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和

三月,天与地似乎都完全不同了。 天蓝得高远。蓝色天幕下的梅花已近尾声,而桃花、李花正蓄势待发,杨柳在柔软的风里…

三月,天与地似乎都完全不同了。

天蓝得高远。蓝色天幕下的梅花已近尾声,而桃花、李花正蓄势待发,杨柳在柔软的风里满是突起的芽苞。

春天,伟大的春天拉开了帷幕。

随便聊聊的图片

“再过十来天桃花应该就会开了。”我边走边对邹先生说。

他听了我的话,转眼去看桃树,“差不多吧。”

“到时候有空看能不能带安安来看看。”我心里想。

 

这时,与我们相向而行的男子忽地有些调皮地以手击树,于是,纷纷花落。他看着自己面前的花瓣,有些满意地笑。

我也默默笑——他大概想起自己小时候这样玩过。

 

彼时,三三两两来往的人与我们擦肩而过,空气中弥漫着花香与草木生发的气味,扩音器或播放着歌曲,或叫卖着豆皮、锅盔、矿泉水、可乐……远远近近的声音或高或低的彼此交替着,我打量着这一切,明晃晃的太阳底下,这平常的日子是很有些生动的。

 

“你慢点走。”我跑了几步,赶上邹先生,“幸好今天我戴帽子了。是芷涵的帽子呢。她放家里了。”

邹先生看我一眼,没说话。通常,我穿什么他都不说话。他说不说话没关系,我只要自己高兴就好。我喜欢让自己每天看起来清清爽爽。比如今天的我穿了皮粉色的风衣,米白色的皮鞋,再配上黑色的渔夫帽就使得我在出门时有想像不到的愉快。

 

“你拍照不,我帮你照?”邹先生问,顿了一下,他又说:“不过,我不会拍,你还是自拍。我看那些人都自拍。”

“我给你拍。咯,你在那棵树旁边,我帮你拍。”我举起手机,“要是芷涵在就好了。芷涵拍得比我们好。”

他少有的配合,真站在树下了。

“哎呀,太阳太大,根本看不见呢。”我调整着,面前的邹先生直直站立,一脸严肃,颇不自然。“嗯,我随便拍拍,好就留着,不好就算了。”

 

阳光下的一切都充满了生机。公园里,有人拍抖音,有人唱歌,有人跳舞。跳舞的大妈最多,穿红着绿的,在那神采飞扬的或慢或快地跳,一个在园子里给树锄草老人直起身来远远地看了一眼,又低下头忙她手里的活了。

 

我们不紧不慢地向着公园的寂静处走。阳光很稠地落在每一个地方。我觉得四周,满溢的不仅仅是阳光,还有大地在春天重新焕发的绚丽光彩。我静静地听着如洗的鸟声,那是多么安适而又快乐的一种歌唱。我漂浮在这歌声里,脚下升起了一阵缓缓的暖意。

 

我知道,我们的幸福是建立在社会安定的基础上。因而,和平——伟大的和平是多么的珍贵!它们携带的纯洁,是大地的真理,是我们的追求。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