得嗷嗷大叫……

 

我那会坐在地上,等天黑。我还清楚地记得风吹过甘蔗叶子发出刷拉拉的声音。时间真安静呀!空空的院子,三三两两踱步的鸡们、偶尔窜出来的不知谁家的狗与猫……

 

我也安静。我没有玩具,面前的土疙瘩就是一个个伙伴。我没有零食,甘蔗还没有成熟,它叶子下包裹的青皮还没有扑粉。

 

而后来在我身体里没有成形的胚胎,更是无意义地存在。

 

恢复更新以来,写得很投入。

有点累。

于是我对自己说:今天要轻松点。

——没有做到。

其实,就写了两首诗。诗,是越来越难写了。

 

沉浸下来,能记起的还是那些切身的、带着泪的回想。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