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逢知己饮

席慕容说“我曾踏月而来,只因你在山中。” 正月初九的早上,我和家人走在晨练踏春返家的半山腰,好朋友陶陶发来微信…

席慕容说“我曾踏月而来,只因你在山中。”

随便聊聊的图片

正月初九的早上,我和家人走在晨练踏春返家的半山腰,好朋友陶陶发来微信:“姐,明天上洋县来,我们好久都没有聚一下了,好几个朋友要出门了,几个朋友还没有见过哩,我和雅敏姐做东,在我厂里院子里,你来就是了……”我说:“好,我这就定高铁票,明天大早就到……”

路途遥远又何妨?山重水复又何如?一想到即将和志同道合的朋友相聚,激动的心儿早已蹦出了心窝。七点二十起床,八点一刻离家。九点钟刚过,雅敏姐姐的电话打过来了,真的是心有灵犀啊,竟然不约而同的定了同一趟高铁,而且挂完电话的十分钟内,我们在火车站的二楼候车室激动相拥。姐姐八车厢,我的十二车厢,那有何妨,我们叽叽呱呱从候车室聊到进站口,从八车厢聊到十二车厢,车上人不多,刚好姐妹俩随意落座便于将聊天继续。我们从孩子聊到家里老人,从各自的家庭聊到共同的群里,从汉中聊到洋县,连车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都没有顾得看上一眼。短途旅行让我们觉得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一只粉红色翅膀的大鸟随着缓缓停下的高铁节奏,优雅的落在了车窗外的麦田埂上,温柔的女列车播音员在播报着,“尊敬的各位旅客们,洋县西站到了……”依旧是一路的热聊,依旧是轻车熟路,因为,这趟高铁我现在比西安北站还熟……

出了洋县西站,有几个出租司机上来搭讪,姐姐说,朱家村离这不远,我们走几步吧,我说好,我们都觉得,这样刚好可以不用中断话题。人生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有几个知心的朋友,闲适时说说心里话,遇事时伸手拉一把,即便是好久不联系,你一声招呼,我立马就到。

天涯咫尺,风正一帆悬。聊着聊着,朱家村到了,陶陶的厂子到了。不大不小的院子,不多不少的两大间房子,院子里还有一个具有年代感和标志性的固定设备——一架篮球架默默而懂事的注视着我们宾主相拥,听着我们热情的寒暄。当然,乖巧懂事的陶陶怎么会忍心让它孤单的受冷落呢,手指着篮球架,陶陶告诉我们,这里就是之前的朱家村小学,她现在的小型机械加工厂。随后介绍的是场子上忙着的两个系着围裙的年轻人,今天的生活委员大厨们,一男一女,正是好年龄,热锅热灶的在为我们准备聚餐的美食,剥蒜切姜不亦乐乎。陶陶说,就近邀请了一下就已经二十二个朋友了,感觉放在哪里都不够尽兴,放在哪里都不一定能让我们放开了发挥,似乎这个僻静的一隅是专为我们准备的,于是,租桌椅碗盏,请大厨布席,购燃料肉食,费心费力自不必说,你应该也能想象体会。

好红火热烈的三大盆火吆,虽然春寒料峭,虽然厂房略显简陋,但是这里却暖意融融,三个大圆桌已成品字,凳子已经围好,桌上瓜子花生沙糖桔,自动上水的烧水壶,一壶接着一壶的烧。朋友们相见,手握住就不想松开,就这样牵着,牵着坐一摆摆,还要不停给你或者给他或给她,手里塞吃的,塞茶水,笑容满面又都毫无局促之感,见过的自不必说,没见过的只一眼,便都立刻喊出了彼此的名字,因为神交已久,因为文字与心灵相通……

早餐农家饭,是陶陶的卫卫大哥从家里做好小轿车拉过来,两个人抬下车的,大锅菜豆腐,小菜准备了两份两小盆,因为大厨听说要吃菜豆腐,准备了一小盆葱腌醋辣子拌着韭菜姜末子,卫卫大哥家里准备了这么一大锅的菜豆腐,又做了菜豆腐的标配小菜,同样是葱腌醋辣子拌韭菜姜末子,非常具有洋县地方特色,这一点我这几年早已经感同身受,他们,比我们懂得照顾好自己和家人的胃肠,懂得创造和享受幸福的生活。同样的汉中习俗,菜豆腐必须配上面皮子,美女文友鱼鱼和朋友开车带来了几大包面皮子,还有她一大早焯水的豆芽菠菜红萝卜丝。大家一碗不够来二碗,吃完凉的添热的。面皮菜豆腐,这汉中料理是汉中娃们的最爱,在家的乐此不疲,出门的魂牵梦绕,家乡的味道,你懂得!

吃完了早餐汉中料理,我们觉得要一起出去走一走,顺着村中大路才走不远就到了国道边,马路另一边的汉江河岸和汉中这边的汉江河岸并无两样,多了的是河岸边飞飞停停的美丽的国宝朱鹮,这个自不必说,这份美好属于洋县独一无二。相遇的美好,与年初的喜庆,外加春日的盎然生机,一切,都恰如其分的美好。不辞山路远,踏雪也相过——为了这份美好,一切都值得!

一个朋友热情似火已然让人盛情难却,一帮朋友热情似火那种幸福让人无以言说。这不,走了没几步周校长就吆喝着要回去开车一起奔赴平时进不去的洋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洋县智果中学(原洋县二中,前身是1300多年前的御赐牌匾智果寺)于是,一行三辆车齐驱并进,只为了他们心中长久的牵挂和情愫,还为了让我这个外乡人亲身感受洋县厚重朴实的历史文化底蕴。想知道智果中学的前身近事,林林种种,(智果寺的传说)你可以择日亲身去体会,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

正宴时间是中午两点半,不迟不早,我们赶回朱家村的时间刚刚好,二十二个文友在主席姐临时缺席(洋县作协主席李雪茹女士颈椎病临时缺席)宏宏文友时间正好的情况下,依然是二十二个文友。因为备有大厨两个,很快便相继上桌了一道又一道色香诱人的美食,作为此时的地主,陶陶还邀请了朱家村的父母官(女文友陶黎不仅自己经营着连锁物流公司,还经营着机械加工厂和十几亩地的羊肚菌种植),满满当当的三大桌朋友。有友如斯,当自强不息!

觥筹交错展畅快,玉盘珍馐满桌台。洋县谢村的黄酒已喝到无需加糖加热,七品八盘子都已摆上桌,文人朋友的聚餐场景是何等的壮观——吃着,喝着,聊着,举杯互敬着,聊着聊着吟唱着,说着说着激动相拥相见恨晚者,表演节目者,朗诵自己诗文者,操空手说快板者,吴侬软语唱评弹者……清旷的乡村原野上,一缕酒之香在淡淡地游荡,一份艺术情感在空气中弥漫。一个曾经数年朗朗之声不绝于耳的过去的旧校园,又在数年之后的这个正月初十,迎来了又一帮清雅如兰的文人志士,我们不扭捏不做作,不相互攀比与嘲笑,我们不谈世俗感情,不说身份出身,更不提收入如何月薪几多。我们只说谁谁谁的哪个作品让我们赞不绝口牵挂了几何,谁谁谁的大名又让我们仰望许久比自己优秀太多。说了太多,聊了太多,校园花圃里迎风抖擞的花枝,不远处为数不多的几户人家,院墙外青青的麦苗,刚刚苏醒却依然清瘦的道旁树,国道边汉江河岸的朱鹮,再往远处那萦绕着郭外隐隐的青山,任我们的说笑声回响在觥筹交错的旧校园的上空,停留在彼此的心中良久,也许,此后会长在我们的心窝……

一次主人用心用情的盛宴,一次宾客盈门高朋满座尽欢颜,我们的正宴进行了近乎四个小时,我们的朋友没有哪个酒后不吐真言的,却没有一个喝醉,更没有一个胡说八道出丑难堪的。我们,都是表里如一通透如澈的,我们无需哪个告诫,不用谁人提醒,我们,都是自律而率性的。

一场酒,我们从中午进行到了傍晚。同为地主之一的任校长,一贯低调稳重,在友情的催化下,在酒精的烘托下,在意犹未尽的欢乐中,任校将众文友组织去了另一个场子。去k歌吧,吼一吼,不管新年里过得顺风顺水亦或焦头难额,起码,在这一刻,在志同道合志趣相投的朋友们面前,在这个万物伊始的正月初十,我们是高兴的,明天或者后天或者过几天,我们中的有些,又要启程远航,相聚一刻,是酣畅淋漓的诉说,是往日共同时光的回顾,亦或者是未来日子里的释然,都自不必细说,因为,一路上有你有我,这陪伴让我们不必言说。

k歌的文友们走了,乘兴而去是最好的告别。我和雅敏姐,陶陶和大桥,还有我们都敬重的主编郭老师,我们其实应该是舍不得那几盆越燃越旺的大笼火,因为,我们在过去的时光里,在共同的圈子里,不止一次的期望过多年以后的某一日冬夜,我们会于什么未知的理由里,屈膝而坐,围炉夜话……今夜,此时,有你有我有炉火,只是,夜话太多,还好,反正炉火正旺,不怕夜话再多……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待到下一个春寒料峭的深夜,我们还要屈膝而坐,围炉夜话,那时,炉火一定正旺,一样的朋友,一样的场景,自然一样的,不怕夜话再多……也许,下一个场景是星光灿烂的夏夜,也许,是秋蝉嘶鸣的午后,也许是梅花落泪的初春,也许宿醉刚醒的清晨,但,只要我们都还有着共同的追求共同的爱……

长长的路慢慢地走,深深的情浅浅地说。君子之交淡如水,好朋友不一定时刻都要在腻一起,没事时各忙各的,有事时一定是跑在前面的那一个。酒逢知己饮,诗向会人吟,因为懂得,所以惺惺相惜。即便是夜话再多,你愿意说,我愿意听,你看着我在闹,你却依然眼里满含笑……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