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榆树的传说

黑山沟村金蟾山脚下,有一棵古朴凝重、枝干发达的几百年老榆树,老榆树树冠宛如巨大的伞盖,巍峨支撑在路右边的草丛之…

黑山沟村金蟾山脚下,有一棵古朴凝重、枝干发达的几百年老榆树,老榆树树冠宛如巨大的伞盖,巍峨支撑在路右边的草丛之中,与金蟾石遥相呼应,隔“湖”相望。老榆树为一根两干,直径约两米左右,树皮呈紫黑色,大约有十公分厚,道道兀起的皱褶标志着它的年龄的古老。枝叶向四周铺展着,繁枝密叶不露一丝缝隙,密密麻麻,郁郁葱葱,向四周披散着,如同女郎蓬松的秀发;繁密错杂、粗细不一的枝干千奇百怪,各具形态,仰首观望,其妙无穷。身边的伙伴由于根部缺水,不知什么年代默默地伏下那苍老的身躯和枯干,向东西两侧盘延着,活像一条苍龙就地而卧!在距离地面30厘米处有一道锯片横切的疤痕,两边被厚厚树皮紧紧包住,方显大榆树的生命力极强。大榆树顶天立地的活在世上几百年,经历风霜雨雪,经历雷霆闪电,取日月精华,吸天地灵气,古朴凝重,它犹如一位老者默默经历风雨洗礼,变得深邃、睿智,观之令人神思飞扬。

随便聊聊的图片
据说在很早很早以前,黑山沟这住着一户姓吴叫吴友的富户,家里有良田几千亩,牛羊几千只,长短工百余人,方圆百里都归吴友管辖,这颗古老的大榆树就在吴家的地盘上,理所当然就成了吴家的私有财产了。吴友二十几岁时,娶梅氏为妻,结婚十几年无儿无女。四十五岁又娶小妾贾氏,时隔一年,夫人和小妾双双生个胖儿子,吴友喜不自禁,高兴万分,请来了当地最好的戏班子唱戏三天,长短工放假五日,摆酒宴百桌有余。吴友对儿子更是疼爱有加,放在嘴里怕化了,放在头上怕吓着,那真是比捡了个金疙瘩还高兴。时间如穿梭,一晃十几年过去了,两个儿子到了学知识的年龄,吴友望子成龙心切,不惜重金在外地请来了私塾先生,教两个儿子四书五经,论语道德,可是两个儿子从小就受到吴家上下的溺爱,小少爷的脾气时时显露出来,对学习知识不感兴趣,先生讲的一窍不通。三年过后,不但书没学成,就连自己名字都写不了,认不得。吴友急的不知所措,请阴阳,看风水,查找儿子不成才的原因。后经人介绍,找来了一位看阴阳二宅的先生。老先生摆罗盘,看方位,查时辰,问八字,下镇物。在一天凌晨子时,吴友在先生的安排下烧香祷告、开坟挖洞。就在这时,忽见呼呼洞口冒出了一股白烟,两个大旋风拔地而起,刮得坟地周围昏天黑地对面不见人,只见黑白两条小龙随风飘起升入天空,吴友一见风水已破,急的晕倒在地不省人事,阴阳先生也不辞而别,溜走他乡。
就这样他家破了风水,好日子一天天败落,很快就贫困潦倒了。家里的两个不肖儿子,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人事一点不干。祖宗留的家产不到几年,就折腾的净光,最后是家徒四壁,一贫如洗。后来已经再没有什么值钱的家产了,便打起这颗老榆树的主意了,于是老大老二四处打探托人,寻找买主。
忽一日,村里来了两个做木材生意的人,便出价把树买了下来。哥俩收了钱,找了放树的人,做好了放树的准备。晚饭买了二斤烧酒,称了三斤猪肉,哥俩推杯换盏,喝了起来,不知不觉都醉的不省人事,出溜在桌子底下。后半夜凉风吹过,哥俩略过酒劲,眼睛朦朦胧胧,似睡非睡,只听得门“吱扭”一声响,便觉得脑后一阵凉风嗖嗖吹过,只见一个身着绿色衣服,鹤发童颜的老人向他们哥俩姗姗走来,语重心长的对他们说:“我是金蟾山下李结实扔出的木笛长出来的树神,在这里居住了几百年有余,我在这里替我的主人守护着他的妻蟾儿——-金蟾石,你们兄弟不要害我,我会报答你们的!”这时哥俩彻底清醒后,树神老者的身影还时时浮现在他们的眼前。怎么办,到底是放树还是不放树,两人犹豫了半晌,最后,还是觉得买树的钱给了,帮放树的人都请下了,就因一个梦而放弃了,太不值得了。于是便决定按原来安排办——放树。
听说这哥俩要放神树,村里的一位老汉出面拦阻,再三劝说,两兄弟只是不听,以至于老人答应自己出钱把树价款给他们补上,兄弟俩依然不肯放弃,老汉只好含泪退后,不忍看老神树惨遭斧锯的情景,掩面归去。
当兄弟俩和放树的人想方设法找来特大号的大锯,轮流上阵,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锯了一上午,也只锯了不到半尺深的锯口,中午人们回家吃饭,等下午再来,发现血红色的液体正从老树的锯口涓涓流出,阴湿了大树的根部,人们可吓坏了,赶紧跪拜祷告,这时买树的人不敢买了,讨回钱逃之夭夭,放树的人不敢放了,拿起工具不欢而散,放树的事情也就这样搁浅了。
树没有卖成,唯一的财路断了,哥俩很是不高兴,晚饭对付了一口,躺在炕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这时只见昨晚梦见的老人手持拐杖前来责问:“你们财迷心窍,狠毒如狼,我已经答应你们了,你们还不放过我,加害于我,我岂能饶你!”说罢,老人抡起了拐杖,搂头便打,吓得兄弟俩同时惊醒,汗水淋漓。由于惊吓,哥俩精神受到严重刺激,老大疯疯癫癫,老二神经恍惚,生活几乎不能自理,哥俩不到半年相继死去。
而那行德积善劝阻兄弟不要放树的老汉,当晚也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他梦见有一个老翁拄拐杖来谢,告诉他在老树南面桑树下有宝,是大黑山古战场当年败军所埋,你可以在夜静人定之时取之。老汉醒来,记忆犹新,便如老翁所教,到神树南面深沟桑树下取宝,果然挖到一个瓷坛,里面装有数块金砖。
老榆树经过这次伤害,元气大伤,三年不萌芽不发叶,边上的那颗老树轰然倒下,再也没有抬起头来,人们都以为老树全都死去了,可是三年后的春天,两颗老树忽然新枝萌发,而且郁郁葱葱,此后逐年繁茂,满树的枝叶郁郁葱葱,犹如返老还童一般。
后来,当地人们为了保护这颗神树,在树的右边建起了小庙一座,小庙砖瓦结构,陶瓷屋脊,前面的墙上贴着两幅对联和多张彩色挂钱,给这颗老神树增添了神秘的色彩。百姓们把自己一个又一个美丽的信念寄托给这颗老神树和金蟾石,逢年过节人们纷纷到这里焚香膜拜,祈祷保佑自己年年风调雨顺、人丁兴旺,心想事成发大财。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