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师还是比较负责任的。

今天去补衣服,大年初二去我舅家,去后院上茅房,羽绒服袖子挂了个口子。   怪我走路不长眼,路边有个铁…

今天去补衣服,大年初二去我舅家,去后院上茅房,羽绒服袖子挂了个口子。

 

怪我走路不长眼,路边有个铁皮栅栏,我没注意,左边袖子挂了一下,听见挂了一下,也看见羽绒飞了出来。

随便聊聊的图片

扭头一看,挂了口子,当时用胶带粘住,回来就放在屋里,今天想起来了,拿街上去补一下。

 

去年在西安补过一次衣服,被上了一课,现在知道补衣服什么价了。

 

去国贸十字东北角,渭南补衣服的人在这一块。

 

到地方,好几个补衣服的,坐个小板凳,前边放块纸牌子写着补衣服。

 

我随便找了个大姐,拿衣服给大姐看,大姐看后说,二十块钱。

 

我说,不是十块钱嘛?

 

大姐说,小口子十块钱,你这个口子大。

 

十块二十没必要计较。

 

去年在西安钟楼,人家开口管我要一百八,我也不懂行情,给人家还价五十。

 

后来发了个抖音,说来钟楼补衣服,两个指尖大小的洞,大姐要一百八,我还五十,最后六十成交,还价还高了?

 

看评论才知道,正常行情一个洞十块钱。

 

我问,多长时间补好?

 

大姐说,半个小时。

 

我去信达吃个饭,过来衣服补好了。

 

看一下,补的相当好,扫码二十块,满意而归。

 

下午去剪头发,旁边坐个小学生。

 

小学生说,要烫头发。

 

理发师说,烫头发要你家长同意才行。

 

小学生给家长发微信,家长同意,烫头发两百块。

 

小学生说,想做锡纸烫。

 

理发师说,锡纸烫学校肯定不允许,放暑假可以做锡纸烫。

 

理发师还是比较负责任的。

 

有些小孩,从小就时尚,小学生就烫头发。

 

我上小学那会儿,都是跟熊叔爹去镇上最古典的理发店,剃平头。

 

长这么大,没烫过头发,剪头发我都嫌麻烦。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