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去爱那可爱的

春天来了,午后的阳光裹着啁啾的鸟鸣,闪耀着。那清脆的声音,行走在草木之间,像一粒粒春天的种子,孕出一种洁净的气…

春天来了,午后的阳光裹着啁啾的鸟鸣,闪耀着。那清脆的声音,行走在草木之间,像一粒粒春天的种子,孕出一种洁净的气味。

随便聊聊的图片

可我知道,遥远的世界,并不太平。
忽想到前不久看过的一句话 “我在兰波的宿命中看到了自己”。嗯,很多时候,我们都会从别人身上观照到自己。
——最少我是这样。

“妈妈,我只希望我们能一直这样生活。我怕打仗!”安安转过脸,有些担忧地看我。
她这样和我说的时候,我们正并排着一步一步上楼。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她又一字一句地背。

我没接话,只点点头。
隔壁人家,莫文蔚熟悉的歌声传了过来。“灰树叶飘转在池塘,看飞机轰的一声去远乡,光阴的长廊,脚步声叫嚷,灯一亮,无人的空荡,晚风中闪过,几桢从前啊……”

到楼上,偌大的房子显得越发的静。我推开门,望着窗外出神。安安走到写字台前,这时,她又回头看我,问:“你准备做什么?”
“嗯,我还是开电脑吧。也没什么事,看看文章,写一点东西。”我慢慢说,“就是玩。你呢?”
“我来整理错题。”她坐了下来,拿起文具盒,“我们四月二十号调考。”
“哦,那还有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我看着她,对她鼓励的笑了笑。
“老师说中考的题型与调考的大致一样。”
“嗯,你扎实学就好。”我边说边打开了电脑。相比孩子每天忙碌而充实的学习,我心里只觉得自己是带着一丝茫然的。

窗外,鸟不停叫着,颗粒感很强的声音流过来升起一阵阵缓缓的春意。声音落在我的耳朵,落在我的身上,这是二月末的晴天,温暖的阳光经过透明的玻璃窗,折射出天空的浅蓝。

晴了有几天了。这样的晴天让人无端地憧憬三月,憧憬三月的桃花、李花和大片大片的油菜花。

我抬起头,看着端坐着学习中的安安的背影。她刚洗头了,蓬松的头发披散在肩头,看不见她的表情,但能听到她钢笔书写时轻微的声响。间或,她从旁边书包里抽出书本,翻书,轻声诵读。

“明天二点四十五分吃饭,三点十五出发,这样不迟吧?”我问。
“呃?”她回头看我,带着询问的表情。
“明天二点四十五分吃饭,三点十五出发,这样不迟吧?”我重复了一次。
“不迟。”

我站起身,合上电脑,下楼,开门,阳光扑面而来。阳光落在我的头发、脸颊、衣裙和脚尖。真好呀!这是阳光,春日的阳光,我正走在它里面。

我把早晨晒着的被子翻过来,又去拍打拍打洗净的羽绒服,每拍打一下就有“噗!噗!”的声音响起,哑哑的那种。这让我觉得四周满溢的已不止是阳光,还有一种沉静的好。

我行走在这好里,眼睛都张不开了。我一面用一只手做个手势挡住阳光,一面用另一只手去拿一把小铲刀。
“爸,我挖几根大蒜了腌得吃呀。”
“你想挖就挖,有什么好说的?嗯,春上吃大蒜好,杀菌。”爸爸因中过风的话语有些含糊。

他说今年栽一大垄红薯,等收了就可以有多一些红薯与饭一起煮着吃。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