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

经历了一个周左右冷空气的欺负,烟台今天的气温终于回升到12℃ 了,虽然还没到可以不穿秋裤的份上,但是空气里面已…

经历了一个周左右冷空气的欺负,烟台今天的气温终于回升到12℃ 了,虽然还没到可以不穿秋裤的份上,但是空气里面已经开始悄悄的弥漫着满满的春天的味道了,美女同学敏从天津发来了老家油菜花节开幕的新闻,说好多年没有这个时节回家乡了,其实她也是个心思细腻、重情义、热情大方的姑娘,隔三差五的会私下的聊聊近期的情况,像今天我俩就着这个话题又开始聊起了家乡的种种,脑海里瞬间被思乡之情所填满。
随便聊聊的图片

儿时的记忆中,每年到这个时候差不多就是水库开始放水准备培育小秧苗的时间了,从水库流出来的水在学校路边的水渠里欢快的奔腾着。每每到这个时候一看水渠水满了,二话不说和小伙伴回家换上那种塑料小凉鞋裤腿一挽就直奔水渠了。水还稍稍有一丝丝的凉意,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们这群淘气包对于水的喜爱,冰冰凉凉的水在小脚丫上跳动,带给我们无限的欢喜,偶尔还会有淘气的从水库随着水流“逃跑”的小鱼,间或的在脚丫上亲吻一下便随着水流继续前行,留给我们满脸惊喜。

所谓的记忆其实就是尘封的对于味蕾的留恋和对某个特定时间段你听到的声音的怀念。

那从小时候开始的味蕾的记忆是刻在脑子里,写在肠胃上的,无论是你长大以后去往那座城市,味蕾的记忆和声音的记忆都是骗不了人的。就像这么多年了,一直还是喜欢西北风味的,酸辣,麻辣,家乡的食物一样也没忘却:面皮、菜豆腐、浆水面、浆水蒸饭、浆水面片、洋芋蒸饭、熬肉、亢亢馍、后悔、拐枣、血巴、腊肉、红豆腐、酸玉米浆、米酒、还有学校后面一毛钱一个的小包子……似乎说起来就没完没了,这些都是刻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家乡的味道。前阵子看到在深圳定居多年的高中同学在网上的文章,可能是气候原因,这么些年下来,慢慢的他已经适应了南方的清汤馄饨,对于我们西北的酸辣口味已经不太能适应,他说现在的胃已经不太能承受过多的辣椒,我的心里似乎有那么一丢丢的小失落,感觉这是他对家乡味道的一种遗弃。但是回头一想,我又坚信他回到家乡听到乡音的那一刻所有关于家乡味蕾的记忆都会再次被唤醒,因为我们的根终究是在大西北这片土地。

从小其实是不那么喜欢秦腔的,咿咿呀呀的,一个字半天吐不完,而老王总是喜欢看秦腔,每到家里电视里有秦腔,老王保准不会落下,我就烦的很,关上门自己在房间看书,但是久了,在老王的熏陶下我也能哼上一句:“走进陕西韩城县”。在大二哪年暑假路过西安,燥热的空气,偌大的城市,一瞬间让我特别无助,突然不知道从哪条巷子的大喇叭远远的传来了秦腔的声音,似乎就在此刻就不那么恐惧、无助,这音律那么熟悉、那么亲切,刹那唤醒了我童年的记忆。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广袤的大西北,厚重的黄土地上孕育出了粗旷、苍凉的秦腔,这种戏曲形式有让人潸然泪下的悲怆,有让人荡气回肠的高亢,有让人喜不自胜的热烈,他代表着西北人豪爽、勤劳的性格,有事绝对不墨迹。他们说:为什么你的眼里饱含热泪,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黄土地上孕育的人民,他们用大西北独特的文化赋予了这片土地更深层次的内涵。

在外漂泊多年,对家乡一刻也不曾遗忘过。走的越远,思念越深 年前原本是打算要回去一趟,各种准备结果在一场突如其来的YQ中计划泡汤,内心是无比委屈的,因为YQ已经三个年头没回去过了,每每在视频里看到老王和老彭的脸心里就无比自责,怨恨自己跑这么远,不能时刻陪伴左右。知道过年又回不去了,在月中的时候委托叶总替我去看老王和老彭,这个陕西楞娃回去就直奔而去,给老王和老彭一个大大的开心,还转身给我快递了来自家乡的味道,算是一解思乡之情,这份情谊必须放在心底一辈子。老王和老彭很开心,视频电话里诉说着日常的种种:家里的玉米卖了多少钱,种的乌药又卖了一笔钱,洋芋大丰收了……哈哈老彭是洋芋狂,有了洋芋可以各种吃法,吃的满足,吃的开心。说起洋芋我想起2018年的大年初二和老王一起去他自己开垦的荒土地种洋芋,结果我这个门外汉寻思快快的几下弄完就算了,然后把洋芋种子埋的比较浅,上面盖的土很浅,后来就因为干旱,好多都没发芽,收成不好,不知道老彭那年的洋芋吃够没有,咱也不敢问。随着社会的发展,隔天就可以在微信视频里和老王老彭调侃一想,就是在这日常的调侃之中越来越觉得父母健康,开心快乐就是我们最大的幸福!

如今, 世易时迁,时代不断的变化,人也不断的变化,但唯有不变的是出门在外的一颗思乡情。或许,又有哪天,我能够重新在那绿色的梦中徘徊。只是,梦不再是梦,是现实,是企盼的实现……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