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鱼的小站稻

乡村行走拾穗之三 一篙御河桃花汛,十里村爨玉粒香。文人笔下的天津小站稻,写得诗意盎然,令人神往回味。然而,真正…

乡村行走拾穗之三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一篙御河桃花汛,十里村爨玉粒香。文人笔下的天津小站稻,写得诗意盎然,令人神往回味。然而,真正高品质的小站稻,可能要比这样的描述还要好上十倍百倍,甚至在小站那片地域众人眼里最好的小站大米像个传奇存在于传说里,听罢他们无限神往的讲述,只能让你津液汹涌,不能自已。

话说当年周盛传开始在津南相对开阔平坦的小站地区大规模屯兵种田时,花费数年开凿马厂减河,北引海河水,南通南运河,架桥建闸,兴修水利,垦出六万余亩稻花飘香的水田,成为小站稻最初播种的摇篮。津沽南郊,多为退海盐碱地且河汊纵横交错,种稻得先改善盐碱土壤、疏导水网。当年这系列的操作,以甜刷咸,化碱成腴,终于构成了小站一带有利于水稻生长的自然条件。

普遍来说,北方大米品质与口感优于南方,这有赖于水稻漫长的生长期赐予了北米天地日月精华于一身,使它们在许多方面要比多季生长的南米要好一些。但北方大米并不能只因生长时期长就一定会好,南方许多地方也出产极品好米,苏沪一带的粳米便属上乘之米,世界上最贵的大米出于湖北建始,单价8400/斤。一粒米的生长有许多偶然因素,真正需要拼的并不只是时间,而是你能为它所付出的全部,比如水、土、气、光、肥、管,等等。

 

 

在津南时间不长,听人说小站稻的时候很多。正好所居的这一片地域正是传统小站稻的核心产区,包括现今小站镇、北闸口镇、八里台镇等一大片区域,各村皆出产外宣品名不一品质优良的小站稻,如胭脂米、玉粒香、珍珠米、四丈河、银坊米等。逢新米上市,抢先品尝顿觉,米香醇厚,齿颊生香,惹得人不想吃菜,只想单嚼白饭,怕坏了那份特别的米香之享。

世界美物皆有其妙,津南人眼里的小站稻总是有着其独特的一面,其间藏着不为人所知的秘密,只有真正有缘的人才识其真正面目。比如,一些中年以上的人回忆起小站稻的香味,总离不开这米白中透青、光亮油润、香气四溢云云。前营的老刘说,当年的小站米蒸出来的米饭,米里流着油,白里透着青,如出了包浆的玉;前进的老张说,小时候老娘焖米饭,掀开锅盖,泛着青色的一锅白米上浮着黄黄的一层油;旁边还有人插嘴道,一家蒸米饭,一巷子闻着都香,中午吃米饭,第二天早上香气都不散。

 

 

嚯,太夸张了。讲者眉飞色舞,听者垂涎三尺。不就是大米嘛,再好吃能赛过肉?还别不信,这小站稻的好,一曰黄河水裹泥沙的肥沃,酸碱中和成好水,自然能养好米,况又得泥沙带的好肥,给予米香和筋骨,米自然好。而另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则是这小站稻还是吃肉的米。什么肉?鱼肉。什么鱼?狼鱼条子。

据老人们说,真正的小站稻浇的是御河水,肥料除豆饼蟹粪之外最特别之处就是还有海边扔的没人吃的狼鱼条子。此狼鱼,与大洋深海丑陋凶相的狼鱼不同,个头偏小像大号的泥鳅,形似鳝鱼,故称狼鱼条子。经查,这狼鱼条子,也叫狼鱼条、俗称狼鱼,专业学名应是紫鳗虾虎鱼。个头不是很大,小的十多厘米如掌中之虫,最长30多厘米,满口细牙,贪婪喜食,多以甲壳纲动物、小鱼和小无脊椎动物为食,貌似丑陋恐惧,不为人所食。

 

 

上年纪的人说,从前海货丰收的时候,像狼鱼条之类被专门挑出来扔到一边不要的“路边货”,弃之不用,遂积鱼为肥,却美了稻米。一边是人们争相追逐肉质肥美的海梭鱼、大鳎目、鲜鲈鱼,一边是小站的稻米悄悄地安享人们弃之不食的臭鱼烂虾狼鱼条子,人稻各得其所,一方水土养一方稻,却无意成全了泛着油光的一抔白米。

电视剧《人世间》有几句歌词:我们像种子一样,一生向阳,在这片土壤,随万物生长…小站稻,借着津南的一片土壤,入乡随俗,因利就便,无意间竟也沾了些津门“海货”的光,让我们咀嚼间感受到来自一颗白米原始的醇香,如谷神降临口腹道场。

这吃鱼的小站稻,是米的造化,也是文化。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