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活的生命啊

其实,那片草莓地就在我家楼下不远的地方。站在阳台上,一眼就能确定它的位置。只是像现在这样出门一趟就如同冲破封锁…

其实,那片草莓地就在我家楼下不远的地方。站在阳台上,一眼就能确定它的位置。只是像现在这样出门一趟就如同冲破封锁钱似的特殊时期,那又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即。

匆忙去购置一点必需品,也是以最快的速度冲出去,以最短的时间赶回来,还要从头到脚武装严实,唯恐飘飞在空中的冠状病毒会附着在身体的某一个部位,进门还要消毒、洗衣洗澡,再忙乎半天。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不知是我们辜负了春光,还是春光辜负了我们。

上完网上的课,我像躲避子弹一样地躲避着行人,如愿地来到这一片在阳台上瞭望了无数次的草莓地里。昔日里拖家带口来摘草莓的人影都没有了,偌大一片地里,只有老板在不远处忙乎着,看园子的小哥递给我一个小篮子,指着这片地说这这这儿好,你去吧,那那那儿不太好,不要去了。真的不用选择,只要走进去,满眼都是,那些没有人理采的、红红的果子们。低下头去才发现,非常非常让人惋惜的是,那些个儿大而成熟的草莓,却有太多太多的,再也捡不起来了!它们爬在黑色的塑料地膜上,爬在绿油油的叶子下面,静静地,腐烂掉了!上面的一半似乎还不甘心地红亮着,但它的下半身,已经是烂成了一包脓水!不是因为雨水太多,不是因为地膜不透气,而是它们漫长的等待,在等待人们来采摘它的日子里,它们败给了寂寞的时光,输掉了鲜活的生命。

 

 

草莓地的邻居,是一大片洁白的菊花,远处就看到了。尽管那一大片里夹杂着一片片尚未开放的青枝绿叶及半开的花苞——人家花农也是要土地次第开花的,不然怎么忙得过来?小路很浅,两个花农进进出出,抱了一捆又一捆的菊花出来,堆放在小路这头的空地上,在午后的阳光里,散发着青涩的菊香,是那么灿烂而温暖。我寻着小路过去,捡拾起那些散落在地上的花朵,花茎已经零乱了,只选择一些比较干净润泽的吧。唯恐花农怪我闯进来,见人家过来急忙说:我只捡地上掉的这些。

憨憨的小伙子对我笑着,伸手一指,说:不要那些了!你也不用捡,枝子太短你回去怎么插花瓶?这一片都不要了,你自己去选吧,想折哪个就折哪个。

什么?!不要了!!我有点呼吸困难。抬眼看那一片洁白耀眼的白菊,它们在阳光下盛放着,挨挨挤挤,尽情地舒展着每一个花瓣,以极致饱满的姿态,似在欢笑,又似在期待。我心里的狂喜也盛放开来,一再地盯着人家问:不要了?真的不要了?为什么?

他眼睛里现出一些无奈:你没看它们开的太开了?

哦!我懂了!

绽放到极致即是衰败,经不起捆绑和运输,更经不起时间和等待,明天或后天,就是萎顿,就是凋零,就是一地的散乱。

又是败给了时光和寂寞,输掉了鲜活的生命!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可是,折花的人呢?大家都蜇伏在家里。居家隔离的日子,是花的寂寞,是果的寂寞,更是人的寂寞。但我们知道,唯有熬过这份寂寞,才能有生命的鲜活。有一条标语写的就是“不出门是贡献,不接触最安全”,我们的蜇伏,当是对生命的最好尊重,因为那些奋战在抗疫前线的医护人员,也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啊!他们却在防护服的禁锢里,检测、护理、抢救、治疗……近距离地与病毒周旋,对战。

 

再读这篇写在两年前的文章,窗外已经是阳光明媚,那些花儿,那些草儿,还有那些人们,都在这片明媚里静静欢笑、来来往往。草莓地里又是一家人一家人的,大人拉着孩子,孩子牵着老人,提着红绿色的小篮子,从这个田埂到另一个田埂,他们呼叫着,说笑着,比划着谁摘到的个儿更大一些。那个小哥儿在地边儿上忙不过来,又要帮人取塑料袋子,这边又要称草莓,那边又喊他小篮子不够用了。他憨笑的脸上,闪着晶莹的汗珠,手不停,脚也不停。另一片菊花田里,多了些鹅黄与浅紫,但那片白菊依然是蓬蓬勃勃地,从这头到那头,从大到小的花朵,次第排过去。花农把比较大朵的花枝仔细折下,又整整齐齐地扎好,成捆成捆地都装上了车。

感觉是经历了一场浩劫之后,生命又以它顽强的力量,从土壤里钻出来宣告它们的胜利,以它们鲜活的笑颜,再一次面对大自然里的清风,昂首感谢上天的赠予。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